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10-29

美台國防工業會議與軍售○王悅年 at 洞見(2015.10.27)

Comment
中央社報導Denmak的發言,有趣的部分是這個: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510060140-1.aspx
「中國大陸向來反對美國「軍售」台灣,是因軍售較具有「主權國家」的象徵意涵。 對於台灣的募兵制,與會者還轉述,鄧志強也以美國的募兵制舉例直言,這是昂貴又耗時的制度。 與會者還說,鄧志強也建議美國國防廠商,大型、昂貴的現成軍備日益不符合台灣的軍購需求,而鼓勵美國企業技術轉移、讓台灣可在地組裝,是可發展方向。

據了解,他還建議,台灣須調整為機動、可存活、具彈性且可調適的兵力規模與結構,在現有軍事優勢完全喪失前、未雨綢繆新能力;台灣的國防轉型應走向聯合作戰系統,而台美合作領域包括聯合準則、協同作戰能力,可更貼近實際訓練,建立台灣可靠可見的嚇阻力。」

換言之,反對募兵、可提供國防技術(增加本地就業)、發展新能力(台美作戰聯合準則)等,是美方關切重點。


美台國防工業會議與軍售○王悅年 at 洞見(2015.10.27)
一年一度的美台國防工業會議在106日落幕,什麼是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美國與台灣的國防工業合作很密切嗎?今年會議當中談了什麼議題?又為什麼有人說年底美國要宣佈對台軍售?這些問題看似互相獨立,卻又環環相扣,亞太局勢瞬息萬變,讓我們應該更加了解自身處境,本文將提出簡易解析。

什麼是美台國防工業會議?
美台商業協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簡稱美台商會)成立於1976年,以推廣雙邊貿易交流為目的,會員在美國與台灣具有經濟利益,也因為政商關係被認為是最具影響力的民間組織之一。

「美台國防工業會議」(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2002起每年由美台商會舉辦的國防會議,讓雙方產官學界在同一平台上對話,第一屆稱為「美台國防高峰會議(U.S.-Taiwan Defense Summit),藉由其民間性質,促成我國國防部部長自1979年斷交以來首度正式訪美,並與時任美國國防部副部長Paul Wolfowitz達成歷史性會面,但因北京傳達強烈不滿,故在2003年更名為「國防工業會議」並沿用至今。我方除2002年與2008年由部長親自出席外,其餘均由副部長代表,美方人選層級則較無固定

美台國防工業關係很密切嗎?
台灣一向是武器進口大國,根據英國IHS Jane’s統計指出,2014年我國總計進口約價值21.6億美金的武器,在全世界排名第五名,而絕大多數來源國為美國,2013年台灣更是美國第二大的武器出口國,僅次於土耳其,交億金額約19.4億美金

早期華盛頓根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Sino-American Mutual Defense Treaty)協防台灣,爾後透過《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與《六項保證(Six Assurances)給予協助。台灣軍購不但對美採購,國造武器也看得到美台合作身影。如成功級巡防艦是按照美軍派里級巡防艦(Oliver Hazard Perry Class Frigate)進行修改之成果;F-CK-1經國號戰機與諾斯洛普推銷失敗的F-20有濃厚親戚關係;甚至「2015台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讓眾人眼睛為之一亮,但相關人員對細節保密到家的「大型無人機系統」,說是美軍MQ-9翻版也不為過

在美國扶植下,台灣各項國防產業漸漸進步。這幾年來,三軍更提出一系列兵力整建計畫,在在都需要美國國防承包商協助,龐大商機自然不容忽視。也因為這樣,在華盛頓擁有極高政治影響力的軍火商,向來與台灣維持良好互動

今年談了什麼議題?
2015年舉行第14屆會議,美國由國防部主管亞太事務的副助理部長Abraham Denmark出席,另有蘭德(RAND)公司、諾斯洛普格魯曼(Northrop Grumman)、雷神(Raytheon)與相關智庫代表等等;台灣方面由國防部軍備副部長劉震武上將率團,隨行廠商包含台灣國際造船、漢翔航空工業與趨勢科技在內的二十一家重點產業,固定與會的在野黨代表則由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前往。

值得一提的是,因台灣明年極有可能產生政黨輪替,美方對此勢必關注。第一場次會議即以「2016年選舉對台灣防衛態勢的影響(The 2016 Elections: Potential Impact on Taiwan’s Defense Posture)為題;第二與第三場為通論面向,第四場關注防空系統,第五場則論及潛艦

近年來,潛艦議題再度於美台國防工業會議受到關注,尤其亞太各國新型潛艦陸續成軍,我國僅有兩艘潛艦具有實戰能力,數量上嚴重不足,潛艦國造在各方宣示下勢在必行。今年會議中,Denmark就建議美國國防業者可以移轉更多技術(know-how)給台灣在當地組裝武器系統,潛艦國造是否會受惠於這樣的政策宣示,值得關注。

除了潛艦外,下一代戰機也是重大議題,劉震武表示其需要具備「匿蹤」、「垂直起降」、「視距外」等能力。綜觀國際市場,僅有美國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F-35B符合這樣條件。但F-35B離量產化還有一段距離,目前單價也超過一億美金,量產後還需先行消化大批現有訂單。更況且,美國2011年宣佈的58.5億美金F-16升級案軍售,試驗機甫於近日在美國試飛成功,升級工程即將展開,預計2022年執行完畢,使我國成為全球第一個操作最新型F-16V的國家。因此,不論是就政治、武器,或財政面向,短期內台灣下一代戰機計畫仍較為受限。

下一波軍售在年底?
曾任美國國防部中國科科長的2049計畫研究室(Project 2049 Institute)執行董事Mark Stokes與美台商會會長Rupert Hammond-Chambers近期皆不約而同表示:年底可能是一個歐巴馬政府宣布對台軍售的時機。後者更具體指出軍售金額將在20億美金以下

慣例上,美國總統每一任期均會對台軍售,歐巴馬第一任共宣佈包含愛國者三型防空飛彈、UH-60M通用直升機以及F-16升級案等等超過100億美金的軍售;惟獨,第二任任期至今僅以單艘2000萬美金之價格出售四艘退役的派里級巡防艦,層級偏低讓許多人認為歐巴馬卸任前,應該還會有一次對台軍售

本文猜測,下次軍售可能的出售項目為:AAV-7兩棲突擊車、MH-60R反潛直升機、派里級巡防艦使用的AN/SQR-19拖曳聲納,以及例行的彈藥補保與系統更新等。因美國將於明年118日舉行總統選舉,敏感程度上較高之裝備,要留待2017年就任的新政府決定,這次並不會讓台灣有「驚喜」的感覺。

國軍的AAV-7兩棲突擊車,目前海軍陸戰隊擁有54輛,但在數量上無法完全取代服役數十年的LVTP-5,故近年來亟欲尋求第二批的出售機會。

隨著中國崛起,對於區域威脅日益增加。明年極有可能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在兩岸議題上提出「維持現狀」主張,適度向中間靠攏;外交政策則拉攏美日同盟,接連出訪美國與日本,成果豐碩;同時,蔡英文在民進黨黨慶外交酒會發表「新南向政策」欲強化與印度的關係,頗有呼應美國「印亞太」(Indo-Asia Pacific)戰略之態勢


自今年春天以來,關於台灣參與環太平洋軍演(RIMPAC)與紅旗軍演(Exercise Red Flag)的訊息更趨具體;九月日本通過新安保法,進一步邁向正常化國家;十月美國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艦進駐日本橫須賀完成換防;前幾日更傳出美軍軍艦將駛入南海中國違法造島的12海浬水域。面對瞬息萬變的亞太局勢,台灣處於東亞地緣樞紐,自然無法置身事外,我們將扮演何種角色?該負擔何種責任?這不僅是下屆總統將面臨的重大挑戰,更是所有台灣人民應跳脫藍綠紛爭,共同關注之首要課題。

2 則留言:

  1. 實在很討厭"藍綠紛爭"這個詞,什麼是藍綠?如果是指國民黨和民進黨,在野黨監督執政黨怎麼會是紛爭?如果是指獨立和統一,台灣人民有權力決定台灣的未來。現在很多人裝中立說不要藍綠鬥爭,他們不管政治,不思考台灣的未來,也不管國民黨控制大部份軍公教警情治媒體司法,民進黨要怎麼鬥?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已經有許多人,以年青年為主,逐漸擴及中古人,在努力脫離藍綠泥淖。

      我個人認為,藍綠是從國會的「甲級動員」開始。
      過去,國會的「甲級動員」僅在類似核電廠預算之類的案件才出現。
      現在,卻常常「甲級動員」。

      甲級動員,就是「沒啥好說的,舉手就對了」,所以變成藍綠,一個是非題,而不是討論與妥協的多選題或申論題。

      依據我的記憶,不斷的甲級動員,應該從連戰與阿扁的會面失敗開始。
      連戰是藍綠惡鬥的始作俑者,但打臉連戰的,促使連戰抓狂的,卻是阿扁與連戰會面中,張俊雄的躁進廢核宣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