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4-02

川普的戰略推背圖【完整版】

二戰後,世界突然轉入冷戰格局。為戰勝蘇聯,美國早早謀求「聯中制蘇」戰略。閱讀1949年美國國務院外交電文可知:「以蔣制中」是美「聯中制蘇」戰略的權變過水—美運用蔣騷擾中國,來證成美國未介入中國內部事務,目的在保持自身清白,預留日後情勢變化時與北京打交道的迴旋空間。


20年過後,中蘇齟齬加劇,甚至傳出蘇聯將入侵中國,於是在毛澤東也需「聯美制蘇」後,前述大戰略終於機會成熟。

美國這套歷時30年,從國家安全會議到肯楠的大戰略,確實高瞻遠矚—1979年美中建交,直接導致12年後蘇聯解體且持續衰弱至今。遺憾中國未如當初預期,融入普世價值;反以強大的經濟實力,挑戰既有國際秩序,除揚言「新國際秩序」與「「中國方案」外[1],更重要的是,還讓多數美國官員至今仍沈溺「聯中制俄」的美好幻覺裡。

冷戰至今正好70年,蘇聯崩解也快一世代。後冷戰時代,世界亟需針對中國崛起佈局新戰略。然九一一發生,戰略重心被扭轉為「反恐」。美國雖在2009年回過神來,矢言戰略東移,以「印亞太」為中心,可惜受制於「金融海嘯」的手忙腳亂,已時不我予。因接連發生前述兩大事件,中國取得近20年寶貴的戰略機遇期。

戰略專家一致認為:2020起中國即抗衡美國的實力,連中國自己也遑不多讓。「川習會」後的五月中旬,北京將舉行規模更甚於「杭州G20」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已毫不掩飾其以「絲路邏輯」,快馬加鞭建構勢力直達東歐的「大蒙古帝國」企圖心。

面對北京如成吉思汗般的宏圖,川普無論連任與否註定站在美國大戰略的轉捩點上。本來,其一手重用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國安顧問Michael T. Flynn、首席策略師Stephen K. Bannon,甚至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Peter Navarro等,大有機會翻轉過時的「聯中制蘇」,鋪上嶄新的「聯俄制中」;另一手讓猶太裔駙馬庫希納隨侍在側,可延續華爾街財經勢力。這兩手,完全切中美國大戰略轉換的關鍵七吋。詭異的是,此刻川普正被以各種目標都是俄國的內外利益所拉扯:Flynn先被爆出私會俄大使而下台、國會與FBI更在調查俄國介入美國大選,而焦頭爛額中。

似乎,川普也未改變過往如CEO般,以「一年到五年回本」的營利慣性來治理國家,更無視政治的凶險。林保華先生為文警告:鄧文迪[2] 與公主駙馬的深交[3] ,尤其傳聞中鄧文迪具解放軍背景,是指證歷歷如假包換的共諜。[4] 這一警告完全凸顯了川普的治國盲點—偏信外戚難危害,被敵「打入」才是糟。

回憶戰前,蘇裔德籍駐日外交官Richard Sorge[5] 不聲不響促成「三國軸心」,加上「日蘇互不侵犯條約」屏障,解除了蘇聯兩面作戰的威脅,而能專心於歐洲戰場。歷史也因此翻轉。1941Sorge間諜組織被日本特高破獲,1944年的蘇聯革命紀念日Sorgey在日本被處死。戰後蘇聯頒發「蘇聯國家英雄」獎章給德籍的Sorge,俄羅斯駐日大使一上任必定到位於多磨靈園的墓前向Sorge致敬。「死間」會翻轉歷史,其貢獻(或危害)豈能以金錢衡量。

美國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是否會栽在川普任期?或許我們都看得到。

【姊妹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