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1-12

豈止德國:代替希特勒被處罰的孩子!

Comment
二次大戰,許多在東南亞的日本平民,也是被逼迫拆水雷等。理由是:你們幹的,你們恢復!
這是,戰後佔領的共通畫面。


雖說在亡國的現實前,很難說什麼,但丹麥在二戰中的行徑也不見得光彩,有點像法國的維琪政府。納粹德國在194049日征服丹麥。丹麥僅抵抗了兩小時即投降。丹麥政府得到保留。英國為預防冰島和法羅群島成為進攻英國的前進跳板,立即入侵冰島和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位於丹麥與冰島之間),這是預防性措施。
之後,丹麥改從德國的經濟政策,而與納粹德國的經濟合作持續到19438月,隨後丹麥拒絕繼續合作,並被解散。

當時的冰島,是一個自治的屬地,兩者共 戴一 君是屬於「君合」(personal union)的狀態。後來,英國在美國宣戰前即將冰島交給美國。194149日,丹麥特使Henrik Kauffmann在位於美國的丹麥大使以及格陵蘭的同意下,到美國與美國簽署條約,授權美國防衛格陵蘭,並得在此處建立軍事基地。條約註明「以國王之名」,但實際上Henrik Kauffmann未接獲哥本哈根佔領區的命令明顯違反外交權限。格陵蘭成為美國事實上的被保護領。1944年戰爭稍歇,冰島就成為獨立的共和國。

德國佔領丹麥,並未著眼於其主權。相反的,德國以「友德人士」管理政府,並意再將丹麥轉變為德國治下的「模範省」,喔,錯了,不是「模範省」,我受到KMT教育毒害太深,是「模範被保護國」。都是「亞利安種」,所以能成為「人種宣傳」上的模範。相對的,丹麥,則要供給德國農產品。


為了抵抗蘇聯,丹麥公民組成丹麥志願軍與德國合作。在德國投降之後,丹麥被承認為同盟國的一員。

遺憾的是,西方可以拍出這種人性而非政治的電影,一如Clint Eastwood執導兩片同時發行的硫磺島,呈現雙方觀點。
日本不行,主觀與客觀都不行。這當然有基督教寬容教義的背景。
《永遠的0》,提及個人的利益與國家的瘋狂不一致的情形,或與《拆彈少年》有類似之處。

對於總是張揚武力,對鄰國大小聲的強國,真的沒問題嗎?

()
代替希特勒被處罰的孩子!徒手拆地雷、斷肢紛飛,戰勝國絕口不提的德國戰俘下場
幾乎全世界都知曉二戰奪去多少無辜性命、納粹如何殘殺猶太人,但在戰爭中該被譴責的、「邪惡」的,只有納粹嗎?

1945年德國戰敗後,有群才20歲左右、高達2000名的德國少年戰俘,面臨最可怕的懲罰——只因為是德國人,他們必須趴在沙灘上、徒手拆除德國埋在佔領區海岸的數十萬顆地雷,稍有不慎就會被炸得斷肢斷身、肉塊紛飛。

眾人譴責納粹的同時,這群德國戰俘的辛酸卻鮮為人知,而丹麥導演馬汀贊帝維與德國聯手拍攝的電影《拆彈少年》,便以真實歷史為背景,訴說祖國丹麥如何對這群「希特勒的孩子」進行最可怕的懲罰。

嘔吐不斷還是被迫拆彈,他拖著斷肢殘臂被拖行、哭喊要回家
1945年,軸心國戰敗,德國軍隊撤出丹麥、結束長達5年的佔領,卻有一群戰俘少年被迫留下來,在士官長卡爾帶領下,徒手拆除數十萬枚德軍埋在丹麥海岸邊的地雷。

雖然軍方高層承諾:「只要拆完這片海岸的地雷,就可以回家」,但回家似乎不是件簡單的事。沙灘佈滿地雷,一閃神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少年趴在灘上小心翼翼地撥開砂土、拆除炸彈,只盼能回家再見媽媽一面。

連日拆彈作業下,少年們漸漸體力透支,卻沒有東西能吃,畢竟在戰後糧食短缺,丹麥人更不可能把食物讓給「可惡的德國人」,「那是你們自找的」。

某天早上,團隊裡的少年威廉病了、嘔吐不斷,卻被士官長命令繼續工作、不准休息,終於在拆除地雷發生悲劇。一陣驚天動地爆炸聲後,威廉失去雙手、只剩一片血肉模糊的殘肢。

「救我、我想回家、我想要找媽媽!」面對迴盪沙灘的淒厲哭嚎,夥伴們也無能為力,只能將威廉拖行著、趕忙送到醫院。不到兩天,威廉就在醫院過世,結束短暫人生。

為了避免打擊士氣,士官長只能隱瞞威廉過世的事實,欺騙這群少年「他已經回家見媽媽了」,讓他們以為自己有機會回家。

「美好未來,只是令人作嘔的幻想!」
「回家以後,你最想做什麼?」這是少年們在短暫休息時間裡最喜歡討論的話題,有人期望回家吃媽媽煮的菜、交個女朋友,韋那與恩斯特兄弟則想成為建築工人,重建戰後一片斷垣殘壁的德國。

然而,拆彈少年們隨時可能被炸死,這些微小心願變得好難好難,因此也有人拒絕討論未來:「美好未來,只是令人作嘔的幻想!」

除了地雷的死亡威脅外,他們也面臨無數丹麥人的仇視、惡意。一名婦人引誘他們吃下穀倉裡沾滿老鼠屎的飼料,全員吃下以後嘔吐不止、無法工作,讓她欣喜萬分;某天凌晨,還有群軍官前來凌辱他們,一群人在少年身上撒尿、拖下褲子意圖性侵他。

明明不是這群少年發動戰爭、不是他們犯下暴行,為何他們必須代替希特勒受罪?韋那被炸死後,弟弟恩斯特在絕望中走向沙灘,引爆地雷自殺身亡,漢默則試圖逃跑,卻被夥伴們綁住手腳、塞住嘴巴,因為少年們認為,若是漢默逃跑成功了,他們一定沒好日子過……

毫無理性地仇視德國人,這種心態與納粹何異?
「當他們害怕或手腳被炸斷時,是個只會哭著找媽媽的孩子……」日夜相處下,士官長卡爾也開始對少年產生不忍。好不容易清完地雷了,14名少年只剩4名倖存者,丹麥軍方高層卻違背承諾,將少年送往另一片更險惡的海灘拆彈。士官長卡爾雖然想拯救他們,卻被高層冷眼:記住他們做過什麼,他們不拆,我們就得自己拆!

電影的最後,少年到底有沒有成功回家?其實頗有想像空間,卻也在一片絕望中,保留一點點希望,讓觀眾知道美好未來並不只是「令人作嘔的幻想」

《拆彈少年》翻轉了「德國是加害者、大家都是受害者」的刻板印象,讓人深深反思:電影裡的德國戰俘少年,一心渴望能回家見媽媽,這樣微小的心願卻在一次次的爆炸聲裡灰飛煙滅,電影裡的丹麥人則是把少年戰俘當成希特勒來仇恨,毫無理性地想置他們於死地,「誰叫你是德國人」——這種心態與納粹何異?

戰爭中,真的有「贏家」嗎?戰爭最可怕的,不只是戰場上逝去的無數生命,更包括人在戰時失去理性導致的瘋狂若戰事再延長十年,這群純真的少年,是否會成為另一批毫無人性的納粹?答案令人不寒而慄……
觀看《諾曼第登陸》、《搶救雷恩大兵》這類盟軍角度的歷史電影時,或許我們也該看看《拆彈少年》這種,屬於戰敗者的血淚真實,而無論歷史是否由勝利者書寫,戰爭帶來的傷痛,都將深深地,刻印在每個人心中。
電影《拆彈少年》於113日(五)上映。(風傳媒20170110


1 則留言:

  1. 衷心禱告戰事不起 人類能和平渡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