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4-20

美國曾有的「兩個中國政策」 譚慎格20180420


 Comment
在瑜亮情結下,相對於季辛吉,不得志的布里辛斯基對台灣的傷害,才是更大的。許多史料似乎都這樣透露。


這篇文章,我聚焦兩句話:
一句是標題曾有的「兩個中國政策」,意思是,無論一中或兩中,都是「政策」,不是「原則」。
另一句是「鄧小平以為,他未來仍可與新任美國總統重新談判這些問題,這些不斷變換的新總統對於過往事件的記憶也會愈加模糊意思是,中國知道台灣地位未定,只是以死纏爛打方式買空賣空,期待有那麼一刻,美國脫口講出錯誤的話來。

一直到現在為止:SFPT才是台灣地位的主要根據,而在此之下的運作模式,就是「佔領與流亡」(前者隱與後者顯),這是一點都沒被改變的。


美國曾有的「兩個中國政策」  譚慎格20180420
時間拉回一九七七年七月,任職於美國駐台北大使館的我,被改派至美國駐北京聯絡辦事處,當時我們美國人秉持的就是「兩個中國政策」。從一九七一至七八年的八年間,華府實際上同時承認台北及北京政府。七七年六月,卡特總統在白宮一場政策會議上若有所思地說,沒有其他國家,「與中國和台灣的關係,像我們一樣。」時任國務卿的范錫也同意:我們是唯一在兩國(both countries)都設立官方使團的國家。」的確如此。

荷蘭常駐聯合國大使示警
嚴格來說,我們的「兩個中國」政策肇始於一九七一年四月十五日。當時,荷蘭常駐聯合國大使警告美國大使老布希,加拿大和義大利承認北京政權,已損及台北當局在聯合國的地位,「除非那些有心捍衛中華民國政府(GRC)在聯合國地位的國家,儘快且積極地部署新策略,」否則,他預期,「中華民國政府在下個會期就會被驅逐,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被接納。」此後,美方積極與盟邦合作,尤其是澳洲和日本,構思新的聯合國大會會籍原則,以接納兩個中國。這個「中國代表權」或簡稱「ChiRep」問題,難倒美國外交官。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他們就「會籍普遍化」和「雙重代表權」等原則,諮詢南韓、南越和西德等國家處於分裂狀態的盟邦。

在一九七一年,口口聲聲反對「兩個中國」的人,不是毛澤東,而是蔣介石。該年四月廿八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一段公開談話中論及美國對台立場,稱「台灣及澎湖群島主權未有定論,須待未來國際解決。」五天後,蔣總統在台北接見一位美國前財政部長,對此說法發表長篇大論。據美國大使館記述,蔣「滔滔不絕,愈來愈激動甚至在顫抖,」蔣還抗議道,這是最嚴重的污辱,「有如一記耳光。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當年七月十三日,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室重申,台灣的國際地位仍懸而未決;不過,美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合法佔領台灣,並行使管轄權。」勾勒出美國認為台灣「地位未定」的歷史依據。就在數日前,在國務院不知情的情況下,時任尼克森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季辛吉秘訪北京,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也向他抱怨:「你們一直宣稱台灣地位未定。即便到現在,你們的國務院發言人仍然說這是你們的立場。」季辛吉只是嘆了口氣:「他(國務院發言人)不再這麼說了!

上海公報使政策具體成形
一九七二年二月的《上海公報》使美國的「兩個中國政策」具體成形,儘管這與大部分歷史學家的認知不同。在《上海公報》的倒數第二份草稿裡,美方認知「台灣海峽兩岸的所有人(原文如此)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國務院完全無法接受這段話的遣詞用字。當這份草稿在上海出爐時,終於看到文本的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格林(Marshall Green),反對文中的「所有人」一詞。他認為,台灣人未必同意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季辛吉並未向中方談判代表說明問題所在,僅將原本的詞彙改成「所有中國人」,周恩來便同意了。

美方聲明的另一項重要原則,是重申對「台灣問題由中國人自行和平解決」的關切,以及「在此前提下」,美方始能隨著「區域緊張情勢緩和」,撤離駐台美軍。

在《上海公報》鋪陳下,一九七三年六月,華府出現了兩個「中國」外交使館中華民國大使館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聯絡辦事處。

一九七七年六月,上任不久的卡特政府責成國家安全會議(NSC)檢討其中國政策選項。承襲尼克森政府的作法,卡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提議,若北京要求美方放棄與台北當局的正式條約,則美方提出的主要交換條件,可以是北京必須「默許美國與台灣繼續維持安全關係」。卡特仔細研究布里辛斯基提出的方案,先在「台灣可享有軍售管道」一句旁劃上箭號,標註「重要」,又在「美方可宣稱仍關切不使用武力」旁加註「這是底線」。七七年七月,卡特的財政部長敦促,政府須「儘快審慎考量並擬定計畫建立美台維持經貿關係的法律依據。」

美中關係正常化談判要件
國務卿范錫在該場討論中提出一個重點:「在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美國將繼續軍售台灣這點,從未與中方討論我們必須提出來。」卡特認同他的意見:「我贊成把話說清楚,而且要開門見山直接談。」為了不讓美方顯得過度直率,布里辛斯基建議,美方可承諾絕不承認一個獨立的台灣,做為美中關係正常化的談判條件之一。但范錫反對,「倘若我們作此宣示,一旦和平解決方案行不通時,我們就等於失去了一個選項。」卡特同意范錫的看法,「好,那就別提吧!

一九七八年五月,布里辛斯基前往北京與中國兩位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和華國鋒會談。鄧、華兩人強調,中國不會對「和平解放台灣」做出承諾。鄧小平表示,「你們美國可以表達自身期盼」,但要以什麼方式、在什麼時候解決台灣問題,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情。國務院總理華國鋒則詳細解釋,「如果我們承諾不以武力解放台灣,美國卻以軍事裝備協助武裝台灣,這會產生什麼後果?我認為,這就是在製造『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或者『兩個中國』。」布里辛斯基隨即發電報向卡特報告:「華國鋒所言似乎暗示美國對美中關係正常化問題有兩個選擇,一是持續軍售台灣,但無法獲得北京對於和平解決的承諾;二是美方停止軍售,換取北京許諾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卡特看過電報後,在空白處標記這項結論。國家安全會議的中國問題專家奧森柏格則視此為突破,「華、鄧兩人的說法暗示性地透露,北京了解、也接受美方將在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繼續與台灣維持軍售關係。

鄧小平默許華國鋒有疑慮
卡特運氣不錯,因為他在一九七八年與北京斡旋時,正是鄧小平在國內外確立領導地位的關鍵一年。對內,鄧小平逐步剷除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肅清激進派;對外,鄧必須帶領中國廣泛參與全球經濟活動,以確保政權鞏固。而在中國與全球經濟接軌方面,美國扮演著重要角色。況且,就在美中談判之際,中國的北方和西部都承受來自蘇聯的壓力;南方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也開始強制驅逐數十萬華僑,且不斷侵擾中國邊境,並準備入侵中國盟友柬埔寨共產黨(亦稱紅色高棉、赤柬)領導的「民主柬埔寨」政權。

那一年,卡特也面臨挑戰。八月,參議院一致通過一項決議,要求針對是否終止與台灣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進行諮商。卡特因此指示談判代表「不用急於」達成美中關係正常化。在美中秘密談判的最後幾天,十二月四日,北京堅持「美國政府必須重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美方承諾絕不製造『兩個中國』」。卡特標示該咄咄逼人的語句,並寫上「我們忠於《上海公報》,不曾這麼做過。」最後,鄧小平接受美方的模糊表述美國政府認知到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鄧小平默許美方持續軍售台灣,也同意《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在華府與北京建交一年後廢止,並接受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美方將與台灣保持非官方關係。美國國會隨後通過《台灣關係法》,清楚表明保障台灣安全。鄧小平自然對此懊惱不已。

美中關係正常化的消息,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公布,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隨即在北京街頭發放以朱紅色墨水印刷的「號外」。隔日,鄧小平在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三中全會)上,宣布啟動劃時代的「改革開放」政策。錦上添花的是,鄧小平在七九年初訪問美國,也同樣具劃時代意義,鄧小平藉此巧妙地讓人以為,卡特支持他稍後對越南發動的戰爭。後來的發展大家都知道了。

八一七公報雷根重申原則
鄧小平是以默許美台維持安全防衛關係,以及華國鋒對「製造一中一台」的疑慮為代價,才達成前述成就。鄧小平以為,他未來仍可與新任美國總統重新談判這些問題,這些不斷變換的新總統對於過往事件的記憶也會愈加模糊。他認為,美國下任總統不會固守對台灣的承諾。不過,在美中簽署《八一七公報》的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雷根總統仍向國務卿和國防部長表示:「唯有中國持續保證和平解決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歧異,美國才願意減少對台軍售。必須清楚了解到,這兩者間的因果關係,是美國外交政策永久不變的規則。」長辭於世的鄧小平和華國鋒想必也會同意,美方的作法其實就是在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國際新聞中心孫宇青譯。英文原版請見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feat/archives/2018/04/17/2003691459


4 則留言:

  1. 「兩個中國政策」 的祖師爺是杜魯門!!!

    "一直到現在為止:SFPT才是台灣地位的主要根據,而在此之下的運作模式,就是「佔領與流亡」(前者隱與後者顯),這是一點都沒被改變的。"

    所以, 「維持現狀」 的祖師爺也是杜魯門!!!

    回覆刪除
  2. 路過的路人A2018/4/20 下午4:11

    我有個疑問,美國所謂的不支持台獨,是指GRC的獨立還是台島的獨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會得罪共匪,招致戰爭的,美國都不支持。

      刪除
  3. 不管老闆是台灣人、美國人、日本人或歐洲人,並不會因為國家看起來好像比較進步,其在台灣的投資就會特別照顧台灣勞工、就會准許台灣勞工組工會。
    ----------------------------

    抗議美國商會推《勞基法》修惡 勞團五一前怒嗆跨國慣老闆
    2018-04-19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記者楊鵑如

    由勞團組成的「2018五一行動聯盟」即將在五一勞動節發起大遊行,抗議今年1/10由蔡英文政府主導的《勞基法》修惡版本,包含放寬加班時數上限、加班費核實計算、經勞資同意可縮短輪班間隔至8小時及放寬7休1等,造成台灣勞工勞動權益全面崩壞。

    全台勞團為了推翻目前的「過勞死版」《勞基法》,目前正在全台各地推動「反勞基法修惡公投」連署行動,並找尋民進黨政府以親資立場修法的背後推手。勞團發現,除了台灣的資方團體之外,由美國在台資本家所組成的「台北市美國商會」(AmCham Taipei)影響《勞基法》修惡更為深遠。

    昨天(4/18),許多勞團代表前往台北市美國商會位於民生東路三段的環球商業大樓一樓抗議,痛批美國商會把台灣勞工當奴工:去年(2017)6月施壓蔡政府修惡《勞基法》,因此加速今年1月時立法院三讀通過,3月再說《勞基法》仍缺乏彈性,應放寬責任制。記者會最後,勞團將美國商會的標誌踩在腳底、再撕爛當陳情書,要求警方送給美國商會,表達台灣勞工的憤怒。

    「冤有頭,債有主。」勞團說明,台北美國商會在台灣《勞基法》改惡過程中,正是將勞工推到過勞死深淵的推手。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表示,台北市美國商會代表500多家在台灣投資的美國資本家,去年(2017)6月時公佈「2017年台灣白皮書」,警告台灣政府「勞動法規問題重重」,應擴大工作時間彈性、廢除「一例一休」等。

    「夾著蔡政府要依賴美國政府的壓力,美國商會赤裸裸地施壓。1月才說滿意修法,現在又不滿意了,因為沒有放寬責任制。」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認為,美國在台灣影響力之大,在本次《勞基法》修惡過程中可見一斑。她提到,原先台灣政府才剛修過《勞基法》,砍7天國假換一例一休。但是美國商會去年6月一公佈白皮書,資方要求盡速修法。蔡政府在施壓之後,政策急轉直下,7月即表示本立法院會期就要討論修法版本。導致於今年1/10快速修法通過。

    王娟萍痛批,美國商會食髓知味,認為《勞基法》還有修改空間,修惡後不到2個月又指出84-1條責任制要放寬,此舉根本是全面閹割勞動法,將台灣勞工當作奴工。

    美國商會人力資源主委馬靜如去年6月則在媒體表示,世界上沒有國家實施「一例一休」,她也不知道「一例一休」的英文怎麼翻譯,而《勞基法》用意是在保障員工健康的前提之下,若雇主願意付加班費,為何要限制勞工加班時數?美國商會的白皮書也指出「《勞基法》這種父權的做法,只會扼殺創新和創意的感動,也會嚇跑台灣極力希望爭取的國際人才」。白皮書中明確主張,目前有行業別限制的勞基法第30條之1(4週彈性工時),應擴及各行各業。

    「美國商會說要創新產業,就是讓勞工無限過勞嗎?」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鄭雅慧表示,美國商會提出的白皮書中批評資方團體向蔡政府提出的60項建議都沒有做到,但是蔡英文連答應台灣勞工只有6項的勞動政策都做不到。鄭雅慧說,她去年參與勞動部座談會,猶記得美國商會代表發言要打破7休1,因為有很多業務急著要進行,要將各行各業納入4周變形工時,可能會導致勞工排班狀態呈現一個月頭尾都休息,中間可以連續工作24天。「這是美國商會對待台灣工人的態度。一定要抗議,讓大家知道美商的真面目。」

    「美國老闆賺飽飽,台灣勞工做到死!」今年1/10《勞基法》修惡版本被民進黨政府修正通過後,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在記者會上強調這是大家都滿意的修法,並說明美國商會肯定這次修法增加彈性。陳柏謙提到:「這個過勞死版本修法,民進黨政府不是問台灣勞工滿不滿意、也不是問台灣老闆意見,而是得到台北美國商會的高度肯定。」

    「慣老闆不分國界」,勞團指出,美國商會的理監事成員,其所代表的公司多曾有違反勞動法令。美國商會祕書長王馥蓓代表的是奧美公關公司。奧美公司曾在求職網站徵求不給薪的實習生,勞動部認為有違法之虞,奧美公司卻回應「國外很常見」;台灣康寧顯示玻璃公司、國際康健人壽保險公司曾因未給付加班費遭罰。

    美國商會財務長是美光公司亞太企業發展總監金奇偉。美光公司去年11月時,曾發生在與工會召開第6次團體協約會議時,竟在召開會議前兩個小時將工會理事長馮澤源解雇,涉打壓工會。勞團表示,不只是台北市美國商會,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曾提到,歐洲商會及日本工商會都曾向政府表示修法之關切。陳柏謙說,不管老闆是台灣人、美國人、日本人或歐洲人,並不會因為國家看起來好像比較進步,其在台灣的投資就會特別照顧台灣勞工、就會准許台灣勞工組工會。

    「工人抗爭不分國界,打倒美國帝國主義。」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許偉育表示,3月時美國商會調查,仍有9成會員對《勞基法》感到相當不滿意,美國商會為了維護美國資本家的利益,這表示台灣勞工苦日子還沒到盡頭,《勞基法》修惡還沒完結。
    今年勞團發起「反勞基法修惡公投」,要求1/10通過的《勞基法》修惡版本應退回原來版本,並恢復被砍掉的7天國定假日。許偉育說,如果沒有更多勞工、青年及學生齊力對抗跨國資本家及親資的蔡政府,未來迎接台灣勞工是更長工時、更低工資及更多的過勞死。

    勞團說明,今天抗議台北市美國商會是五一遊行前的造勢。即便今年勞工遭遇《勞基法》改惡的挫敗,但是若不繼續挺身站出來,底層的勞工更站不出來。五一大遊行主要4項訴求是:爭勞權、拼公投、要加薪、反過勞。2018五一行動聯盟呼籲,五一勞動節當天,請大家中午12點到凱道集合遊行。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