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07-24

阿里巴巴,政商一家

Comment
阿里巴巴回購自家在雅虎的股權。是在2012年上半年。那時,習近平還未上台。

報導提及「習近平辦公室的人在跟江澤民辦公室的人聊天時建議江辦的人提醒江志成,馬雲想借江志成、劉樂飛之力分金融大餅。」
馬雲憑什麼本事在國家高度壟斷的金融行業裏割掉一塊肉?
假使,企業因政治而崛起,面對政治起伏很大的現實,企業也自然不穩定。這是散戶要小心的。
難道中國,這種政治凌駕一切的國家,是唯一案例嗎?
如果阿里巴巴有蔡崇信才有富邦、辜家~,那,拜託~今天是父親節耶,父親節,吃個飯過分嗎?
那個人正好在中信擔任第二把。
至於蔡崇信,願意放棄70萬美元年薪,轉就1200美元的神話故事,實在不可置信。

專家:馬雲玩的不是市場,是“中國政治經濟學”VOA (2014.07.23) 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5/www.voachinese.com/content/alibaba-20140723/1963997.html
紐約—中國電子商務巨擘阿里巴巴自宣佈選擇到紐約上市以來,有關其所有權結構複雜、股東資訊不透明的報道一直未斷。紐約時報日前更撰文披露阿里巴巴上市與中國“紅二代”的神秘關係。阿里巴巴隨即發表聲明,矢口否認具有“紅色背景”,稱其“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場”。但有法律專家告訴美國之音,阿里巴巴靈魂人物馬雲與中國最有權勢的政治局常委家族結盟,是他的企業能發展到今天規模、到華爾街上市的關鍵因素之一。還有專家指出,誠信透支的阿里巴巴來美上市,對華爾街和小股民而言可能都是一場災難。

**關鍵時刻常委家族出現了**
總部在紐約的明鏡集團執行總編、法律學者陳小平説,別的且不説,馬雲所做的支付寶就不可能完全靠市場。因為金融業在中國是國有壟斷行業。陳小平説:這個問題的核心在於“一般人是買不到這種‘入場券’的。阿里巴巴為什麼要從雅虎把股票買回來呢?因為支付寶涉及不允許外資進入的領域,所以他要去回購阿里巴巴的股票,在回購的過程中,這個時候出現了江澤民的孫子、劉雲山的兒子、以及紐約時報披露的溫家寶的兒子等等。

紐約時報披露20129阿里巴巴集團完成了被宣揚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私營部門融資”,金額為78億美元。購買阿里巴巴股份的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和三家著名投資公司:博裕資本中信資本、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以及新天域資本。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這些企業的高層管理人中包括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

3個月前,明鏡集團的《大事件》雜誌第32,就已經發表了披露馬雲與江志成、劉樂飛一起做生意的文章。
阿里巴巴在紐約時報發表揭露其紅色背景的文章後隨即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聲明,強烈反對“背景論”,認為阿里巴巴“唯一的背景只有市場。”對於外界強加於阿里巴巴的“背景”,“我們以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需要!”

**馬雲憑什麼割下金融業這大塊肉?**
曾任哈佛大學研究員的法學博士陳小平問道:“為什麼要這些常委家族進入呢?假如沒有這些家族們的進入,馬雲能順利拿到支付寶的執照嗎?這是要追問的一個問題。馬雲憑什麼本事在國家高度壟斷的金融行業裏割掉一塊肉?

在明鏡《大事件》題為《江志成、劉樂飛,馬雲的政治雄心》的文章説:“20115馬雲不惜得罪雅虎,把支付寶股權從香港上市公司阿里巴巴集團轉出來時,就有人懷疑有太子黨力量介入支付寶股權重組。當時馬雲給出的理由是,支付寶要拿網路金融的牌照,就必須是全部內資控股。這又引發新一輪質疑,馬雲是不是得到太子黨對支付寶牌照的保證,才敢重組支付寶。”文章還透露了知情者的消息説,“較早前習近平辦公室的人在跟江澤民辦公室的人聊天時建議江辦的人提醒江志成,馬雲想借江志成、劉樂飛之力分金融大餅。”

*批完六四就合法了?*
201311月在一場由專家學者出席的座談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馬雲有這樣一段對話:李克強説“坦率的講,馬雲同志,你的那些公司,你要按我們的規定那你都不合法。就在你網上一註冊就是公司了?現在你合法了,我們已經規定了,取消門檻了。”

而此前4個月,也就是20137月,《南華早報》相繼發表了對馬雲的訪談錄。馬雲的那段後來引起極大爭議的對六四的評論就出自其中。他説,鄧小平對‘六四’鎮壓做出的決定是個不完美、卻是最正確的決定,“任何時候,一個領導者是必須要做這樣的決定。”他還批評被迫退出中國大陸市場的谷歌“應該反省,不要覺得別人的成功是有政府支援的。”

陳小平説,“2012年,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與江志成會面。而馬雲的六四言論等是他在2013年的表現。現在想來,他跟太子黨合作之後,就開始在政治上打出了一系列組合拳。”陳小平進一步指出:“為什麼在那一年出來説六四啊?江澤民的孫子是傻瓜?劉雲山的兒子是傻瓜?他們自己或者他們的團隊是玩金融老手。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從哈佛畢業後在高盛幹了不到9個月就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有李嘉誠的投資,這些企業家是衝著市場去的?衝著一個毛頭小夥?當然是衝著江澤民的孫子去的。”

紅色家族和國企對阿里巴巴的投資已經賺得盆滿缽滿。《大事件》的文章説:“中投、博裕、國開金融和中信資本是次回購的投資額達20億美元,佔阿里巴巴5.6%股權,當時阿里巴巴的市值為380億美元。”按照紐約時報報道,分析人士預估,通過此次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將超過2000億美元,也就是説,截至阿里巴巴預計9月上市的大約兩年時間裏,這四家投資公司投資阿里巴巴的資本額將增長到112億美元,或者是原投資額的560%

**常委家族扎推持股**
人們都清楚記得2012年紐約時報披露了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的家族如何大量持有平安保險股票的故事。陳小平説,“當時的情況是平安保險公司要被吊銷執照、被拆分,之後平安保險的董事長馬鳴則運作了溫家寶,甚至包括溫的夫人戴相龍等,最後戴相龍家裏的親戚、溫家寶的親戚都買了平安的股票,這裡頭的黑幕是怎麼回事,我想現在中國人是無法知道的。”

扎堆去持有某家企業的股份,這種現象在阿里巴巴的融資中又出現了。陳小平説,這不是巧合,而是説明瞭這裡在起作用的並不是市場,“真有人相信是馬雲在玩市場?這是馬雲在玩‘中國政治經濟學’。根本就不是玩市場。

紐約的執業律師葉寧説,馬雲是個來自平民的超級企業天才,馬雲有很多企業決策反應了作為阿里巴巴靈魂和總設計師的個人的特殊天分和眼界。但“自從阿里巴巴把業務從電子廣告、商務的物流業務轉向金融行業時,以馬雲的身份和地位,像紐約時報揭露的與中國官方勾結的事情要不發生也困難。因為如果沒有這種政商勾結的背景,他根本開拓不了這個業務,他根本沒法在金融行業立足。所以,以他的格局,進行政商勾結是必然的。”

正如《大事件》的文章所説:有了江志成、劉樂飛等‘太子黨’在背後加盟撐腰,馬雲平添不少自信。他曾經立下豪言壯志,“如果銀行不改變,那麼我們將改變銀行。”

*中國不存在純粹意義上的民營企業家*
阿里巴巴的721日的聲明説,“全球社會都要開始適應一個事實:中國可以而且已經誕生一批成長於市場並完全服務於市場的國際化的大型企業。”在評論阿里巴巴的巨大商業成功時,不可避免的問題是民營企業家為什麼有的成功了,像馬雲;而有的非但沒有成功還進了監獄,甚至丟了性命?

紐約的職業律師葉寧説,中國不存在純粹意義上的民營企業家,特別是達到一定規模的企業,“我們看到多多少少民營企業家,第一代的、第二代的,不是進了監獄就是逃亡出去了,或者就是破産了。”

葉寧説,中國的極權主義制度跟純粹的民營企業、私有經濟形態是不相容的。中國的現實是幾千個大官僚巨頭家庭控制著全部的經濟命脈。他説,這個話不是他説的,而是廣東省的前退休省長黃華華説的。黃華華向中紀委提供了有統計數字的詳細報告,以廣東省為例,那裏有大約3000個省、市一級官員的家庭,其中2970幾家都是億萬富豪。這些家庭掌握廣東省房地産交易的70%、金融保險融資業務的60%以上。葉寧説:“這就是中國的現實。馬雲怎麼可能獨善其身呢?”

陳小平也説,馬雲有分割被國家壟斷的金融産業的野心,勇氣可嘉。但是在中國,比他有野心的人多得是!“孫大午從農民手裏自願借的款,最後他坐牢了。吳英不是差點丟了性命?馬雲為什麼就能跑到華爾街去上市去了?”他補充説,不同的是“他比孫大午和吳英厲害的地方就是他讓江澤民的孫子、劉雲山的兒子和溫家寶的兒子進了他的公司,參與他對阿里巴巴股票的回購。”

*“對小股民是一場不可預測的災難”*
葉寧律師説,阿里巴巴到來美國來上市對華爾街對小股民可能都是一場災難。他説,原因是阿里巴巴會把美國華爾街現行體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不盡人意、經不起嚴格推敲的缺失或缺陷無限放大。他表示,“特別是對沒有太多發言權的小股東和散戶來説,可以説會是一場不可預測、沒法控制的災難。”

阿里巴巴跟其他許多中國概念股一樣是以所謂“可變更利益實體”,英文縮寫VIE (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的結構來上市的。葉寧説,美國是全世界唯一“允許公司以‘可變更利益實體’這一‘變形金剛’上市的國家。“這種機制有正反兩方面影響。好的方面是可以以最靈活的方式集資;擴大企業主管集團中的個人影響力、提高公司效率。如果在公司誠信文化帶動下,也可能給股民帶來利益。

但是葉寧説,阿里巴巴不是這樣的企業,“阿里巴巴是個誠信透支的企業,包括馬雲本人。”

葉寧説,“一旦這樣一個全球實力最強的電子商務,最缺乏透明性、最缺乏對股東利益保障機制的這麼一個結構,如果華爾街的金融俱樂部接受這麼一個完全全新的新人——他是帶著極權主義國家重壓下練就的這麼一種文化——一種與美國的主流文化極不對稱的文化——進入這個俱樂部的話,它有可能最後的結果是導致整個俱樂部面臨災難性的影響。”

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紐約時報 (2014.05.08) http://cn.nytimes.com/business/20140721/c21alibaba/zh-hant/
這筆交易被宣揚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私營部門融資。

20129月,阿里巴巴集團 (Alibaba Group) 宣布,已經完成了回購一半雅虎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交易,金額為76億美元(當時約合480億元人民幣)。這家電商巨頭通過向頂尖投資機構出售股份籌集了部分交易資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以及三家著名的中國投資公司。

中國前國家總理溫家寶。他兒子與他人聯合創立的一家私人股本公司對阿里巴巴進行了投資。

阿里巴巴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馬雲。最近,阿里巴巴將原定的IPO推遲到了9月。

然而,阿里巴巴並未詳細說明這些投資公司擁有的深厚的政治背景。它們分別是: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 (CDB Capital)

據《紐約時報》分析,這三家企業的高級管理層中,不乏執政的共產黨中最有權勢的成員的子孫。時報審閱的文件還表明,當月還有另一家公司也購買了阿里巴巴的股份:新天域資本。當時的國家總理溫家寶的兒子就是這家私募股權公司的聯合創始人。這些新發現只能證明,在即將成為今年規模最大上市案的阿里巴巴IPO中,現有股東的信息僅少量得以披露。作為此次IPO的常規流程,阿里巴巴在備案文件中公布了約70%的股份的持有者,其中包括雅虎和日本通訊公司軟銀 (SoftBank) 等大型外企,以及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馬雲和副主席蔡崇信 (Joe Tsai) 等高管。

但是,關於其他股東的信息寥寥無幾。就算這些股東的股份不多,但影響力仍可能很大。這種局面不禁讓人對阿里巴巴的透明度和運營狀況產生疑問。按計劃,公司將於數月內在美國上市。

到了如今,必須產生巨大的震動,才能推倒阿里巴巴,」美奇金(北京)投資諮詢有限公司 (Beijing firm J Capital Research) 的聯合創始人楊思安 (Anne Stevenson-Yang) 說。「他們在林林總總的國家部門擁有大量各方面的盟友。」美奇金專攻對中國企業的詳細分析。

當阿里巴巴上市後,這些政治關係深厚的投資者很可能會賺得盆滿缽滿。分析人士預計,通過此次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將超過2000億美元。在這個量級上,連1%的股份都將價值20億美元。而且,他們的投資目前已有非常出色的表現。

新天域資本通報,到2013年年末,它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的價值達到了初始投資成本的3.73倍。這條信息來自公開披露的文件——新天域資本的投資者之一、在開曼群島註冊的合伙人公司Legacy Capital的財務報告。

按照這一標準,同一時期,博裕資本的子公司對阿里巴巴的4億美元投資獲得了逾10億美元的回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哈佛畢業生江志成 (Alvin Jiang) 是博裕資本的一名合伙人。

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中國的最高領導機構——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在這個擁有逾13億人口的國家,這一事實說明,政治圈子與金融業最高層之間的聯繫有多麼密切。例如,時報曾於2012年報道,溫家寶的親屬——其中包括他的兒子、新天域資本的聯合創始人溫雲松 (Winston Wen)——共持有價值至少27億美元的資產。這種關係非同小可。它有助於鎖定交易,可能會使企業在競爭激烈的中國商業環境中贏得優勢。

企業與這些「太子黨」的聯繫也引起了美國執法機構的注意。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的調查部門和駐紐約布魯克林的聯邦檢察機構正在審查,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的「子女項目」(Sons and Daughters) 是否違反了《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通過這個項目,摩根大通僱傭了中國高官和企業高管的一些親屬。其他幾家銀行也因為相似的項目在接受調查。

摩根大通等行尚未受到違法指控。根據《反海外腐敗法》,企業行為必須具有「腐敗」意圖,或者期望能以提供工作機會來換取政府業務,才能被定性為違法。具體到阿里巴巴的情況,其股權掌握在層層空殼公司手中,而這些公司往往在加勒比海的一座座避稅天堂中兜兜轉轉。

博裕手中的部分股份通過其設在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子公司Athena China Limited持有。根據阿里巴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文件,控制Athena的是另一家離岸實體Prosperous Wintersweet BVI,而後者的所有人又是在開曼群島註冊的Boyu Capital Fund I

Legacy Capital成立於2011年。截至去年年底,公司的主要資產包括在Boyu Capital Fund INew Horizon Capital IVAthena China所持的股份。這幾家公司都是阿里巴巴的股東。

鑒於網絡如此錯綜複雜,外界很難看清阿里巴巴完整的所有權結構

比如,Legacy Capital的文件批露,Athena China投資了4億美元收購阿里巴巴的股份。不過,其中並沒有詳細介紹博裕和新天域在阿里巴巴持有的其他股份。

一名知情人士稱,新天域並未涉足阿里巴巴20129月的融資安排,其持有的股份極有可能購自現有股東。因為此事的敏感性,這名人士要求不具名。

Legacy Capital駐洛杉磯的董事羅伯特· (Robert Choi) 沒有回復置評請求。阿里巴巴在香港的一名女發言人表示,公司正處在IPO前的緘默期,不方便發表評論。

阿里巴巴在2012年新增的大部分投資者,包括主權財富基金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都屬國有性質,這一點讓集團的所有權結構更加複雜。至於政府所有的國家開發銀行,雙方的關係甚至更為親密。該行向阿里巴巴提供了10億美元的貸款,助其回購雅虎持有的股份

對阿里巴巴而言,這些關係通向了政府最高層。

兩名知情人士表示,20129月的時候,賀錦雷是國開金融的副總裁。其父賀國強彼時是共產黨反腐機構的負責人。因為此事的敏感性,這兩名人士要求不具名。同一時期,國開行的一把手是陳元,其父陳雲曾為負責中國經濟規劃的最高官員。從上世紀30年代到80年代,陳雲長期擔任政治局常委。

2013年,陳元卸任國開行董事長一職。官方網站上對賀錦雷活動的報道則表明,截至2013年,他依然在國開金融任職。

中信資本是國有企業集團中信旗下的投資機構之一。該集團擁有多家證券經濟公司、銀行、礦山、鋼廠和油田。在2012年中期之前,中信旗下的另一家企業——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直由劉樂飛領導。同年11月,劉樂飛的父親、宣傳領域的最高官員劉雲山升任政治局常委。今年3月,劉樂飛被任命為中信證券副董事長。中信資本高級董事總經理曾之傑(Jeffrey Zeng)的父親曾培炎擔任過中國經濟規劃領域的最高官員,也是政治局委員。政治局通常有大約25名成員,從中會產生最高領導機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

73歲的王軍是前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曾長期擔任中信的董事長。和陳雲一樣,王震也是「八大元老」之一。這八名中共耆宿引領中國走過了上世紀80年代。在今年之前,王軍還在中信投資的另一家企業——醫藥數據公司中信21世紀(Citic 21CN)——任董事局主席。今年1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成立的一家投資基金公司攜手阿里巴巴收購了中信21世紀的大部分股份

中信資本的一名代表稱,公司不對所做的投資發表評論,並稱劉樂飛是公司另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國開金融和博裕資本的代表均表示不予置評。

來自台灣的蔡崇信 馬雲背後操盤手聯合 (2014.05.08) http://www.taimaclub.com/t-269594-1-1.html

阿里巴巴即將在美國掛牌上市,拍板決定阿里巴巴情定紐約的,除了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之外,還有一位來自台灣的執行副主席蔡崇信

富比士中文網報導,沒有蔡崇信,阿里巴巴恐怕撐不過電子商務泡沫;沒有蔡崇信,阿里巴巴就拿不到日本軟銀資金、吃不下雅虎中國蔡崇信讓台灣中信辜家和富邦蔡家願意掏錢投資;馬雲說:「我最感謝的人是他。」

蔡崇信這位阿里巴巴的資本操盤手,阿里巴巴的員工卻都閉嘴不談,「他太敏感了,要談馬總(指馬雲)都可以,就是不能談他。」

蔡崇信的父親蔡中曾,就是以國際法律事務見長的台灣「常在法律事務所」創辦人;蔡中曾獲美國耶魯大學法學博士(SJD),蔡崇信也擁有耶魯法律士(JD)學位;蔡中曾的政商人脈廣闊,蔡崇信與台南幫大老吳三連的孫女吳明華結婚,在晶華酒店辦了一場世紀婚禮。

蔡崇信原在北歐最大工業控股公司Invester AB任副總裁,負責亞洲投資業務。一九九九年,Invester AB計畫參與阿里巴巴的增資,蔡崇信和馬雲有了接觸,不料蔡崇信愛上了阿里巴巴,向馬雲毛遂自薦,還帶著太太同行以示決心

根據耶魯大學校友雜誌的一篇報導,當時蔡崇信年薪約七十萬美元,馬雲竟開給他一個月一百美元的待遇;結果蔡崇信接受了,現在他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價值約廿億美元。

多年來,蔡崇信一直擔任阿里巴巴的財務長,最近才交棒,轉任「集團執行副主席」;但他仍是阿里巴巴集團的財務、投資總負責人。

蔡崇信與馬雲都是一九六四年出生。除此之外,兩人從家世、學經歷到個性,幾乎南轅北轍。馬雲開朗活躍,擅長演講,有獨特的個人魅力;而蔡崇信安靜低調不多言,人很隨和。兩人一動一靜,一外一內,成就阿里巴巴龐大帝國的最佳搭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