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20-05-22

評論:中國真正想要的是主導全世界 Bloomberg Opinion 20200520

評論:中國真正想要的是主導全世界    Bloomberg Opinion 20200520
對於中共,我們是否至少該相信它會說到做到而且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這可能是理解北京未來幾十年戰略野心的關鍵。

在美國有關該主題辯論的長期說法是,中國不知道自己要達成什麼目標,且中國領導人還沒有弄清楚北京的影響力應該要到何等程度。然而,越來越多的中國專家所蒐集和詮釋的證據顯示,中國政府的確著眼於全球力量,甚至是在未來一個世代內取得全球領導地位;它意圖顛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體系,並自行建立一個與之競爭的準世界秩序。


得出這個結論並不需要無比的推論能力。中國的高層官員及其外交政策界成員越來越明確的說出其目標。

習近平在201710月召開的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演說中暗示了這個目標。這場演說是說明中共政策和目標最具權威性的聲明之一,反映出習近平如何看待中國在共產主義統治下取得的成就,及未來必須如何發展。

習近平承諾,2049年前,中國將「在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上成為全球領導者」,並將建立一個「穩定的國際秩序」,使中國「民族復興」得以充分實現

這樣的聲明來自一位不僅看到他的國家參加全球事務,而且還制定規則的領導人,也證實了中國外交政策論述中的兩個核心主題。

第一個是對現有國際體系的深深懷疑。中國領導人認識到,全球貿易體制對於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崛起是不可獲缺的。然而,當他們看華府及其盟國所創造的這個世界的主要特徵時,他們看到的多半是威脅

他們認為,美國聯盟並未維護和平與穩定;他們阻礙了中國的潛力,並阻止亞洲國家給予北京應得的回報。從這個角度來看,促進民主和人權既不道德也非善意,而是支持危險教義的宣傳,這樣的教義威脅到中共政府的合法性,並激勵國家內部的敵人。

第二個主題是,為了使中國全面繁榮和安全,國際秩序必須有所改變,而且不僅是小小的改變,而是很大的改變。中國領導人在描述其所想要的世界時有些模糊,但是輪廓已越來越容易辨認。

中國專家托賓(Liza Tobin)總結說,如果研究習近平和其他高層官員的言論就會看見其願景,亦即「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夥伴關係網絡將取代美國的條約聯盟體系」,而且全球將會認為中國的極權主義優於西方的民主。

對於全球治理,北京希望建立一個國際機構體系,來支持而非打擊專制政權。同時,中國的戰略家和學者正在公開談論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全球經濟秩序」。

幾乎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北京的戰略視野僅限於西太平洋或是亞洲。習近平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謂著中國影響力欲遍及全球舞台。

當然,不必全然相信國家領導人所言。但北京的情況是,中國領導人所說的,實際上比正在做的少

不論是海軍造船計畫正快速建造船艦;試圖控制現有國際機構並建立新國際機構;在北極、印度洋及其他地區投射軍事力量;尋求主導全球高科技產業;支持專制政權並削弱民主體制的系統性作為;或是涵蓋各大洲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的行為一點都不像一個沒有宏偉地緣政治計畫的國家

中國可能沒有一張實現全球領導地位的逐項清單。中國領導人並非對成本跟障礙不敏感:習近平可能會照慣例重申統一中華民族的重要性,但這並不意謂著他會不顧一切對台灣發動戰爭。

北京甚至可能尚未決定要選擇哪一條路徑來達成全球影響力:是在西太平洋建立統治地位,然後從那裡向外擴張;或是透過在世界各地都建立經濟和政治力量來超越美國在區域的地位。最後,中國可能最終無法完成任何一項任務。或者新冠病毒可能會削弱美國和自由主義秩序,加速中國的崛起。抑或中國會遭遇過多內部問題及外部阻力,從而導致野心停滯不前。

但是,我們應該瞭解,關於中國想要什麼的辯論已經過時,因為中國的領導人及行為已經一再回答了這個問題。當一個驕傲而強大的挑戰者開始宣傳其全球野心時,美國人應該認真看待那些野心勃勃的人

2 則留言:

  1. This can be termed as Confucious Chauvinistic Conquerorism CCC = 孔儒沙文征服主義

    回覆刪除
  2. 季辛吉養老鼠,把牠養成鼠王
    現在鼠王要把全世界變成鼠窩
    讓大家變鼠輩,讓後中國再以鼠王之姿統治你們奴役你們
    歧視你們,甚至消滅你們

    這次散播病毒,然後再以防疫大國自居
    就是這個邏輯

    人類的文明程度瞬間被中國給拉下來
    果然是季辛吉拉肚子時培養的國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