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1-21

鄒景雯專訪蔡英文○自由(2016.01.21)

Comment
真金不怕火,選舉語言的「空心菜」,到此可歇矣。
對照之下,2000-2016兩位「扁+馬」的凸槌演出,是台灣在承受長期戒嚴思想教育一定要付出的苦果。



鄒景雯專訪蔡英文○自由(2016.01.21
總統當選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選後首度接受本報專訪,在一百分鐘中,她就兩岸關係與「九二共識」、多數黨組閣、國會議長選舉以及四年的優先施政等敏感議題,坦誠提出想法與計畫。蔡英文強調,選後沒有停下腳步,她已經在規劃產業之旅,把提振經濟當作重點要務。

維持現狀 大選結果的主流民意
問:很多人認為,兩岸關係會是民進黨政府的最大挑戰。過去馬英九政府的兩岸政策,是以「九二共識」做為政治基礎,您的主張則是「維持現狀」,請問您未來要如何取得中國的理解,真正做到維持現狀?
蔡英文:這次大選的結果,顯示我所主張的「維持現狀」,就是台灣的主流民意。維持台海和平以及兩岸關係的穩定與發展,是各方共同的期待,但這不是單方面的責任,兩岸都要一起努力,來建立一致性、可預測、可持續的兩岸關係。

依現行憲政體制 確保兩岸和平
我在開票當晚的記者會上說,未來將以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兩岸協商交流互動的成果、以及民主原則與普遍民意,做為推動兩岸關係的基礎。我願意以總統當選人的身分再一次重申,今年五月二十日新政府執政之後,將會根據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秉持超越黨派的立場,遵循台灣最新的民意和最大的共識,以人民利益為依歸,致力確保海峽兩岸關係能夠維持和平穩定的現狀。

既有政治基礎 4個關鍵元素
在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了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理解和尊重這個歷史事實。我也覺得,九二年之後廿多年來雙方交流、協商所累積形成的現狀及成果,兩岸都應該共同去珍惜與維護,在這個基本事實與既有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與發展。

問:您剛才提到「政治基礎」,這個「政治基礎」的內涵是什麼?跟馬英九政府有什麼不同?
蔡:我所講的「既有政治基礎」,包含幾個關鍵元素,第一是,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以及雙方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第二,是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第三,是兩岸過去廿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以及第四,是台灣的民主原則以及普遍民意

堅持人民選擇權 與馬最大不同
台灣是民主社會,民意與民主,是政府處理兩岸政策的兩大支柱,如果悖離民意與民主,就難以穩固長久,甚至可能會失去民心。我們堅持依循普遍民意,堅持遵循民主原則,堅持確保台灣人民對於未來的選擇權,這就是新政府跟馬政府最大的不同。

擘畫四年新政 蔡英文:首要提振經濟 年金改革
問:未來四年的任期,最優先的施政是什麼?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我認為未來四年,整個台灣最需要的,就是重建和修復。我會把第一任當作打基礎、調體質的關鍵時期。例如年金改革,非要著手處理不可。能源政策,也面臨非核家園目標下的結構調整。長照體系的完整建構,要盡速展開。社會住宅的辦理,未來四年也是關鍵期。

許多政策法規 都必須要翻修、調整
還有,現在的很多法規都過時了,面對新的產業、新的趨勢,本來是要拿來管理的法規,跟不上時代變遷,就變成拿來管制的工具。這些問題要先找出來,把洞補起來。我們一直都談「穩健改革」,不只是產業上,許多社會政策的法規,也都必須要做翻修、調整,我認為這就是下一任政府要幫未來的台灣打下的基礎。

台灣現在的體制出了問題,人民支持我們,就是要我們推動改革。產業必須要重新找回活力,社會安全網也要更完整建構,勞動權益要更有保障,這些都是我們要去面對的功課。

但是,改革不會一步到位,也不應該想著要一步到位,它應該是一個長時間的結構調整太心急的改革往往就變成獨斷,甚至造成社會動盪。勝選那天晚上,我說要把改革的能量放到最大,動盪減到最小,我也說過我的政府要做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我這樣說的目的,就是希望把更多人的聲音納入改革的討論,而不是我們自己關在小房間改革別人

穩定內外政治環境 全力處理經濟問題
在經濟產業部分,現在的大環境充滿挑戰,所以我會優先穩定內外的政治環境,讓政府可以全力處理經濟問題。最近在很多會見外賓的場合我都表示,希望台灣跟主要的貿易夥伴能加速展開經濟對話,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展現出台灣可以跟國際接軌的意志和企圖心,那台灣整體的信心就能夠提升。所以不管是日本、美國、歐洲,所有重要的經濟夥伴,經濟對話都要盡快展開。同時我們也要處理和對岸的經濟關係,因此立法院也要趕快來審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

傳統產業正面對全球景氣和紅色供應鏈的衝擊,我們要讓傳產和未來產業結合,才能升級轉型,擺脫成本競爭的惡性循環。我們會用五大創新研發計畫來點燃火苗,用創新來帶動產業結構的調整。還會用公共投資創造內需市場,創造本土廠商的商機。過完農曆年,我們就會來和國內產業繼續對話,執政之後把主張一樣一樣來落實。


國會議長 不要只是用人情方式來競爭
問:講到新國會,民進黨將如何產生正副院長的候選人?現在有三位老將在競爭,還有人說中生代也應該出來,您的態度?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我理解黨內有許多優秀的同志,對領導新國會有使命感,我會充分尊重大家的意見,但我也希望這過程中,應該要擔起社會責任,回應社會對於新國會改革的期待,不要只是用人情的方式來競爭

國會議長 要改變社會觀感
我們不能只聚焦在正副議長的人選,更重要的是未來國會正副議長的角色。簡單講,制度的建立比人選更重要。前幾年我們看到國會議長捲入政黨內部事務而引發爭端,這不僅影響社會觀感,也影響國會運作。所以我們在大選後的第一次中常會就通過決議,未來黨籍的立法院正、副院長,將不再參與政黨的活動也不能擔任政黨的任何職務,就是希望能落實國會議長中立化的主張。

除了國會議長中立化,未來在國會自主的原則下,應該要推動國會改革的相關工作,包括檢討目前的立委選制、議事效能、程序透明、委員會專業化、立委利益迴避、國會幕僚機構的強化等等制度規範。一方面我們要提升國會的代表性,提高監督行政部門的能量,另一方面透過這些制度改革,來回應這幾年來公民社會對國會運作的批評和期待。

民進黨立院黨團的國會改革小組,在上一屆已經提出了完整的主張。新國會開始之後,我們會優先處理不必立法就可以執行的部分,修法工作也會在新國會第一會期列為優先法案,加速推動國會改革。

沒有不能撼動的政治板塊
問:這次選舉,你大贏對手三百萬票,國會單獨過半,民進黨完全執政。這樣的選舉結果,代表什麼意義?您怎麼看待「第三次政黨輪替」?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這次的選舉結果,我看到很多國際媒體,都把它定位在華人社會裡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也有不少觀察家認為,這場選舉反映的是這幾年來的「公民民主」浪潮,所開啟的「新政治」時代。

這些觀點我都同意,但是從台灣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場選舉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沒有不能撼動的政治板塊,也沒有哪個政黨是無可取代。在我們成長的年代,國民黨就是執政黨的同義詞,後來儘管曾經政黨輪替,國會的板塊也從來沒有被撼動過,地方執政也大都是國民黨的優勢。可是從九合一到今年,這兩次大選翻轉了過去慣性的政治版圖,以前那種南綠北藍的結構被改變了。

這就代表台灣已經是一個正常、成熟的民主國家,政黨輪替會成為新的常態,社會越民主,人民的自主性越高,覺得你做不好就下台,下台後如果好好反省,也願意再給你機會。所以,我們這次雖然成績很不錯,但是心裡也要記得,任何政黨執政,都只是從人民手上借來權力,做得不好,人民就會把權力要回去。

黨產和黨營事業 民主的污點
問:台灣的民主化已經逐步成熟了嗎?
蔡:當然還是有很多要加強的地方,比如政黨競爭的基礎還是不公平,國民黨的黨產和黨營事業,還是台灣民主的一個汙點。還有賄選問題,一直無法根除,這次看到嘉義的買票和新竹的餐會,讓人覺得光有選舉制度並不就是民主,政治文化的革新是更重要的功課。

比較令人欣慰的是,抹黑、恐嚇這些過去發揮效果的負面選舉戰法,這次都沒有生效。四年前宇昌抹黑案是負面選舉的代表作,四年後同一組人,用同樣手法再來一次,結果只讓社會更加厭惡這些人代表的政黨。
我覺得真的不要低估選民。他們自己有思辨的能力,每天看到你在抹黑對手,一旦發現你說的不是事實,只會傷害到自己的信用,真的黑掉的其實還是自己。

問:有國際媒體說,您的當選,是亞洲第一次出現不是誰的太太、誰的女兒,而是靠自己力量當選總統的平民女性,您怎麼看待這些評論?
蔡:是誰的女兒、誰的太太,不代表她自己沒有努力。比如翁山蘇姬,她用一生的力量,領導緬甸走向民主化,我相信沒有人會因為她是翁山的女兒,而去否定她個人的努力。

我比較幸運的是,在很多婦運前輩多年努力下,台灣是亞洲各國當中性別環境比較開放的國家,而且一直都在進步。我記得四年前我們打出「台灣第一女總統」的口號,女人當總統這件事還讓有些人不太習慣。但是今天我可以當選,就代表台灣社會衝破了那一條無形的心理界線

我記得在台中的「婦女之夜」演講的時候,我說過希望未來台灣的小女孩,寫「我的志願」時,都可以充滿自信地寫下,我要當台灣總統。選出女總統,的確是社會進步的象徵,人民是因為妳的專業能力、政治能力而肯定妳,性別變得無關緊要,表示台灣社會的觀念真的越來越進步。

看守內閣表現好的 會請他們繼續幫忙
問:當選那天,馬總統在跟你道賀的電話裡,拋出「多數黨組閣」的議題,過程如何?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那一天他在電話中說了聲恭喜之後,就開始講著多數黨組閣的問題。坦白說,當時我有點訝異。這是一個嚴肅的憲政體制議題,已經有很多的憲法學者,都指出憲政體制中並沒有多數黨組閣的空間,馬總統可以有他自己的憲政體制主張,但是都必須透過修憲來完成,所以我才說,我不會把憲政的實踐建立在爭議之上,無論是馬總統或是我,做任何事情都不應該逾越憲法的分際。

依照憲法規定,閣揆任命權屬於總統,閣揆也有落實總統政策的責任。如果依照馬總統多數黨組閣的想法,總統和行政院長的權責究竟該如何釐清?如果兩個人對政策各有堅持,無論是能源政策、兩岸政策或者其他,這樣的僵局該如何化解?我認為反而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問:但是社會上許多人並不樂見政府擺爛,陷入空轉,甚至有行政院閣員說這段期間形同是一種凌遲,您豈可置身事外?
蔡:按照憲政運作的原則,當總統、國會選舉的結果揭曉,最新的民意產生,現任的政府就進入「看守政府」的狀態。這不代表他什麼事都不做,這時候要讓政府正常運作,政局維持穩定,並且把政府交接的工作辦好。全世界的民主國家都是這樣,過去二○○○年、二○○八年兩次政黨輪替,也是這麼做,有清楚的慣例可循。

要求綠委絕不可刁難或羞辱官員
看到毛院長拒見馬總統,還有閣員說看守期是凌遲,我感到滿不可思議的。做到部長、院長層級的人,應該要把國家利益放在個人情緒之上。我能夠理解國民黨無法適應自己變成少數,因為民進黨也曾經經歷朝小野大的執政情境。政府官員本就應該面對國會新民意,這無關藍綠,在交接期盡力讓政府順暢運作,也是無可逃避的責任,不是嗎?

我說過,我願意盡一切可能,協助政府在看守期維持政局穩定,讓政府順利運轉。只要看守政府能夠謹守本份,尊重國會,順利完成交接,我也願意在新國會就任後要求民進黨立委,絕對不可以故意刁難或羞辱行政官員。

很多人看到行政院在選後擺爛,都覺得很憂心。我認為讓毛內閣依照二○○八年的憲政慣例留任,應該是比較好的安排。但如果毛院長辭意甚堅,那應該要從內閣中找一個老練、有經驗的人,來組成看守內閣,讓政府能夠正常運作。

何況我也已經講過,將來新政府用人唯才,不分藍綠。現在表現好的人,我們也會希望請他們留下來繼續幫忙,這是幫人民做事,不是為政黨服務。我覺得文官也好,政務官也好,基於對國家的責任感,要能夠堅持到最後一分鐘。

所以,我們並不想在多數黨組閣這個議題上繼續糾纏,雖然選舉結束,但是我們沒有停下腳步,面對下一個階段,相關的工作已經展開,例如現在正在規劃產業之旅,過完年後就會開始執行。智庫團隊也開始針對各領域的政策承諾,規劃好推動的期程,做好正式執政前的準備工作。


689巧合 對我是警惕
問:上次馬總統得到六百八十九萬多票,六八九成為一種戲稱,這次您得票很巧,也是六百八十九萬多票,有什麼感想?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我覺得這個票數的巧合,是對我的一種警惕。我在報紙上看到一篇評論說,這個票數剛好提醒我們「以彼此為鑑,以人民為念」,說得很有道理,我會把這句話記在心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