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8-04

不要把「世界史」扭曲簡化為「外國史」 – 以「柔性課綱」打造適合台灣的教育—1/6 ○花亦芬 at 歷史學柑仔店(2015.07)

Comment
花老師,在83日學生與吳思華的會面中,見到吳思華胡說八道,說了「部長,照樣我們就沒有辦法幫你了!」
吳思華心中的OS大概是「我是部長,你老幾?」於是翻了經典的白眼。


花老師以下的文章,其實在點出什麼叫做先進、文明。又,什麼叫做野蠻的中華!
這不是一場高中生的戰爭,這是台灣未來生命力是不是仍舊要淪陷在酸腐的文化中。

【相關閱讀】


不要把「世界史」扭曲簡化為「外國史」以「柔性課綱」打造適合台灣的教育—1/6 花亦芬 at 歷史學柑仔店(2015.07)
二十一世紀國民歷史教育的寧靜革命
今年613日,正當台灣高中生為教育部執意推動微調課綱走上街頭抗爭時,BBC 新聞週刊登出一篇文章:〈沒有遊戲空間、卻有墳場的校園〉(The schools that had cemeteries instead of playgrounds)。[1] 這是有關加拿大原住民法官要求將過去他們在教育與文化上被迫害的歷史,納入加拿大教科書內容的報導。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於2015 6月初針對原住民學童在寄宿學校受虐歷史公布的調查結案報告簡要版。(資料來源:http://www.trc.ca/websites/trcinstitution/File/2015/Findings/Exec_Summary_2015_05_31_web_o.pdf

事情的起源是有關1880年代至1990年代,約有一萬五千名加拿大原住民小孩被送到特定寄宿學校就讀,斷絕他們與自己原生部落的接觸。在寄宿學校裡,原住民學童心理上卻受到相當多打擊,有些甚至被性侵害。七年前,加拿大政府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2] 在原住民法官Murray Sinclair 主持下,對這個被他稱為「加拿大歷史上最黑暗、最棘手的篇章之一」進行深入調查。[3]

調查結果顯示,過去一世紀以來,有六千名學童在加拿大寄宿學校受到不人道對待,因長期營養不良而過世。然而,校方卻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將這些學童直接埋葬在校園裡。倖存下來的學童則因與家庭、族語以及自己部落文化長期隔離,往往無法回答一些相當簡單的問題,例如:「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裡?我是誰?」。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結案報告裡收錄的照片:住在寄宿學校的原住民學生。(資料來源:http://www.trc.ca/websites/trcinstitution/File/2015/Findings/Exec_Summary_2015_05_31_web_o.pdf, p. 2.

透過大規模的訪談與深入調查,Sinclair法官最後做出判決,認定這是「文化滅絕」(Cultural genocide

為了促進原住民與加拿大社會真正的和解,Sinclair法官列出94項具體行動建議,作為「和解前提」。[4] 62項希望加拿大各級學校能將原住民歷史納入教材;第63項則建議,針對這段原住民在寄宿學校被迫害的慘痛歷史,加拿大教育部每年應定期追蹤檢視學校提供的教材內容是否恰當。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結案報告裡,Sinclair法官建議在教育上應採取的具體行動,作為和解的前提。(資料來源:http://www.trc.ca/websites/trcinstitution/File/2015/Findings/Exec_Summary_2015_05_31_web_o.pdf, pp. 289-290.

過去二十幾年來,不少民主政治比較成熟、多元、且上軌道的國家,對於國民歷史教育應該提供什麼樣的內容與價值思考,正在經歷一場寧靜革命。歷史教育從二戰之前喜歡強調「文化根源」、「我者/他者之分」,到現在積極轉向與「普世價值」對話。

反省自己國家過往歷史曾有過的不堪,不再被視為有損國家形象與顏面。歷史教育越來越與建構多元民主、以及鞏固公民社會基礎的努力一起攜手前進。

瑞典政府為何發表白皮書,揭露自己國家的不堪?
與加拿大同樣的情況,去年也發生在瑞典。

20143月,瑞典政府發表《二十世紀初瑞典如何迫害吉普賽人並剝削他們應有權利白皮書》(White Paper on abuses and rights violations of Roma during the 1900s),揭露瑞典在1900年代迫害吉普賽人(Roma)不堪的過往。透過歷史研究與口述訪談,這本白皮書不只清楚寫出,吉普賽人過往曾遭受過何種不人性的待遇;瑞典政府親自出面發表這本白皮書的目的,更是為了確保吉普賽人可以根據法定受保護的少數族群(a national minority)身份,安心地在瑞典與主流社會人群平等相處[5]

Source: “White Paper on abuses and rights violations of Roma during the 1900s, A14.003,” from the Website of Government Offices of Sweden. http://www.government.se/contentassets/f3ad3ec663cf49a4abd75eed2a53f560/white-paper-on-abuses-and-rights-violations-of-roma-during-the-1900s-a14.003.

今年,瑞典文化與民主部(Ministry of Culture and Democracy)更將上述白皮書改以書籍形式出版,名為:《被掩蓋的陰暗史:二十世紀瑞典如何迫害吉普賽人並剝削他們應有權利白皮書》(The Dark Unknown History: White Paper on abuses and rights violations of Roma in the 20th Century),提供社會大眾免費索取。

《被掩蓋的陰暗史:二十世紀瑞典如何迫害吉普賽人並剝削他們應得權利白皮書》
(資料來源:http://www.government.se/contentassets/eab06c1ac82b476586f928931cfc8238/the-dark-unknown-history---white-paper-on-abuses-and-rights-violations-against-roma-in-the-20th-century-ds-20148

根據「民主多元」核心價值以及歐盟憲章規定的「少數族群語言保護法」,瑞典眾議院(Riksdag)在1999/2000 年通過「保護國內弱勢族群法」,將吉普賽人的語言文化納入國民教育內容。然而,在學者專家體檢後,發現教科書對相關內容的敘述、以及補充教材的編寫做得仍不夠完善。[6] 因此,瑞典文化與民主部委託學者專家以及人權公民團體,合力寫下這本白皮書,作為政府與公民團體接下來推動,讓吉普賽人直接參與有關他們自己歷史語言文化教材編寫的工作[7]

國民教育裡的「歷史」究竟該教什麼?
從以上加拿大與瑞典兩個例子可以清楚看到,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較為成熟的國家,越來越將歷史教科書應涵蓋的內容,往公平正義、民主多元、照顧弱勢群體等普世價值方向推進。為了確實將這些價值具體落實在歷史教育裡,這些國家勢必得面對自己曾經有過的、難堪的過往。然而,他們的政府並不因此迴避這些挑戰,反而一致選擇,勇敢誠實面對

哪個國家沒有不堪的過去?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了,更何況是國家?問題只在於,願不願意坦誠面對,積極反省,並且願意真心追求和解。


柏林的馬路,路邊鑲著記載受迫害猶太人生平與受迫害簡史的「紀念石」 Stolpernsteine)。© 攝影:花亦芬


【連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