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8-08

「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 蔡英文為謝文定辯護反惹議○WP(2016.07.21)

Comment
這報導,必須要做一個歷史紀錄。
在向原住民道歉時,史明、彭明敏、陳菊、林義雄、施明德、呂秀蓮,以及許多民主前輩們可能被忘記了。



「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 蔡英文為謝文定辯護反惹議WP(2016.07.21)
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爭議持續延宕,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7日主動拜會副院長被提名人林錦芳,關切外界對她的著作涉嫌抄襲的指控;而院長被提名人謝文定在威權時期處理重大政治事件的「威權履歷」也備受民間團體質疑,但謝文定8日受訪指出,總統府「都沒有跟我聯繫」,「如果有的話,我會回應。」

總統蔡英文711日向立法院提出提名咨文後,「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等團體接連質疑謝文定並不適任,尤其謝文定曾任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江南案的檢察官,他送給立法院的自傳中卻沒有提及這些歷史,遭批評刻意隱瞞「威權履歷」、對當時的角色交代不清、服從威權的性格無法帶領司法改革。

近日傳出蔡英文在721日與民間團體代表會面時,曾為謝文定緩頰,並說:「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2名聯盟代表8日證實確有此事。

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1日在自由時報》撰文提到,總統府高層曾提出「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的說法,相當令人訝異。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5日在《美麗島電子報》撰文直指,講這句話的就是蔡英文。

顏厥安8日受訪證實,蔡英文的確講出這句話;另1名在場的聯盟代表也證實。

據指出,在會議中,「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陳昭如提到謝文定在戒嚴時期所偵辦的政治大案,蔡英文回應時,指謝當時並非主要偵辦者,而是協助偵辦的人之一,蔡接著也說:「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

律師林永頌當場反駁 並非每個人在戒嚴時期都選擇服從
在場人士指出,蔡英文應是要表達大多數人在威權時期都選擇服從之意,乍聽有點像玩笑話,但在大家討論謝文定這種屈服性高的人格特質是否適任司法院長時,有點不恰當;該人士也說,蔡也以她個人經驗,盼民間團體「不要追殺他(謝)」。

據指出,蔡英文這個態度不為在場人士所接受,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林永頌就反駁蔡英文。林永頌8日受訪指出,他告訴蔡英文,不是每個人都選擇服從,3名創辦萬國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就是因為不想被政治干預,堅持司法獨立,而選擇不當法官。

林永頌也說,他並告訴蔡英文,與法官以輪流方式分案不同,檢察官辦案都是接受指派的,謝文定能以很輕的年紀,接連處理幾件重大的政治案件,代表他當時是「紅得發紫」的人,得到當時政權的高度信任。

根據「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日前的聲明,蔡英文除在721日會面中,提出謝文定應回答民間團體的提問與質疑外,總統府也在81日回覆陳昭如720日寄給總統府的信;平台指出,總統府在回信:「至就被提名人謝文定先生早年擔任檢察官經歷之詢問部分,本府業已轉請謝文定先生處理回復。」

但謝文定8日接受《風傳媒》的電話詢問指出,總統府「都沒有跟我聯繫」,「如果有的話,我會回應。」謝說他也不好主動聯絡總統府。

蔡英文在721日後據傳曾約見相關人士,可能朝「棄林保謝」的方向平息這波提名的爭議,而劉建忻主動拜會林錦芳,也傳出總統府有意勸退林錦芳的揣測,惟總統府對此否認。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8日重申,劉建忻向林了解外界對她抄襲文章的質疑,總統的態度仍是「支持嚴格審查,但也要給當事人有適當的說明機會,不要先預設結論。」



4 則留言:

  1. 其實可以說:「法官檢察官一堆內奸,選一個聽話的比較安全。」

    FF

    回覆刪除
  2. 如果改成這個:
    威權時期,(體制內的)大家不是都選擇服從嗎?
    體制內不服從的不是都餵魚去了嗎?
    換個體制外的要花久才摸的清底?
    結論:父子騎驢,端看智慧何生,顯然安定為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能用「全稱命題」,頂多用到「多」

      即便「多」是事實,基於司法改革的戰略,就是不能用威權時期鋒頭很健的打手

      在帝王術上,啟用被前朝打壓的能臣,是一種基本技巧
      不是這樣嗎?

      還有學者可用
      還有律師可用
      還有風評好的,可用

      一定還有可以用的俊彥

      刪除
  3. 這段時間,總覺得真正的反對黨反而不在立法院裡面,而那個中國黨除了黨贓案以外,倒是很滿意你的施政。這不荒謬嗎?

    Ajin: 為何這現象?是 A 價值觀的吻合?或是 B 因保守而導致的收斂?
    若是A,那很慘!因為是基本價值被欺矇錯置了。
    若是B,那也很慘!因為是心態上還是對威權的服從!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