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6-27

溫州教區為朱主教舉殯,地下四神職人員被帶走 天亞社20160913

【天亞社.香港訊】華東浙江省溫州教區「公開」教會團體於九月十三日為朱維方主教舉殯,而按教會法典自動繼任為正權主教、屬於「地下」教會團體的邵祝敏助理主教則被政府人員帶去旅遊,以防止他出席並主持其前任的葬禮。


溫州教區於十三日清晨在山上的馬嶴天主堂為朱主教舉行告別禮,由胡龍建神父主持,來自本教區及其它教區的神職人員共四十三位共祭。因上山人數被限制,只有主教親屬和部分教友約六百人參禮。

其後,遺體送往山下的火化場火化,雖然當局限制送葬人數只能有三千人,但有在場人士對天亞社說,最終有五千多人送別主教最後一程。

送葬隊伍在距離主教墓地的公路上集合,他們手捧鮮花、彩旗、花圈等廿四塊方隊組成,在十字架的引領下,從馬嶴村口開始,繞山而行,經過公路,最後來到馬嶴山上的教區墓地──永安公園骨灰堂安葬。安葬禮儀由教區最年長的、八十四歲高齡的孫振華神父主持。

殯葬彌撒於前一天晚上舉行,由教區參議會召集人麻顯士神父主持。他在講道時讚賞朱主教一生堅定走聖召與事奉的道路,如挽聯上寫的「兩度囹圄幾番困頓,一生風雨九十春秋」。

麻神父憶述,朱主教總是保持著良好的神業習慣。每天的早彌撒,拜聖體,玫瑰經幾乎雷打不動。「他常常說一天之計在於晨,早上起來作好了這些神業,把什麼都交托了,自然會心安理得,從容不迫了。教會中有一句話說,怎樣祈禱就怎樣生活。祈禱律決定信仰律。這句話在主教身上得到充分的印證。」

在結束道理前,麻神父說:「哪裡有主教,哪裡就有教會。主教本來就是一個合一共融的標記。可是,飽受分裂之苦的溫州教區雖有歷任主教,但自今仍未有聖事上的共融。」他祈求天主,也請求朱主教升入天堂後,不斷為溫州的合一祈禱。「讓大家能認出與跨越內外的真正的分裂原因。」

朱主教的離世,許多教友們都感到很難接受這個事實,而私底下討論最多的就是誰來領導的事。

有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教友對於由邵祝主教領導「地上、地下」兩個團體不表樂觀。公開教會團體目前只能由參議會領導整個教區的教務工作,相信應能照樣正常運作。

老教友陳先生說:「如果邵主教要上來領導整個教區,那他要克服的困難除了他自身,還有政府方面的,估計不容易,要順利上來,還是有很大的障礙需要克服。」

邵主教及三神職在省外「被旅遊」
朱主教的去世,亦導致四位地下神職人員被帶去旅遊。他們包括被帶到青海的邵主教;秘書長姜溯念神父在雲南;孔國存神父在福建;陸小宙神父在浙江省的杭州

邵主教於九月七日在微信朋友圈上載兩張在青海「旅遊」的照片,在旁站著一名男士。配圖文字寫著:「在大西北度假,欣賞天主偉大而美麗的造化。」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神父對天亞社說,邵主教放出相片,估計是要報平安。他又指出,站在邵主教旁的是一位教友,「從照片看,至少說明兩點:一是他還在旅遊中;二是教友尚可以探望」。

該位神父指出,他打聽到政府人員會在十四日把他們送回教區,主要是要避開葬禮。但「說是要回來的,是不是真的就不清楚了」。

他又強調,他們「沒有綁架,也沒拘留,是國保人員陪同去旅遊。外媒報道可能會依一些小道消息,不實」。

一位不具名的研究員認為,在中梵談判關於主教任命之際,相信有關行動事前已通知北京並得到批准。


而有了解溫州兩個教會團體情況的教會消息人士認為,若這些相片是政府要求邵主教發放出來,那就是「挑撥『公開』和『地下』的關係,讓他們更沒可能有對話的機會,因為政府最不想是地上地下合起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