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4-30

文金會並無實質進展=〈板門店宣言〉買空賣空

文金會雖發表包含非戰、半島統一、核武等議題的〈板門店宣言〉,但政治閥門沒打開的跡象,絢爛過後將一切如常。

在非戰議題上,雙方宣誓「全面停止引發軍事緊張和衝突的一切敵對行為」,其具體作為是建立軍事保障措施、舉行經常性包括部長級的軍事部門會談等;雖矢言「今年宣布結束戰爭狀態,推進停戰、和平機制轉換」,卻也承認要「努力促成南韓、北韓及美國3方會談,或南韓、北韓、美國及中國4方會談」。可知,停戰並非雙方可私相授受的議題。〈板門店宣言〉仍是政治空話居多。

在統一議題上,其「確認民族命運自決的自主原則」,無異重複2007年〈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說過統一要自己來的話,了無新意。文金會〈宣言〉雖提議於開城設立常駐的共同聯絡事務所(joint liaison office with resident representatives),但沒出現預期中,牽涉「國家承認」的互設辦事處;更未提及要如何處理,與要由誰承擔太平洋戰爭與韓戰的賠償等議題。比較起來,2000年金大中與金正日會談後發表的〈南北共同宣言〉中,述及統一後的政治體制,南方提議意指兩國的邦聯政府(a confederation)與北方設想意指一國鬆散式聯邦政府(a loose form of federation),還比較具體。

急切的核武議題,最乏善可陳。421日朝鮮勞動黨決議,停止核試與拆除試驗場、停止導彈試射、無驗證機制、不移轉核武與核技術、在無核威脅下不率先使用核武等項目。相對於1992120日華盛頓的朝核會談,金正日承諾「不試驗、生產、製造、擁有、儲存、部署或使用核武」、設立「南北聯合核武控管委員會」並委託第三方驗證非核進度,〈板門店宣言〉顯著倒退。所謂「完全棄核」,只建立在雙方「各自盡責發揮應有作用」的空話上,預留違約空間。像極了2015年底日韓發表〈最終解決慰安婦問題聲明〉中,韓國含糊的會「努力、合作」,事後卻到處搞小動作設立銅像。

90年代起朝鮮就致力發展核武與投射載具,也許是國際管制協議奏效,進展很慢。但2012年金正恩掌權後,加快核武與投射載具研發速度。他先「製造新現狀」,然後博取讓步「美名」,標準的買空賣空。

透過〈板門店宣言〉,文在寅已讓金正恩平白取得「革命外交」的勝果。剩下看川普的表現。

【孿生文章】


【參考資料】
為消滅核戰危機,1992120日在華盛頓舉行朝核會談,朝韓雙方總理發表〈朝鮮半島非核聯合宣言〉。表達雙方不試驗、生產、製造、擁有、儲存、部署或使用核武;可使用核電,但不得擁有再製濃縮鈾設施;設立「南北聯合核武控管委員會」並委託第三方驗證非核;

2000615日,金大中與金正日會談後發表〈南北共同宣言〉,只提統一問題。在此,南方提議的邦聯政府(a confederation) 意指兩國、北方設想的鬆散式聯邦政府(a loose form of federation) 意指一國。

2005919日在北京舉行〈第四輪六方會談聲明〉,一致同意和平可驗證的非核化,承認聯合國憲章與國際規範,九二年的宣言應實施。朝鮮放棄所有核武、既有計劃與回復原狀並IAEA查核,但可發展核電;韓國不接受核武部署;美國也保證半島不部署核武且無意以核武或傳統武器攻擊朝鮮。美朝雙方承認對方主權、和平相處,並著手正常化。日朝著手正常化。六方促進經濟,各國協助朝鮮能源事務。


2007104日,盧武鉉與金正日會面發表〈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主要提及統一問題。要點是,統一要自己來,要「終止現有停戰機制,構築持久的和平機制」,但設置「互不干涉內部問題」的後門;對於核武,只說「決定做出共同努力」;經濟發展如開城工業區、西海和平合作特別地區、鐵公路建設等;倒是設置金剛山會面所並有常駐代表處理人道會面,以及在國際場合加強合作。

2018427日的〈板門店宣言〉,則宣言雙方共同努力消除戰爭風險、雙方停止一切敵對行為、經常性軍事部門會談、積極合作永久性和平機制,以終結不正常的停戰狀態,促進三方或四方會談;民族命運自決的自主原則;在開城地區設立雙方官員常駐的南北韓共同聯絡事務所;各自盡責實現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


2 則留言:

  1. 您的說法 與 宣言所發布時間的占星盤 有異曲同工之處!! 講快一點 就是文在寅 被呼嚨了 都沒感覺 還在那邊作夢 人家金三胖演戲演得相當到位也取得他想要的緩衝空間 真的不可小看金三胖!! 貓尾巴合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占星,我可是完全不懂。

      人,只要有「欲求」,就會「被抓住」
      小英說,希望和平,很好!
      但希望見面,就會被認定有「欲求」

      當然,「懲罰」隨之而來!

      不曉得幕僚為何給這樣豬頭的建議?
      難道是諜在身旁?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