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8-13

月經○Vivian Wu at FB (2015.08.11)

Comment
不僅「中華文化的優越性」是學習來的,包括「月經羞辱」反應,也是學習來的。

一次,在大阪幫忙買衛生棉。拿了去結帳,結果媽媽桑店員,狠狠瞪著我,一把搶過來。換上架子上包上紙袋的那一個。才開始結帳。


當時完全理解,也完全不解!
理解的是她為何生氣。
不解的是,禮貌的日本店員,為何仍不敵文化制約反應?

女性生養下一代。人類學上,男性對此甚為不解也很懼怕。有關生殖的種種,從而成為男系社會的禁忌。


今天有則頗有趣的新聞,一個26歲的英國女生琪蘭(Kiran Gandhi)日前參加倫敦馬拉松時正好遇到月經來潮,但她不放棄參賽,甚至還決定來個小小的社會實驗:她跑完全程,不使用棉條、衛生棉或任何衛生用品,任經血自由流下,染紅了她的褲子。

我看到蘋果跟ETToday都報了,但是老實說內容都寫得不好,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詞語(例如蘋果說她是為了對抗性別主義,東森說她是為了倡議女權主義),然後底下的留言自然是有些慘不忍睹。國外的報導中,赫芬頓郵報的內容頗為友善,但底下的留言也偏向負面,其他則多半蒐集了正反面的網友意見(不過似乎以反面居多),而且大家都一直強調她是哈佛商學院的(攤)。

所以我個人會推薦,與其讀新聞,不如讀這個女生自己的部落格文章,其中很仔細地分享了她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https://goo.gl/QlkE0H

在討論這行動到底有沒有「意義」之前,當然要先來了解一下,她究竟為什麼這麼做。根據她的部落格文章內容,理由有兩個:第一,她認為這個社會建立了一個「月經羞辱」(Period-shaming)的文化,而這又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女生經常被教導月經是不應該被拿出來公開討論的事情,面對月經,我們應該越隱晦越好,最好假裝月經不存在;除此之外,在許多文化裡,月經還是被視為不潔的,月經來潮的女人受到很多限制(例如不准進入廟宇)。第二,在已開發國家把衛生棉和棉條等衛生用品視為理所當然之際,世界上仍有很多女性無從取得這些資源(或是如她文中舉得例子,美國國內有許多女性生活在貧窮線下,而衛生棉/棉條的費用並不包含在食物券裡。)

所以琪蘭這麼做,不是因為她很喜歡洗褲子,也不是她從此以後要倡導全球女性都不要再使用棉條跟衛生棉,而是希望透過這樣的行動,點出這個這兩個議題:一是社會對女性月經的貶低和無視,另一是衛生條件的不平等。
我個人覺得這兩件事情都並非無中生有,這樣的行動也確實帶動了話題,更有機會帶我們檢視經常和月經連結在一起的「骯髒」和「噁心」感。事實上有趣的事情是,琪蘭想要對抗的是「月經羞辱」,而很多不同意她的留言的內容往往是,「這個社會裡哪有月經羞辱這種事,但你這樣真的很噁心有礙觀瞻耶!」

女人之於月經一直被要求某種程度的隱諱,儘管月經佔了女人一生中7%-10%的時間(請參考這個超棒的影片:https://goo.gl/Zkn9Gp)。光是從語言就可以看出來,台灣女生不知道發明了多少用來代理月經的詞彙,從大姨媽、好朋友、小紅、小月、月月到那個(到底是哪個?),根本是一個佛地魔的概念。更別提每次去買衛生棉/棉條,一定會有店員問你,需要紙袋嗎?好像你抓著一包衛生棉在街上走是一件多丟臉的事情一樣。或是我們總是被教導丟棄衛生棉的時候一定要團團包好,因為看到沾滿血的衛生棉是一件很噁心的事情(儘管在女廁垃圾桶裡看到沾血衛生棉難道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嗎?)。又或者是幫女伴買衛生用品變成一個好男人的標記,不也是因為我們把男人買衛生棉視為一件極度羞恥的事情?

然後在許多文化中,經期的女人總是受到許多限制,例如不能去拜拜(https://goo.gl/YXIcAg);例如在尼泊爾的某些村落裡,仍留傳著名為「潮帕蒂」的習俗,也就是婦女在月經來潮時,會被禁止使用公共水源、觸摸牲口、參加婚禮等社交活動,甚至不能在自己的家中過夜(https://goo.gl/WMYmUq);印度也是一樣,女性的月經仍被視為不潔與骯髒,圍繞著許多禁忌(http://goo.gl/JQNdw5)。

還有,大家可能也還沒忘記,不久以前,Instagram才刪除了一張女攝影師露出褲子上一點紅的照片。
很多反對琪蘭行動的人認為像她這樣,任經血恣意流出,很不衛生、很噁心、很髒、很不禮貌、令人不愉快,「和女性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這樣說。有些女孩說,這樣不會黏黏的不舒服嗎?或是這樣要洗褲子很麻煩耶!關於後者這種比較「將心比心」的「質疑」,我想答案很簡單,那是琪蘭自己的身體,她覺得怎樣比較舒服最重要。對於琪蘭來說,也許夾著棉條跑步比較不舒服,也許讓衛生棉的兩側磨擦著大腿比較不舒服,也許她覺得,這樣洗一次褲子很值得,而她想奮鬥的,就是我們不要再用「這樣比較整齊/比較文明」的態度來看到每個女人怎麼和自己的月經共處。

至於面對那些「噁心骯髒說」,我只想說,如果今天琪蘭是跑步跑到一半跌倒造成手臂或大腿擦傷流血,但她卻選擇不包紮,讓血恣意橫流,我想我們的反應一定會很不同。一定會很多人稱讚她勇敢、堅定,而不會有人說,天啊,你居然讓大家看到你手臂流的血,多麼噁心!(雖然或許會有些人很擔心她不包紮會造成傷口感染啦!)

此外,如前所說,琪蘭的焦點並非倡議女人從此以後都不要再用棉條或衛生棉了。除了提醒大家想想,為什麼我們覺得經血那麼噁心、為什麼我們這麼怕看到經血以外,她更希望大家留意到全球衛生條件的不平等,很多女人在經期無法獲得應有的照護(講到這個自然就要提到,台灣女生林念慈在尼泊爾創立的「棉樂悅事」布衛生棉工坊:http://goo.gl/1dFxOp)。或者我們可以更進一步想想,這種覺得沾到經血的東西就應該被丟掉(所以衛生棉和棉條是進步與乾淨)的態度,又是從哪裡來的?這幾年像布衛生棉和月亮杯這樣的產品已經越來越受到注目,一部分固然是基於環保,但另一方面這些用品也教女人不再把經血視為敬而遠之的東西,在倒月亮杯和洗布衛生棉的同時,或許我們可以跟自己的身體更親近一些(例如我完全不知道原來每次經期的量才一個量杯而已啊),也更理解經血的正面力量(例如朋友的朋友說,拿洗布衛生棉的水澆花,花長得超好的唷!)

看過衛生棉廣告的人大概都知道,白褲子是女人月經來時最大的「挑戰/惡夢」,不論是白褲子或是女主角突然站起來,這些廣告傳遞出來的訊息其實就是,別人有可能知道你月經來了,而那是很糟糕的事情。我每次月經來出門都很不自在,擔心測漏、擔心弄髒衣褲,擔心丟臉,我小時候甚至曾經擔心過旁邊的人會聞到經血的味道然後發現我月經來了。可是我到底在擔心甚麼呢?就算我真的月經來了又怎樣呢?就算衣褲真的髒了,除了擔心血跡乾掉之後難洗以外,到底我有甚麼好不好意思的呢?

很多留言說,琪蘭難道不能用其他的方式引起大家對這些議題的關注嗎?一定要用這麼不舒爽的方式嗎?只是如果我們連看到那一點點經血都覺得如此不自在,我們是要如何開口討論這些議題呢?

另一種讓我很煩惱的留言是,女孩們說著,「我是女生,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因為月經來而被羞辱了,我身旁的男人也都很樂意幫我買衛生棉。」面對這種,我還是那老話一句,就算我們沒有親身感到壓迫,也不代表壓迫不存在啊。

不過,如果要說這行動讓我有甚麼遲疑的話,唯一擔心的是大概是會演變成另一種「凱特與坐月子」的討論風潮,也就是會有男人大言不慚的說,「欸你看英國女生月經來都可以去跑馬拉松了,你是為什麼不能工作/煮飯?」(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耶怎麼辦>""<)所以只好苦心叮嚀一下:琪蘭因為不想放棄一年來的訓練成果,所以當天在評估之後,決定照跑不誤,但這不代表其他女人的經痛都是假裝的。經血不噁心,但經痛起來是真的要人命的。

底下附上報導連結(讀留言前請三思):
1.
赫芬頓郵報:http://goo.gl/NJH8D9
2.
英國網站Mirrorhttp://goo.gl/E8Wbi2
3.
蘋果日報:http://goo.gl/6OSbfD
4.
東森新聞雲:http://goo.gl/uEjfhH


4 則留言:

  1. Nothing discussion on infection which is more crucial for female. BTW, if showing period blood was fine, how about other mucus? Can we let yellow liquid sticking on our nose? For some people, they have more than 10% of their lives having such issues, and mucus is as natural as period blood.

    回覆刪除
  2. 月經跟糞尿汗等一樣都是身體排出的穢物,如果流在腳上可以稱為解放或尊重,那又有什麼立場批憑支那人隨地「解放」?在腿上就不會滴到地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汗與經血排出體外,不受意志控制。扯到糞尿,是因為在人體位置相近的關係? 若如此,那跟性的羞恥感又似乎類似。

      刪除
    2. 汗與經血的排出都屬有感,可以處理、移除,處理不當、未加移除也會有個人與公共衛生的後果。。糞尿的意志控制亦屬有限,所以憋不住常常是隨地便溺者的藉口。這樣要說人類社會對於後者有排泄物的羞恥感?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