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5-07

紀永添專欄:你知道台鐵加高月台也影響國家安全嗎 風傳媒20180504



紀永添專欄:你知道台鐵加高月台也影響國家安全嗎    風傳媒20180504
近來有兩則看似不相關的新聞,一是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重新評估國土規劃並落實區域平衡發展,將是未來施政的思考方向,而這也引來台中、高雄等地方首長或參選人的呼應,引發是否應該考慮遷都,為台北市減壓的討論。另一則新聞則是國防部透露,中國若武力犯台,很可能會在桃園的林口一帶登陸,因為這裡距離桃園機場與台北港都很近,只要能順利奪取機場與港口,就可以空運大批部隊與海運重型主力戰車上岸,直撲台北市的政經中樞。這不止大幅壓縮了台灣的反應時間,一旦解放軍成功控制機場與港口,圍困台北市,則勝負已定,台灣政府可能會不戰而降。


總統府距離淡水河太近
若細讀這兩則新聞,我們其實可以發現幾件事:第一是台北市身為台灣的政治與經濟中樞,各中央機關都位於台北市,一旦被圍困或攻陷,則大勢已去。第二是台北市本身是一個不容易防守的地方,附近有可供兩棲登陸的地點,總統府又距離淡水河太近,敵方可以很輕易地發動突襲,以斬首戰的方式快速摧毀我方的指揮中樞。第三點是近年來隨著台灣的交通建設越來越發達,連帶的也讓敵方的進攻越來越容易。如近年來才興建的台北港已經成為新的國安威脅,而雪山隧道也讓敵方可以選擇同時從宜蘭登陸,再快速推進到台北市,與從林口方向登陸的敵方部隊一起夾擊我方位於北台灣的守軍。

當然,國軍也知道這樣的問題,因此在雪山隧道完成後,已進行過幾次封鎖雪山隧道的演習,並且調動海軍陸戰隊66旅進駐林口,增強台北港的防禦。也曾經計畫研發可以在淡水河淺灘地區部署的水雷,以在戰時封鎖淡水河河道。不過這都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台北市本身不易防守,同時台灣的指揮中樞太過集中,易遭摧毀的問題。無獨有偶地,同樣面臨強敵威脅的南韓,也有一模一樣的問題,南韓的首都太過靠近三十八度線,不止北韓的長程火炮可以直接威脅首爾,一旦全面開戰,預估只要數個小時,北韓的裝甲部隊就可直抵首爾,包圍南韓政府的指揮中樞。

南韓毅然決然選擇遷都
南韓在這樣的威脅下,毅然決然地選擇遷都,選定了南韓的中部地區,建立新的行政中心,並命名為「世宗市」。雖然在遷都的過程中,也歷經了政治紛擾與眾多波折,但到目前為止,南韓的許多中央政府機關,包括總理府在內,都已經遷到了世宗市。這除了在軍事上能分散被敵方斬首攻擊的風險,在經濟上也有帶動周邊發展,分散首爾人口與住房壓力的多重功能。而目前台灣雖然沒有正式的遷都計畫,但最常被提及的可能方案中,也都是建議把中央政府移到中部,將總統府與行政院各部會,遷入南投縣的中興新村,而立法院則遷至台中市,負責勞工與海洋事務的部會則遷往高雄。

中興新村是過去台灣省政府的所在地,在廢省以後成為了閒置國產,而過去會選擇將台灣省政府設在中興新村,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那就是這裡的地勢極為易守難攻,有當成戰時緊急備用首都的功能。首先南投縣是台灣唯一一個不靠海的縣市,不易受到敵方從海上突襲。第二,中興新村位為南投平原上,旁邊有南投市與草屯鎮,生活機能不算差,背倚中央山脈,前有八卦山做為屏障,南北則有大肚溪(上游稱烏溪)與濁水溪阻隔。雖然近年來因為交通建設的關係,開通國道三號與數條快速道路,而讓進入中興新村變的很便利,但只要控制或破壞這幾條重要的連外道路,基本上就很難進入南投平原與中興新村。

中興新村易守難攻
所以若單純從軍事防禦的角度來看,中興新村可以說是遷都的首選。即便敵軍已經成功登陸,控制中部地區,想要進入南投平原,不是要越過八卦山台地,就是要強渡大肚溪或濁水溪,而這都是不易克服的天然屏障。特別是大肚溪、濁水溪與淡水河截然不同,多數的時候水量極小,根本無法行船,想從河口順流直上是絕對不可能的,當因暴雨而水流充沛時,這兩條溪又會變的極端危險。因此若橋樑道路被破壞,裝甲車輛想要越過這兩條溪的寬廣河床,將會非常不容易。最後從中興新村再往中央山脈深處撤退,還有埔里盆地可當成疏散掩蔽的腹地,位於山區的埔里盆地,地勢更為險峻,更加易守難攻。

其實台灣說大不大,在有高鐵以後,由南到北已經形成一日生活園,有些國土廣大國家的首都區,甚至就比台灣還要大。在政府機關致力於電子化的時代,分散辦公是不是還會增加很多行政成本,說不定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高昂。而就算將中央政府遷至中興新村,的確會造成一些行政上的不便,但在台灣面臨如此強大的外敵威脅下,付出這些微小的代價,來增強台灣的防禦能力,解除現在必需重兵防守台北市的情況,可能是更為節省國家資源的方式。同時遷都也能有效化解台北市目前人口、房價、物價的壓力,各部會遷到物價較低的地區後,所節省下的日常行政成本,說不定就能先為國庫省下一大筆錢。

台鐵加高月台不利戰車運輸
只是可以預見的,這樣的國防考量在未來的國土規劃或遷都的討論中,應該不太會被重視。因為長期以來,「全民國防」雖然一直是政府所提倡的觀念,可是實際的成效如何,大家都心裡有數。政府雖然要求全體國民協助國防事務,但政府各機關在施政時,卻往往不會將國防考量納入。就舉一個最為微不足道、也無人關心的例子,台鐵為了推動無障礙空間而開始逐步加高月台,但此舉卻會讓軍方無法利用鐵路運輸主力戰車與部份的裝甲車,因為這些裝甲車輛的寬度比台鐵的平板台車還要寬一點,但因為平板台車剛好比現有月台要高一點,因此凸出的部份可以勉強懸空通過,可是在加高月台後就會造成阻礙了

軍方雖然曾提出反對意見,卻無法改變台鐵的決定,最後軍方選擇退讓,並提出將以替代運輸方案來解決這個問題。但鐵路運輸對於國軍的跨戰區支援與下基地訓練仍然有重要的價值,鐵路可以一次運送整個單位的主力戰車與人員,是使用輪型拖板車所無法企及的。而且租用民間輪型拖板車的方式,在戰時是否可行也仍是一個疑問,軍方的替代運輸方案能否解決問題,實在令人存疑。就因為不同機關的考量,而讓軍方失去一個可以運用的運輸方式,已可清楚看出政府機關或國營事業往往各行其是,不會也不願意考慮國防問題。

高雄煉油廠關閉影響軍方油料儲備
而類似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如高雄煉油廠與儲油槽因環保問題而關閉後,台灣最大的軍港左營港與南部各重要基地的油料儲備,就立即受到了影響。國防部雖然提出了因應計畫,並表示不會影響到部隊的日常訓練,但關閉如此大型的儲油設施,軍方戰時的戰備儲量一定會受到影響,卻也未見軍方就這個問題進行長遠的規劃。同時台灣在決定全面廢核以後,政府也不曾就未來的戰時能源與電力供應做出妥善計畫,那就更不用說已被詬病多年,台灣缺乏國家級戰備儲油基地的國安問題了。目前光靠指定中油與台塑的商用儲油來做為戰備儲油,是否可靠就先是一個很大的問號,戰時更可能出現軍用與民用互相排擠的問題。

除此之外,中國戰時可能會以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攻擊我方空軍基地,破壞機場跑道,阻擾戰機升空作戰,因此利用一般公路來做為空軍的戰備跑道,就顯的相當重要。近年來的多次演習,都有啟用高速公路上的戰備跑道,進行戰機緊急起降的訓練。但後來興建的國道三號與數條快速道路,都因為地方的反對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而沒有規劃戰備跑道。而唯一一個不是位於國道一號上的佳東戰備道,因所在的屏鵝公路常常發生死亡車禍,又讓地方反彈,認為是佳東戰備道太直太長,導致車速過快,因此屢有要求廢除佳東戰備道的聲音,這實在是倒果為因,怎能因少數駕駛不遵守交通規則而要求廢除重要的戰備跑道

這些零零總總、看似無關大局的事件,其實都反映出整個台灣政府都沒有將國防事務放在心上,認為國家防衛是國防部自己的事,那如果連政府機關都是這樣的心態,又如何能奢談全民國防。反觀已承平多年的北歐諸國,瑞典才剛剛決定強化民防體系以防範俄羅斯,除加強後備動員能力與各地防禦工事外,並將廣設彈藥補給點,部份新建公路也將以戰機跑道的規格鋪設,全國的能源、醫療、運輸等系統都將強化在戰時的運作能力。而幾乎全國都已經完全進入電子支付時代的丹麥、挪威等國,也出現了反思的風潮,許多人逐漸反對全面廢除紙鈔,因為電子支付系統在戰時可能過於脆弱,只要電力或資訊系統被敵國破壞,將使全國金融系統陷入崩潰,這也讓許多人開始質疑電子支付的安全性

蓋軍事博物館竟花32
台灣政府目前也一頭熱的希望推動電子支付,但是否已經考慮過電子支付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在戰時電力系統遭破壞下,要如何維持台灣的金融秩序。同時台灣的防空演習往往只是虛應故事,很多庇護設施已老舊不堪使用,也未規劃過戰時如何廣設後備部隊的彈藥補給點。至於海岸景觀與國防安全何者為重?台灣沿海地區可以進行兩棲登陸的海灘,是否要新建防禦工事,將這為數不多的十幾處地點全部破壞或封鎖,以極小的代價換取台灣的防禦優勢,還是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設計方案,兼顧國防需求與生態保護,相信連國防部自己都沒有認真想過,那就更不用說主管這些海岸線的當地政府了。

若舉行全民公投,公投主文定為『台灣面臨了強大的軍事威脅,政府在進行國土規劃時是否應該將國防安全納入考量。』相信絕對會獲得壓到性的同意票。但是如此淺而易見、且一定能獲得全民支持的觀念,要落實在政府的施政上卻是難上加難。這除了政府各單位置身事外,國防部往往也不敢據理力爭,甚至連國防部本身就不務正業,如近來國防部要求追加軍事博物館的預算達32.6億,實在令納稅人無比痛心。這筆鉅款可以為多少基層弟兄加薪、更新多少老舊裝備、進行多少次作戰訓練,卻拿來興建根本沒有當務之急,且充滿意識形態爭議的軍事博物館,國防部此舉真是愧對全體國民的付託。

孫子兵法在第一句話就開宗明義地說道:「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台灣的國防安全是整個台灣社會穩定繁榮的基礎,但偏偏台灣政府對於國防事務的輕忽,已是數十年來的長期痼疾。從專制時代的陳腐僵化到民主時代的動輒得咎,不止國防部接受新思維的腳步緩慢,整個政府也一直不能將國家安全納入整體施政考量中。台灣面對比台灣大上許多的外敵威脅,必需要更團結,當政府對著全體國民說出「全民國防」四個字之前,政府不能自己先是一盤散沙,從三軍統帥到每一個基層公務員,都要有國家防衛的意識,這才是落實全民國防的第一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