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2-25

馬爾地夫與賽席爾

Comment
所謂的地緣政治,發動機在外不在內,在大處不在小節。

中印爭奪塞席爾共和國的觀察是,其為大英國協成員國。其南方400公里,是Diego Garcia,美軍基地,以及全球logistic center。其西南西1000公里是Seychelles。以及中國已經取得Maldives的政治控制權。

中國收購斯里蘭卡的一個港口,馬爾地夫擔心無力償還貸款之際,任由中國接管它的基礎設施項目。
「中國在馬爾地夫有著根深蒂固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利益,對印度來說,不會出現雙贏的局面」,「馬爾地夫只中國的另一個前線」。


印度洋小國塞席爾與中印如何扯上了鉤?    BBC 20180221
印度洋小國塞席爾最近繼馬爾地夫之後成了中國與印度爭奪影響力的最新焦點。
起因是印度與塞席爾兩國在一月底簽署了一份為期20的協議,印度將在這個群島國家修建一個海軍基地

根據英國路透社的報導,這一協定將為印度在阿桑普申島上建造飛機跑道和碼頭作好準備。

印度專家稱,隨著中國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足跡不斷增多,印度的地緣政治疆界也在不斷擴張
中印兩國是傳統上的競爭對手。半個世紀以來,兩國由於領土爭端曾數次兵戎相見。
而隨著兩國經濟騰飛,兩國自然也在不斷較量在亞洲地區的影響力和老大地位。

"傳統上講北京把太平洋(包括南中國海)視作自己的'後院'以及勢力範圍;而印度則把南亞以及印度洋作為自己的地盤

但是,現在這一切都在悄悄發生變化",加拿大麥吉爾大學國際關係教授保羅在接受BBC採訪時說。
隨著中國影響力的擴大,近年來中國逐漸把目光瞄準了印度洋,使之成為中印兩國爭奪的另一個戰略區域。

與此同時,羅保說印度也不甘示弱。印度在試圖鞏固其在印度洋地位的同時,也在尋求擴大在太平洋的影響力
保羅認為,印度在塞席爾建立海軍基地將使印度佔據有利戰略地位。同時也是回應中國擴大其在印度洋勢力範圍的舉措。
塞席爾距離非洲海岸約2000公里,印度此舉也表明中印兩國競爭進入新階段。

戰略要道
為什麼印度洋對中印兩國如此重要呢?
首先,印度洋是海上重要交通樞紐。據美國能源資訊署的資料,2016年,通過印度洋航道所運送的石油每天有4000萬桶,占全球每日原油需求量的將近一半
此外,亞洲、非洲、澳大利亞、中東以及大洋洲和歐洲的商道都要經過這裡。
印度擁有太平洋7500公里的海岸線,印度95%的商貿以及70%的經貿額都要經過印度洋
一直以來,印度對印度洋的航道有著掌控權,直到中國的插手令印度開始感到警覺與擔憂。

海上絲綢之路
2013年,中國推出新絲綢之路,計畫在巴基斯坦修建一條運河把印度洋的航路大大縮短。
保羅說,這一提議將可以讓北京直接連接波斯灣地區和中東,繼而增加在非洲、南亞和中亞的影響力。

2017,中國在非洲國家吉布地設立軍事基地,中國此舉引發外界的高度關注,廣泛認為這是中國在海外的第一個軍事基地。
而吉布地附近的曼德海峽有著世界上兩條最繁忙的航線。它也是印度洋三條最重要的貿易大動脈之一。
此外,習近平政府還與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簽署了一項99年的租賃控制協定,該港口距離連接蘇伊士運河的麻六甲海峽的海上距離只有20公里。

漢班托塔港是2004年海嘯的受災區,該專案最初曾交給印度,但卻遭到拒絕,理由是不可行。
但是,具有戰略眼光的中國人看到了契機,這無疑引發印度人的擔憂。
保羅表示,中國的投資越大,負債國(這裡指斯里蘭卡政府)對其投資者俯首貼耳的幾率越大

"正是鑒於此,印度政府才一方面鞏固其在印度洋的地位,一方面也開始尋求在太平洋的影響力,"保羅解釋說。
印度一方面積極拉進與其盟友的關係,例如與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國家的合作以制肘中國。
另一方面,增加在自己後院的防範。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印度與塞席爾簽署了建立海軍基地的協定。很明顯,印度這樣做是為了制衡中國在印度洋日益增加的控制權。

中國與塞席爾
中國與塞席爾於1976年建交。根據中國外交部網站的資料,中國從1977年起開始向塞提供各種援助專案,包括援建司法大樓、議會大樓,修建游泳池、醫院、學校和幼稚園等。
2016年,兩國雙邊貿易額5600萬美元。20135月,兩國簽署了互免簽證協定。
2016年中國公民赴塞旅遊人數達14549人次,中國已成為塞第六大旅遊客源地。
2016年北京至塞席爾首都維多利亞直航正式開通。
看來,塞席爾與馬爾地夫這些原來並未引人注意的印度洋小國正在成為中印之間較量的新天地。


馬爾地夫政治危機或加深中印矛盾    紐時 20180222
斯里蘭卡科倫坡——馬爾地夫獨裁總統阿卜杜勒·亞明(Abdulla Yameen)為了鞏固權力,在下一場選舉前鎮壓反對派。分析人士和外交官警告稱,這個小國的麻煩可能會引發更大的危機,將中國和印度捲入其中——這兩個國家長期以來一直在爭奪對印度洋地區的影響力。

本月,亞明宣布馬爾地夫進入緊急狀態,逮捕了多名最高法院法官和反對派領導人。他此前積極取悅北京。作為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計劃的一部分,他邀請北京對馬爾地夫進行大量投資。「一帶一路」是一個基礎設施建設計劃,旨在恢復陸上和海上貿易路線,中國希望藉此在全球範圍內傳播其影響力

反對派領袖穆罕默德·納希德(Mohamed Nasheed)是該國的第一位民選總統。自2012年的一場政變結束他的政權以來,他大多數時候處於流亡狀態。他擔心,實行擴張主義的中國在支持亞明讓馬爾地夫掉入「債務陷阱」。他指的是,在馬爾地夫無力償還貸款之際——例如前不久收購斯里蘭卡的一個港口——任由中國接管它的基礎設施項目。

納希德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郊外的家中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或任何試圖「支持獨裁」的國家都應該意識到,這樣的政府必然會垮台,「當它垮台時,它們就會失敗」。

在沒有民主監督、不透明的情況下,我們不知道自己將會承擔多少債務,不知道自己在放棄什麼權利,」他說,「這通常會導致國家空心化,土地實際上被其他國家掠奪。」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反駁了納希德關於「土地掠奪」的控訴,用諷刺的口吻表示,「不知納希德先生是否將所有這些合作都歸為『掠奪』之列。」

在許多反對派人物遭到監禁或流放之時,納希德努力召集盟友,他呼籲國際社會進行干預,多次請求印度派遣軍隊來解除亞明對國家的掌控。長期以來,印度被視為該地區的安全保障。

印度官員對這裡的情況表達了擔憂,但他們的反應依然很謹慎。2012年以來,印度在馬爾地夫的影響力開始減弱,當時它是納希德的盟友,但在後者被罷黜時,它並沒有堅定地支持他。

新德里國防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的研究員阿南德·庫馬爾(Anand Kumar)表示,儘管印度顯然對自己在印度洋的影響力減弱、中國的影響力增強感到擔憂,但它一直難以做出回應。

但他表示,如果印度考慮對一位現任總統採取軍事行動,那將是不明智的做法,因為它曾試圖派遣軍隊,鎮壓針對自己的另一個盟友——斯里蘭卡政府的叛亂,卻導致了災難性的結果。

庫馬爾表示,「馬爾地夫只是中國的另一個前線」,他將南海島嶼軍事化作為一個例子,「中國在馬爾地夫有著根深蒂固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利益,對印度來說,不會出現雙贏的局面」。

馬爾地夫政府譴責了納希德要求印度軍方進行干預的呼籲。

「馬爾地夫沒有受到外國軍隊入侵的威脅,」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說,「馬爾地夫政府願意重申,自馬爾地夫宣布獨立以來,我們一直與印度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並堅定地認為,印度不會對任何此類呼籲採取行動。」

本月,馬爾地夫的情況開始惡化,最高法院下令釋放政治犯,恢復因擁護反對派而被亞明解職的議會成員的職位。該法院還駁回了納希德的案子,他本應服刑13年,但一直生活在國外。

在最高法院推翻了對總統的9名反對者的刑事定罪、並下令釋放在押人員後,亞明派軍隊包圍了法院,逮捕了兩名法官,之後甚至逮捕了他同父異母的兄長、前總統穆蒙·阿卜杜勒·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

儘管許多西方國家呼籲亞明解除緊急狀態,釋放法官和反對派領導人,但除了中國和印度以外,其他國家對馬爾地夫有多大的影響力沒有定論。

亞明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後,西方國家的幾位大使來到首都馬累,要求與亞明和他的官員們會面,了解發生了什麼情況。但他們表示,亞明政府對談話沒有任何興趣。

「該國政府發表聲明稱,歡迎國際社會訪問這個國家,與官員們對話,」隨後,歐盟駐斯里蘭卡和馬爾地夫的大使唐-萊伊·馬爾古(Tung-Lai Margue)在馬累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身旁站著德國和英國的同事。「那麼,我們來了。但我們見不到任何人。」

其中一個讓亞明感到壓力的地方是,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外國遊客——規模大幅下滑。在緊急狀態宣布後,旅遊預訂銳減,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警告本國公民暫勿前往馬爾地夫。

該國的第一位民選總統、反對派領袖穆罕默德·納希德自2012年的一場政變結束他的政權以來,大多數時候都處於流亡狀態。

近年來,馬爾地夫已變成北京經濟擴張野心的重要目標。馬爾地夫的國際機場、連接機場至首都的主要道路及其他工程都被列入了「一帶一路」倡議。

習近平2014年對馬爾地夫的訪問凸顯了中國為增加在印度洋的存在所做的努力。去年12月,亞明訪問北京,兩國又簽署了一項貿易協定,為馬爾地夫的漁業打開了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

在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後,亞明向中國、沙烏地阿拉伯和巴基斯坦這三個他認為對其政策友好的國家都派遣了特使,以通報情況、尋求支持

西方外交人士表示,亞明政府向反對派發出了願意談話的信號,但卻以在馬累談話為條件,使其變得不可能,因為沒有哪位反對派領導人對政府的信任足以讓他們願意飛回國內進行談話。不論是在馬爾地夫成為共和國之前還是之後,這個國家的政治從來都不可信任,尤其要知道,它的第一任總統在1950年代曾遭人矇騙,在一棵老芒果樹邊被施以私刑,那棵樹至今挺立在陸軍總部內。

納希德成年後的時間大多在監獄、流亡和逃亡中度過,他對國際社會呼籲馬爾地夫政府和反對黨在國內解決這個問題感到失望。


如果你們讓我們『自謀生計、忍受磨難』,那下一步就會有反叛軍隊了——我不想看到這一幕,」他說。「你們要我們在國內解決,恐怕實際上是要讓我們打上一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