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2-19

血汗台灣,本應轉敗為勝【完整】

日本電通是世界最大廣告公司,佔日本總廣告費1/4以上,軍方色彩濃厚且長期與政府關係密切。[1] 前年耶誕節,其新進女職員因每月加班130小時而自殺。勞動基準監督署認定:超時工作與上司霸凌,屬職業傷害。電通社長即日辭職。電通戰後大量接收舊帝國軍人與軍屬、南滿鐵道人員,總公司甚至設立在「第二滿鐵大樓」,對員工有「至死方休」的《鬼十則》社訓—「一旦動手,在未達目標前,見神殺神,遇佛滅佛,即使被殺也絕不罷休」,根本是戰前精神勝利論的轉世幽靈。會過勞死,毫不意外。[2]


過勞在日本很普遍,50大企業平均每月加班70小時,其中NHK、朝日電視台更超時150小時[3],難怪過勞消息在日本會被掩蓋掉。因過勞意外頻傳,日本政府新設了「勞動改革實踐推進室」積極介入。各大商社也痛改前非—以往只能子夜返家的職員,現可在七、八點到家了。

換言之,災害可以是社會轉向文明的契機,端看有心無心。

這幾年包括復興航空在內的交通事業與觀光業,台灣發生多起重大災害。原因或各不同,但過勞血汗絕對貫穿其間。[4] 像台鐵惡用變形工時,不用「三、八制」而以「三、十二制」計算[5],不僅嚴重混亂員工生理時鐘,也等於竊取員工薪資。[6] 研究指出,人連續保持清醒17小時,反應及判斷力等同於酒醉駕駛(血液中酒精濃度0.05%)。[7] 台鐵等於讓一生都沒有完整一曆日可休息第一線員工,長期在酒醉狀態下工作,事故頻傳不就是意料中的事情?

對血汗過勞,政府高層要有更高的視野才行:它不僅涉及個人健康,更是社會的公安關鍵—它會反應在醫師誤診、交通事故、工廠爆炸、機械失靈,也會在家庭破碎,包括酗酒、吸毒等面向上。我們無一可倖免於此。

蔡政府的「一例一休」可提升整體社會的安全度,立意良善。先前政策的程序缺失,本可藉由蝶戀花意外重新上陣,以獲得社會支持。無奈主事官員竟曾發言:勞工休假太多、手握方向盤才算工時、待命可休息不算上班、影響車輛工業等。後來雖有修改,姑且不論是否不小心露出真心話,確定的是:高官缺乏同理心,已然錯失替政策背書的良機。

文明的社會不應任非人道的制度持續;血汗過勞更與發展創意產業的戰略矛盾。愛因斯坦對瘋子的定義:不知如何找出錯誤,卻一直重複同樣無效動作。看起來,台灣社會與台灣政府,在「重複同樣無效動作」中。

台灣社會非常危險,GDP年年成長,卻只進老闆口袋;勞工長期血汗過勞,必隨時引爆重大公安災難。但我們總以「勤勞」為名,包裝「過勞」之酷而不自知。

你累了嗎?累了就該休息,決不是「喝了再上」。




[2]  Karel Van Wolferen, 篠原 勝訳、《日本 権力構造》早川文庫、(東京:1994)、pp.362-369https://udn.com/news/story/6811/2114219
[3]  有名企業を総力調査:意外と長期労働の会社実名公開〉《週刊現代》2017.02.04pp.40-4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