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5-29

愛錢失歐洲,變態丟世界

Comment
根本想不到,終結美國世紀的會是美國總統,而且時間如此快速,沒幾個月。
我還是想到SALTRichard Sorge,也不一定是川普,可能是女婿。


紐時稱梅克爾揭明新現實:美國領路的時代結束    聯合20170529      
當世人還在思考美國總統川普勝選的全球後果,德國總理梅克爾28日首先發難,明指川普主政的美國已不再是可以信靠的夥伴,歐洲必須獨立自強。
梅克爾28日在慕尼黑為9月國會選戰舉行的造勢活動中告訴民眾:「我們可以信靠別人的時代,在相當程度上已經過去,這是我過去幾天的體驗。」她指的是她上周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峰會和西西里七國集團(G7)峰會上與川普交鋒的心得。
梅克爾同時勾勒歐洲今後的布局,號召歐洲人「為自己的命運奮鬥」,與美、英維持友好,但強調敦睦馬克宏主政的法國,共圖歐洲的未來:「德國能夠協助之處,就會協助,因為歐洲好,德國才會好。」

紐約時報引述前美國駐NATO大使、現任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會長達爾德說,「美國領路而歐洲跟隨的時代結束了」,今天美國在幾乎每個關鍵議題上與歐洲背道而馳,梅克爾之言揭明這個新現實。

川普思想與梅克爾歐洲共榮的立場也南轅北轍。達爾德指出,「美國優先」政策聚焦於狹隘的自我利益,拋棄協助盟國強大、以領導全球追求共同價值與利益來提升美國安全與繁榮的理念。
川普團隊誇言他九天出訪輝煌成功,其實行跡所至,嫌隙滋生,紐時特別舉出巴黎氣候協定是美國與盟邦分裂的最鮮明代表。梅克爾說,協定攸關全球,而G7峰會上,「關於氣候的討論非常困難,更別說不如人意」。 她說:「那是六對一,算入歐洲的話,是七對一」。G7會後,六國自行發表聲明,川普不置一詞。

華盛頓郵報分析指出,川普勝選衝擊全球政治:與美國利益衝突的國家,可能趁美國內部亂象而伺機得利,美國盟邦則必須調整作法,尤其在安全方面,不再盡信一個選出川普這麼個叵測總統的國家,今後押寶時留意避險。

華郵說,美國政府決定不再像過去那麼需要盟邦,盟邦正開始自尋安排,如此將減損美國對盟邦行事與決策的影響力。


德國是否欠美國大筆金錢? 德國防長算給你看    聯合20170320
德國國防部長范德賴恩19日駁斥川普所稱、德國在防務上積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美國「大筆金錢」之說。
范德賴恩聲明說,「德國對NATO沒有欠帳」,而且,雖然NATO要求成員的國防預算在2024年之前達到各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但是只從NATO防務的角度來看這項要求,是錯誤的
也就是說,德國目前的防衛支出,就不止GDP2%,因為防衛支出包括支援聯合國維和部隊、德國的歐洲任務,以及德國對反恐戰爭的貢獻

川普17日在白宮會晤德國總理梅克爾,當著她面前批評NATO許多成員積欠這個組織「大筆金錢」,只是沒有指名德國。但他18日大早難忍手癢,還是在推特挑明德國「欠NATO和美國大筆金錢,美國為德國提供強大,而且非常昂貴的防衛,(德國)必須多付些錢」。

這則推文不但引起范德賴恩聲明反駁,也引來歐巴馬政府的常駐NATO代表達爾德說話。達爾德說:「對不起,總統先生,NATO不是這樣運作。美國花多少錢協防NATO,是由美國自己決定的NATO防務不是金錢交易,也就是說,不是NATO成員付錢請美國防衛他們。美國是基於條約義務而做這件事。

范德賴恩表示,人人都希望防衛費用公平分擔,但公平分擔的意思應該包含「現代的安全觀念」,而「現代」的安全觀念包括NATO現代化、歐洲防衛聯盟,以及對聯合國的投資。



1 則留言:

  1. 小國擁有核武的時代來臨,台灣要缺席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