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9-11-08

約略在15:00時候,提到「空氣盒子」



約略在1500時候,提到「空氣盒子
這是一種簡易的、便宜的空氣檢測儀器
人們買來放在居家環境的高度,連往之後,就可以成為全台灣的空氣檢測網

他們發現:全台灣空氣無時無刻最髒的是彰化
原因居然是廟宇的香火與紙錢
行天宮與龍山寺,因此停止燒香
我想我們在掃墓或祭拜的時候,沒有理由拘泥在過時的傳統,而不配合減少污染空氣




5 則留言:

  1. 行天宮剛停止燒香的時候,有一說是看好松山機場停用之後的土地價值。機場捷運的首站就蓋在松山機場前方,

    可見這是原始規劃,原因可能是國防考量。年前還有報導建議不妨將比較小的軍用跑道推向大直方向,開發依舊。

    如果為了一旦有事外僑撤退,其實就將主要道路鋪成適合大型飛機起降的功能,才是真正的經濟考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型飛機起降」
      除大度路之外,可能性不高吧?看大度路現況,現在已經又更困難了。

      刪除
    2. 落跑用,所以707不知可不可以。其實那麼大的區域,規劃個凱旋門,配個登輝大道沒關係。

      唉,又不會打仗,會打仗就因為太笨。當然需要諸多配合。狗急會跳牆;川普時進時退,

      不一壓到底,否則就開打了。

      刪除
    3. 這塊地對任何一個城市規劃家都是一塊充滿誘惑的畫布,就看政府團隊的品味修養夠不夠。

      中國開放後,一切追求尖端,這從他的一些新建築就看得出來;求新求變的企圖心台灣趕不上。

      刪除
  2. 大度路的全長有三公里,夠747等級的飛機運作,如果把大度路再往東跨過溪延長,可以蓋出380等級跑道
    不過往東都已經是房子,想蓋就需要拆屋,架橋和鐵路地下化.
    而硬要在關渡平原上蓋跑道的話,週圍全部是會有飛安隱憂的地障,蓋出來會跟啟德機場一樣難飛,而啟德可是只有一側有地障,關渡平原上的跑道,是兩側都有地障.

    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沒有把機場蓋在那邊,而是蓋成現在的松山機場.
    飛機跑道建造的位置和方向,地形和風向都必須考慮進來,飛機起降需要逆風,但要避免側風和順風
    (順風和側風都會導致起降危險性大增,順風會害飛機失去升力導致要提高速度進出跑道; 側風會威脅降落時的平衡狀態,導致機內乘員感到不適. 雖然合格的飛行員都會受過兩種情況的訓練以備不時之需,但對商業飛行來說,風險總是越少越好)

    不過以我自己來看,如果要開發掉社子島,那麼關渡平原的開發就越少越好.
    台北的熱島效應需要像關渡平原這種大片區域來壓制,除了溫室效應導致的提高,台北這十幾年來37度以上的記錄次數越來越多,頻繁也越來越高. 想一下台北過去30年間減少了本來可以吸收廢熱的綠地和水域,很難說年均溫的升高可以全推給全球暖化.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