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6-11

美國外交電文中的「中國難民」

Remark
轉引1949的歷史文獻,不代表2016的台灣事實。

選後,在一次與立委助理群的討論中,年輕的助理提及對「中國難民」一詞的震撼。當時,我正色以告:早在1949年美國外交電文中就此用此語。助理半信半疑,心中的OS大概是「這位歐吉桑在講什麼?懂什麼現代用語!」


援就近日之社會事件,轉摘Taimocracy所翻譯美國1949年外交電文有關中國難民、大陸難民或難民之段落。

25處。——見《福爾摩沙:1949



119日:國安會執行秘書致國安會之便箋之附件NSC 37/1〈有關美國對福爾摩沙立場之國安會報告〉「陳誠他所面對的最大困難是,從大陸湧入的難民政客與軍閥。」「對於大量大陸難民湧入、以及加重島上經濟負荷等等的後續效應,美國不可能不聞不問。

23日,國安會執行秘書 Souers 致國安會之短箋NSC 37/2〈美國當前對福爾摩沙之立場〉之附件〈國安會關於美國當前對福爾摩沙立場之報告〉「對於大量大陸難民湧入、以及加重島上經濟負荷等等的後續效應,美國不可能不聞不問。」「盡一切努力阻止大陸難民繼續湧入。
218日,國務卿致國安會執行秘書 Souers 之備忘錄之附件〈主題:美國當前對福爾摩沙之立場〉:「盡一切努力阻止大陸難民繼續湧入。

31NSC 37/5〈有關福爾摩沙之附帶措施〉之附件〈針對福爾摩沙之附帶措施,國安會報告草案〉:「盡一切努力阻止大陸難民繼續湧入。」
36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 Acheson 之電報:「因為陳誠是蔣元帥的人也無法阻止中國難民湧入台灣,雖然目前對大宗移民已有查核動作。

415日,國務卿致駐台北領事 Edgar 之電報:「大量的難民湧入,使福爾摩沙人的感覺更加惡劣,造成社會不安定,繼而給予共產黨機會。
425日,國務卿致駐廣州總領事 Ludden 之電報:「國務院憂心難民潮,但不知由您提醒 Governor,是否可行?」「為了避免不良後果,必須限制難民人數。
429ECA中國計劃部門主任 Cleveland 致國務院遠東事務局局長 Butterworth 信件之附件〈ECA中國分署代理分署長 Griffin ECA中國計劃部門主任 Cleveland 之信件〉:「福爾摩沙已成為蔣親信部隊的難民營,他們控制這個島。

53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電報:「Edgar 與我已經透過吳國禎(政府現在都聽他的)表明:大陸難民再繼續湧入,將對福爾摩沙的政治、經濟不利。
56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 Acheson 之電報:「如要組織亟需的開明、有效率的政府,陳誠缺乏這樣的人格特質。而且,因為陳是蔣元帥的人也無法阻止中國難民湧入台灣,雖然目前對大宗移民已有查核動作。
54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電報:「突然與中國的市場及供應源頭切割,再加上最近不事生產的大量難民,將加劇上個月已經開始的通貨膨脹。
59日,國務卿致駐台北領事 Edgar 電報:「擔憂大陸混亂是否會蔓延至台灣,譬如您曾提及的難民潮;
513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電報:「Governor 回答他也很關切此事,但認為難民潮已在控制之下,許多都只是過境而已。
517日,駐台北領事 Edgar 致國務卿電報:「台北市長關切「毫無控管」的難民潮將在此造成的治安問題。
518日,國務卿致國安會執行秘書 Souers 之備忘錄〈NSC 37/2, 37/5的執行〉:「在國務院的指示下,Merchant 先生已經口頭上非正式告知一位福爾摩沙高官:陸續湧入的大陸難民潮將危害福爾摩沙的政治,且不利於經濟。

630日,國務卿致駐台北領事 Edgar電報之附件,政策規劃局局長 Kennan 之備忘錄〈美國對台澎之政策〉:「我們可能終須面對的任務是:以武力將中國軍隊及難民趕回大陸。」與〈有關台澎的可能行動〉:「應該通知蔣元帥,如果他想留在島上,我們可以給他政治難民的身分。

84日國務院致國安會執行秘書 Souers 之備忘錄 NSC 37/64段:「NSC 37/5 批准之後,島上主要的情勢變動如下:(1) 又再度湧入大量的大陸難民與軍隊,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我們告知福爾摩沙的 Governor,美國嚴重關切不斷湧進的大陸難民與軍心渙散的部隊。

97日,駐台北總領事 Macdonald 致國務卿453電報,載明:「有錢的中國難民則繼續逃亡,離開此島。
99日,中國事務組助理組長 Freeman 之對話備忘錄「在南京與上海淪陷造成大量政治難民與軍隊湧入台灣之後,國務院請NME(國家軍事機構)再度審視福爾摩沙的地位。

106日,美國國安會NSC 37/8《美國對福爾摩沙之立場》,第5段提及「擁有自然資源的福爾摩沙,如果治理得當,經濟也幾可自給自足,雖然目前大量湧入的難民與軍隊使得現況有些吃力。」第6段「目前難民與軍隊大量湧入此島,也在本土福爾摩沙人之間造成許多令人不安的動盪現象。
1028日國務卿Acheson致駐中國代辦 Strong 之電報「美國向來嚴重關切台灣前一段時間的苛政,而目前難民與軍隊大量湧入此島。

113日駐台北總領事 Macdonald 致國務卿電報:「我提及數月前開始來自大陸的大量軍隊與難民,是造成警訊的緣由。
115日,駐台北總領事 Macdonald 致國務卿電報:「我們也注意到,雖然軍隊與難民大量湧入,
119日,駐台北總領事 Macdonald 致國務卿電報:「至於之前引起許多關切的大量難民,已經採取審查,並以限制入境的法規將數量降至最低。因為大量難民造成的糧食短缺,已由糧食增產抵銷。

1229日,國務卿之對話備忘錄:「有這些懷著敵意的人民、塞爆的難民、貪腐的政府,就算吳國禎被拱出來當門面,我們極可能還是會看到當年搞丟大陸的過程再度重演。


4 則留言:

  1. 貼得正是時候!!!!!!!

    請看我的非死不可
    歡迎大家批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38415856172087&id=100000110575844&comment_id=1338431789503827&notif_t=like&notif_id=1465703842934350

    回覆刪除
  2. 轉進落跑流亡,何來光榮之有?若只因為參與過戰事就稱為榮民,那巴勒斯坦難民也可以稱為巴勒斯坦榮民。

    中國難民算是很中性的事實描述,若對這個稱呼感到震撼,不是被嚴重洗腦,就是人文歷史常識不足。

    洪素珠事件根本是照妖鏡,同樣種族歧視的字眼,用在岩里政男,青山文哲就是愛國正義.....

    回覆刪除

    回覆刪除
  3. アメリカさん!アメリカさん!
    亞美利卡桑!亞美利卡桑!」
    AMERIKA-SAN! AMERIKA-SAN!
    降伏式典が済んだ後の、台北市の田園地帯を歩くところだった。坊やが走り出して、田んぼの中に飛び去った。警告を伝えるに焦って、お母さんへ急いだ。お母さんが娘連れに畦を駆け込んで、道路に辿り着いた。親子が広い藁帽子を脱ぎながら、頭を下げた。何度も私に向かってお辞儀を繰り返しました。「アメリカさん!アメリカさん!」と話しかけて、アメリカの達成に日本語で感謝を表した。
    受降儀式完了後,當我在台北的鄉下走路,看到一個小孩跑入稻田,去警告媽媽。母親帶著女兒趕緊地跑田埂上來。母子爬到道路上 ,脫下寬草帽,連連鞠躬,歡迎我為「亞美利卡桑!亞美利卡桑!」 - 「美國先生」 - 並「為了美國的成就」用日語感謝我。
    Just after the formal surrender, I was walking in the countryside near Taipei when I saw a child run into the field to alert his mother. She hastened to the embankment, bringing her daughters. Clambering to the road and removing wide straw hats they bowed again and again, hailing me as "Amerika-san! Amerika-san!" -- "Mr. America" -- AND THANKING ME IN JAPANESE "for what America has done."
    (Formosa Betrayed; Ch. IV - Americans in uniform; http://www.romanization.com/books/formosabetrayed/index.html)

    回覆刪除
  4. 華夏子孫應當有種寧折不彎的品性,可惜····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