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8-13

終戰史實 吐槽 愚民課綱

【孿生文章】

每到終戰紀念馬英九便大吹法螺,但馬所謂的「抗戰勝利」與課綱不值識者一笑。


盟軍以〈總命令第一號〉授權「蔣介石元帥」受降後,蔣不僅以如〈軍字第31號〉禁止日軍向非其所指定者投降,更利用日軍負責各地治安,甚至以如〈中字第16號〉要已繳械的日軍代為於張家口抵禦蘇聯軍南下[1] 馬何曾面對過此「勝利」真相?

負責山西受降的閻錫山出身於日本士官學校,在蒙古軍司令兼北支那軍總司令根本博認可下,以安全遣返日本數萬日本軍民為條件,命令日本第一軍司令澄田睞四郎徵求其部下,以自願軍名義組成「合謀社」(後改為特務團)訓練閻錫山部隊,並替國府打了三年半的國共內戰[2] 馬的課綱能包容這史實?

蔣介石原本抗拒日軍參與內戰,但戰後敵友立場瞬息萬變。國民黨節節敗退,蔣不但呼應前陸軍大臣宇垣一成為重建日本軍所設想的「東亞聯盟軍」而高唱「國際反共同盟軍」,還招募岡村寧次等日本將校幫其訓練軍隊、駐守台灣而成為白團。主導擴大中日戰爭的服部卓四郎還來台擔任白團教官[3] 郝柏村本是白團富田直亮訓練出來的黨版皇軍[4],現在大罵別人皇民,豈非忘恩負義?

宇垣一成雖被公職追放直到1952年才解除,但宇垣與盟軍總部(GHQ)負責情報安全的G-2Charles A. Willoughby少將之軍事合作則未曾中斷。GHQ透過宇垣機關,統整河邊機關(治安)、有末機關(情報)、服部機關(軍事)與KATO機關,靈活運用日本軍的反共能量,活動預算也由G-2提供。[5] 宇垣、根本搏、岡村寧次等人未被軍事法庭判刑其理在此。課綱真敢能處理小中華大日本的水乳交融?

歷史絕無標準答案,簡化的教科書只能教出幼稚盲動的群眾,而非現代公民。要年輕人在網路時代的激烈競爭中屹立不搖,唯一可行的歷史教學就是花亦芬教授所言:專注歷史轉折處,允許多元觀點存在、開放討論;藉此培養學生綜理全局、邏輯推導的能力

歷史不可如硬碟般背誦教條,更不該為憲法或政治服務。但黨國權貴的三代榮華,本建立在愚民教科書的基礎上。他們強推復古課綱,真相不就大白了!




[1]  見中日文化經濟協會編,《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部處理日本投降檔彙編》(下卷),(台北:1969
[2]  閻錫山以留下一定比例的日軍,否則全體不准回國為要脅。有馬哲夫著、《1949年の大東亜共栄圏:自主防衛への終わらざる戦い》、新潮社(東京:2014pp.14-35
[3]  野島剛著,蘆荻譯《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台北:2015),p.320
[4]  1966年白團解散的歡送宴是郝柏村負責承辦,可見其與白團關係之深。《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p.346
[5]  KATO機關整合了:兒玉(譽士夫)機關、田中(隆吉)機關、川(源七)機關、岩畔(豪雄)機關等,其對口機關是GHQ下的「美軍特別情報課」(POPOV)。見馬哲夫著、《1949年の大東亜共栄圏:自主防衛への終わらざる戦い》、新潮社(東京:2014p.58p.73

2 則留言:

  1.   一號命令是命令特定區域日軍向老蔣投降,也就是說,命令是下給日軍的,並不是下給老蔣的,既然不是下給老蔣的,所謂授權之說就是無稽之談。
      
      實際上,麥克阿瑟作為盟軍統帥,地位當然是在盟國領袖之下的,當初任命麥克阿瑟為盟軍統帥,就是羅斯福徵求了包括蔣介石在內的盟國領袖才做出決定的(這是有歷史記載的)。一些人出於對蔣介石國民黨的憎惡,極力貶低其地位,往往做出扭曲事實的論述,這是很不專業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多讀書,用演辯社的技巧,無能成其大。

      數年前,當我第一次看到蔣介石戰後瞬間處理的手法,讚嘆不已。
      認為其是真正的權力玩家。
      是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者。

      這篇文章哪裡在詆毀蔣介石(那時的決斷)?
      譏諷的是大兵與小兵。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