網頁

2015-08-06

中式教學適合英國學生嗎?○BBC(2015.08.04)

Comment
權威性格者,喜歡說了算:我說的算最好,不然,也必須是長官說了算。
實驗,在權威性格者心中,是不存在的
教育部的課綱流程,原本有實驗與回饋。
馬課綱卻刪掉了!


本部落格,在YAHOO時期曾經實驗過「文言文」。願意參與者,僅能以文言文留言。
約一週後,我們發覺自己的大腦似乎發生變化。思考方式改變了,很細微、很細膩的改變,知道它改變了,卻難確認出什麼被改變了。

由於,我們所有人都是某種文化薰陶下的產品,因此,也不能排除自己也是「應變數」。

作為「應變數」的,如何能察覺,並翻轉為「自變數」?
這是哲學問題!

笛卡兒的主張,部分解決了這問題。哲學領域的其他人,以「相對主觀」來趨近「客觀」是另外一種嘗試。

於是,我們知道,自己的腦中要時時保持「多元可能」、「開放討論」的重要性。
馬課綱的基本錯誤,在此。


我們的腦袋,不能成為別人腦袋的運動場。
一切要獨立思考,不管結論為何。


中式教學適合英國學生嗎?○BBC(2015.08.04)
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二台將從當地時間周二(4日)晚播出一部3集的紀錄片,片名為「中國學校,我們的孩子受得了嗎?」(Are Our Kids Tough Enough? Chinese School)
紀錄片講的是讓5名中國老師在英國南部漢普郡的一所中學實施4周中國式教學試驗的故事。

中國式教學的特點是嚴厲,時間長。中國學生在一些知名的國際考試中總是名列前茅。

但是,用中國的教學方法來教育英國的中學生可行嗎?參加試驗的老師和學生又是怎麼想的呢?他們有什麼體會?

首先,作為試驗的一部分,中國老師接管了一個由50名學生組成的9年級的班。

這些學生在四個星期的時間裏,要穿統一的校服,每天早上7點到校,在校時間長達12個小時,中間有兩次吃飯休息時間。每周還要舉行一次升中國國旗的儀式。

而課堂上主要以記筆記為主。同時,還要參加集體練習。學生們還要負責打掃教室等。

校長評價
校長斯特哲說,英國學生習慣於可以向老師提問,並且老師要尊重他們的觀點

首先來聽聽波亨特中學(Bohunt Comprehensive School)校長斯特哲(Neil Strowger 的看法。

斯特哲去年曾前往上海觀摩中國式教學。中國學生的學習精神、課堂紀律以及班級規模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斯特哲說,在這5名中國老師接管波亨特中學的一個班之前,他曾和這5名老師共進晚餐,他說中國老師有決心搞好這次試驗。

然而,實驗剛開始的第二天,他就接到報告說,他的學生表現不佳。在課堂不認真聽課,閒聊天,不聽老師的話。

顯然,中國式的教學方法和英國青少年的文化和價值觀發生了衝突

斯特哲說,英國學生習慣於向老師提問,而且期待他們的觀點得到尊重。

隨著試驗的展開,在學校輔導人員的幫助下,以及教師對教學方法進行微調,學生們的行為有所改善。

也許是老師與學生呆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師生關係有所改善,一些學生開始喜歡上了中國式的教學風格。

學生們喜歡抄黑板上的筆記,他們說這有助於他們的記憶。一些學習能力較強的學生還表示喜歡中國課堂上的講課方法。

而斯特哲本人認為,課時長對學生還是有一定價值的,英國老師也許不用太擔心偶爾在課堂上自顧自的講課。

但是,斯特哲認為中國學生成績好的真正原因還在於中國家長、中國文化與價值的共同努力,而不是中國老師高超的教學方法。

學生感受
15歲的蘭斯基說自己是一名正常的少女,她喜歡睡覺和自由。但是為了這個試驗,只好犧牲自己四個星期的睡眠。
蘭斯基說,中國老師對我們期望過高,總是對我們高標凖嚴要求。我們還要一天12個小時穿難看死了的校服

蘭斯基還說,整個試驗跟她想像的不一樣。她說自己原以為跟平時的學校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是多了點作業或是課堂上寂靜無聲而已。

她說,「我感覺學生根本沒有發言權,一切由老師說了算。」

學生就像是機器人一樣,自己很難適應。蘭斯基說,她喜歡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觀點,提出建議並參與小組互動,提高技能等

蘭斯基說,她唯一學到的是如何快速的抄筆記,並聽老師向我們「布道」。

還有,最難的是作為學生的預期,因為老師總是期待你是最好的學生。

如果你不能成為班裏的尖子學生那就根本沒有意義去試了,一切都是分數說了算

而且課堂環境封閉、壓力大。班裏有50名同學,這本身就很難讓人集中精力,更別說讓你覺得要時時刻刻與他們競爭了。

尤其是理科,更具有挑戰性。

有時,我們聽膩了老師的講課,但突然老師讓我們回答我根本不懂的問題,一下子讓我覺得非常不自然,我感到措手不及。

中國老師教學生扇子舞
這讓我壓力很大,所有的同學都看著我,還有拍攝鏡頭。我覺得一下子就懵了,覺得自己很蠢。

我們的中國老師認為我們就應該像刀槍不入的海綿一樣,不知疲倦地吸收所有的知識。

當然,也有一些好的地方,比如我很喜歡學跳扇子舞和中國廚藝。比起又難又枯燥的勾股定理(也稱畢達哥拉斯定理)和英語語法好多了。

蘭斯基說,自己永遠也不會忘記中國式教學的體驗,因為那是她生命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

中國老師
數學老師兼班主任鄒老師說,英國的孩子很獨立,這一點給他印象很深。

數學老師兼班主任鄒老師說,他對自己能參加這個紀錄片項目很感激。他說,自己也學到了許多東西。

他說,作為班主任,他成功地把中國的班級管理機制帶到了英國學校。

他還建立了班委會,讓學生們承擔起責任來,併發揮學生的領袖作用以及溝通、合作和組織技能。

鄒老師說,他最初對自己的教學方法信心十足,但是在實際當中卻遇到了一些問題,有些學生覺得難以適應。

比如,當他教授勾股定理時,他決定讓學生自己找到前提,並能夠證明和應用這個定理,但是許多學生說,這根本沒有必要,知道如何應用勾股定理就足夠了。

同時,鄒老師也表示過了一段時間後,他也更了解英國學生的學習習慣,雖然他還是堅持自己的教學原則。

還有一件令鄒老師難忘的事是,一名叫喬的男學生在教室裏摔了一跤,挫傷了手,痛得哭了。經過校醫的檢查,給了他一些冰塊,並建議他去醫院。

當喬的媽媽和弟弟來接他時,鄒老師注意到了一個小小的細節特別令他印象深刻。

喬當時背著一個非常重的書包,但他並沒要求任何人幫他。喬的媽媽也沒主動要求給他拿書包,喬也沒要求他媽幫助。甚至當喬的小弟弟主要要替他背書包時也遭到了橋的拒絕

鄒老師說,不知道這是不是英國教育的結果,訓練孩子的獨立性。這一點給他的啟發很大。
(編譯:凱露 責編:路西)


5 則留言:

  1. 這篇可以一起參考。
    諾貝爾獎得主的深刻反省:東亞教育浪費了太多生命:
    http://goo.gl/kAuA1l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分享

      因此,與其說學生與我們是在反黑箱課綱,不如說,是在拯救我們自己的生命與心靈。

      此乃嚴肅事,不容得小丑、黑道與線民們潑糞混淆。

      刪除
  2. 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增加最多的分數,填鴨很有效,問題是: 人腦變硬碟。
    當人腦變硬碟之後,不再獨立思考,不再批判,就很好控制。
    對於政府、教學者而言,那是一個很大的誘惑。

    回覆刪除
  3. When British society is gradually under the taboo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such as immigration issues, to maintain independent thinking will be a challenge for them as well.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