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7-01

反制中國「銳實力」 澳洲人醒了! 韋行之@上報20180701


Comment
The point is that if CCP’s influence had penetrated almost all aspect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how could it be possible to make new laws to prevent it?
It is the people and the national interest that could stop Beijing’s buying.
Do things before it is too late.


反制中國「銳實力」 澳洲人醒了!    韋行之@上報20180701
一如預期,澳洲國會於628日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兩項打擊外國干預的法案。一是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以管制外國間諜活動與干預。另一項是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旨在制度化外國對澳洲嚐試施加的影響力。此外,一涉及國外政治捐獻的法案,預料也將在國會過關。

總理藤布爾表示,這些法律是用來制止中國與其他國家干預澳洲政府、媒體與大學。儘管藤布爾刻意加上「其他國家」等字眼,但各界都心知肚明,項莊舞劍,意在北京而已。

這項法案源於去年12月,藤布爾引述情治單位提供的報告,內容透露一位華裔澳洲籍國會議員接受中國商人的金錢。此一案件其實是是冰山一角,真正揭露的是過去幾年來,中國運用所謂「銳實力」滲透澳洲各階層,運用金錢加深對澳洲政壇影響,所引發的國家安全嚴重威脅與社會反彈。

根據澳洲學者漢彌爾頓著作「沈靜的侵略」(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一書指出,這幾年來,中國鎖定澳洲與紐西蘭作為提升其全球影響力的試驗場域。經過綿密的網絡佈建、金錢滲透與學生輸入,中國已經成功滲透到澳各階層,特別是用類似選舉「綁樁」的模式,深化對澳洲前任總理與政客的掌控與影響。

中國滲透無孔不入
曾有報告揭露,中國向澳洲兩大政黨自由黨與工黨捐贈近500萬美金,還有工黨議員在接受北京政治捐款後,在南海領土主權爭端上,公開表達與澳洲政府不同的立場。中國電信巨擘華為公司也多次招待澳洲國會議員海外旅遊

例如,中國運用觀光客大舉入侵澳洲,背後夾帶的就是中國房地產、飯店、旅館、連鎖銷售店全面性的占據澳洲市場。在教育機構方面,2015年,中國商人捐款給澳洲國立科技大學120萬美金成立澳洲研究中心,獲得當時總理畢許的同意。

此外,舉凡昆士蘭、雪梨等著名大學也都充斥中國學生,甚至擔任教務人員。至於作為思想傳播與洗腦機器的「孔子學院」,更是延攬澳洲政要出任顧問

在金融與商業方面,中國更在澳洲成立中澳商會,推動「中澳自由貿易協議」。媒體方面,根據2015年路透社的調查報告,澳洲和紐西蘭正是中國運用廣播系統進行輿論掌控與思想傳播最主要的四個國家。如果有機會到澳、紐旅行,你將發現在飯店內中國電視頻道如汗牛充棟,這就是中國「銳實力」進犯最顯著的案例。

對比澳洲,小國紐西蘭更是不堪一擊,無力、也無膽反制中國。中國雖然是紐西蘭第二大經濟體,但在總體經濟規模上,早已超越澳洲。而北京在紐西蘭滲透的手法也如出一轍,即使現在由工黨組成的聯合政府也難逃中國的干預。

遲來的覺醒
澳洲政府並非不清楚中國滲透的負面影響,但反應太慢與國安意識不足為不爭的事實。更重要的是,澳洲的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市場,2017年中澳貿易規模高達1700億美金。這一切發展,直到2016年藤博爾上任之後,終於決定加以匡正。

藤博爾去年12月首度提出立法規範中國影響力入侵澳洲時,還用毛澤東的經典台詞,高呼「澳洲人民要站起來!」現階段澳洲智庫界與媒體界也開始正視此一問題的嚴重性,主流民意贊同透過立法來約制中國對澳洲的滲透。澳洲早該對中國「銳實力」滲透進行反制。

從澳洲看台灣,這是再也熟悉不過的發展過程。北京對台採取分化統戰策略早已不是新鮮事,但近年來運用的手段,同樣是經由間接收購媒體、投資研究單位、操作中客訪台、扶植政黨政客、透過經濟拉攏以及以商逼政等多重手法。

尤有甚者,中國這兩年來對蔡英文政府更是加大施壓力道,在邦交爭奪、國際參與、軍事恫嚇乃至民間打壓方面,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如果澳洲與美國都能有「遲來的覺醒」,體認到採取對中反制措的必要性,那直接面對中國政、經、安全威脅的台灣,更沒有理由一廂情願與自我矮化。澳洲將諾魯難民轉送台灣接受醫療


1 則留言:

  1. 在新宿,這種地方不要去 —— 偷窺屋

    這個行業根源自隔牆有耳,甚至有眼之偷窺族群。某,一日出遊歌舞妓町,逢 偷窺屋 招徠於門口 ﹕「伊拉夏伊媽謝﹗伊拉夏依媽謝 ﹗入場卷 ¥1000 而已﹙丈 ,念如 ﹕DAKE ﹚﹗」,「 便宜﹗」,於是應其慇懃所請,步入浪漫的幽暗長廊,進入一小室,室有床鋪一張,小窗一幅,窺望之,則席夢思一床,女衣散置,花紅柳暗,極盡聲色之誘。

    某在床上翻來覆去,滿腦桃花一小時餘,思心難耐,於是找來 Nechan 尋問根由,「 Nechan﹗ Nechan﹗怎麼搞的 ﹖」,「人客官﹗拍謝 ﹗上場剛過,您來晚了,需再等兩、三個﹙不確定﹚小時 ﹗」。

    這時知道受騙了,嘆氣之餘也只好倖倖然,起身走向門口。將到門口時,只見外頭射入光線,剪影出三、兩彪形漢子,幌蕩門口,鑑光反射出帶刀疤之面頰。這時說喪膽,當然是過甚其詞,不過躡手躡腳走回小室內是真的。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這個時候,眼前未知何時出現了一位中等姿色,卻深情款款的 O孃樣﹙讀如 ﹕OJYOSAN,約略等同 小姐 的意思)——
    --
    感謝各位對吾友安危的關心 ﹗雖然他對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在這裡,一來各位都是台灣的清流、中堅,二來小弟作為一個高尚的台灣人,對一些情狀總是難以啟齒,所以只能概括的說一下。

    他說 ﹕浪漫小窗的偷窺已然無望,邁出大門又有前途未卜之憂,一見來人,我本來以為又是個﹙姐兒﹚,沒料到她說要幫我抓龍,剛剛逛街實在就已經蠻累,尤其此姝操著一口輕柔細膩的京都軟語,一時心猿意馬,竟然就跌坐床上,而在指觸、體膚無意的輕碰之間,腦際也漸漸陷入暈眩狀態 ………,

    貢起來實在天會烏一邊 ﹗—— 就我友人事後自我檢點說來,整個流程顯然是經過設計,或較正確的體會來說,店家經驗的累積已達渾然天成的火候。

    一方是縱敵深入,層層﹙很多層﹚套牢,一方是見獵心喜,半推半就﹙詳情我就用比的較快了﹚。到了底,雖然沒有抓全尾,就這麼在差不多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客倌﹗別忘了 — ﹗有一個多小時是處於口乾舌燥,輾轉反側的狀態﹚被盤剝了¥20000。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