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6-06

川普的美利堅聯合酋長國 NYT 20170601

Comment
作者是Thomas L. Friedman,可真是酸民。


川普的美利堅聯合酋長國   NYT 20170601
韓國首爾——川普總統的歐洲行真的頗具歷史意義。

他讓我們在歐洲最重要的盟友們極不確定美國是否會堅守幫他們抵禦俄羅斯的安全承諾,也不確定美國是否會堅守關於貿易和氣候變化的共同價值觀,以至於德國領導人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告訴國人,歐洲依賴美國的日子「在某種程度上結束了」,德國與它的歐洲盟友們「真的必須把命運掌控在自己手中」。

此前從沒有哪位美國總統在就職之初的外事訪問中給北約製造過裂痕。歷史性的一幕啊。

美國的所有盟友現在都意識到,美國有了新的管理方式,而梅克爾只是第一個把想法大聲說出來的主要領導人。「今天的美國是個什麼國家?」在訪問紐西蘭、澳洲和韓國期間,我每到一處,首先就會被問及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我們不再是USA(美利堅合眾國)。我們是嶄新的UAE:美利堅聯合酋長國(United American Emirate)

我們有一位酋長。他的名字叫唐納德。我們有一位王儲。他的名字叫賈里德(Jared)。我們有一位公主。她的名字叫伊萬卡(Ivanka)。我們還有一個顧問委員會(國會),它會例行公事地蓋章批准酋長的任何意願。而且像所有真正的君主政體一樣,我們的統治家族認為自己的私人生意和國家利益之間沒有任何衝突

因此,我解釋道,任何拿甘迺迪時代的老眼光看待我們的想法都可以休矣。所有國家不管是盼著我們好還是希望我們倒霉,他們都應該知道,我們不會為了確保自由的勝利而付出任何代價、承擔任何責任、直面任何困難、支持任何盟友、反對任何敵人——除非我們預先拿到報酬。我們可以接受現金、黃金、維薩(Visa)信用卡、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信用卡、比特幣和馬阿拉歌莊園的會員卡。

川普的信條很簡單。世界上只有四種威脅:會殺死我們的恐怖分子;會強姦我們或者搶走我們工作的移民;會損害我們的產業的進出口商——還有就是朝鮮。那些威脅著民主制度、自由貿易、環境和人權的東西已經不在我們的單子上了。因此,作為一名外國領導人的你不論多麼令人討厭,都可以成為美利堅聯合酋長國最好的朋友,只要你:

1)通過購買我們的武器來支付報酬。不過,我要警告你,沙烏地阿拉伯已經樹立了一個極高的標竿:1100億美元起步。

2)通過多支付北約防務費用來支付報酬——不是為震懾正藉助網路武器盡其所能地破壞每一場民主選舉的俄羅斯,而是為了震懾「恐怖主義」,這種讓坦克和飛機無用武之地的東西。

3)通過給予貿易上的讓步來支付報酬。不論這些讓步多差勁都沒關係。唯一重要的是川普酋長可以聲稱獲得了「讓步」。參見中國最近給予川普的「貿易讓步」。(別去管從北京傳來的笑聲。)

4)通過釋放你為了惹惱貝拉克·奧馬巴(Barack Obama),或是恐嚇人權活動人士而以莫須有罪名逮捕的美國公民來支付報酬。參見埃及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釋放具有美國和埃及雙重國籍、為無家可歸兒童提供幫助的慈善工作者阿亞·赫加齊(Aya Hijazi)

5)通過大力奉承我們的酋長,說他比歐巴馬強了不是一點半點來支付報酬。參見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和以色列總統比比·納坦尼雅胡(Bibi Netanyahu)

6)成為俄羅斯,這樣你就不必支付任何報酬。

現在,只要你做到上述六件事中的任何一件,美利堅聯合酋長國就會向你承諾——這一回是牢不可破的——你在自家「後院」裡想怎樣就可以怎樣。你在自家後院想剝奪民眾的什麼人權就可以剝奪什麼人權。你在自家後院想多腐敗就可以多腐敗。你在自家後院想靠作弊贏多少選舉就可以贏多少選舉。你只要源源不斷地購買武器、支付更高的北約會費、給予摻假的貿易讓步、奉上大量讚美之詞——或者成為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就可以百無禁忌了。

我說話太尖刻?一點也不。身在韓國,我看到這個國家在過去50年來靠著吸納我們的全部價值觀成功擺脫了貧窮——它非常忠於這些價值觀,前不久剛剛在一場大規模的「燭光」和平抗議之後,以腐敗為由彈劾了自己的總統,這是完全建立在美式民主軟體基礎之上的——再想到川普一提起韓國,要說的其實只有一件事:它白佔了我們的軍隊的便宜(而且這話根本不對)、需要把賬付清,這真會讓你唏噓不已。

川普說德國的經濟政策抑制了該國的進口,讓南歐處於不利地位,他的話有道理嗎?是的,他有道理。而且北約成員國的確應該為實現北約的長期支出目標盡義務。但德國接收了100萬敘利亞難民,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加入伊斯蘭國(ISIS)德國為此花了多少錢?它這樣做為世界換取了多少安全感?美國接收了1.8萬敘利亞人。川普的朋友普丁一個也沒接收,但川普永遠也不會考慮這些事情。

我們用幾十年的時間打造了北約,它給我們在安全、穩定、發展和友誼方面帶來了太多有形和無形的好處。而川普不僅可以給它製造裂痕,其實還可以讓它分崩離析

這個星期,我第一次看到了現今裝點著所有美國大使館門廳的官方照片。副總統麥克·彭斯(Mike Pence)臉上掛著溫暖的笑容。而川普實際上是在皺眉頭。如果他的照片有圖說,應該是「滾出我的草坪」。

它還可以傳遞這樣的意思:「所有進入這個使館的人都要明白:我們不再結盟了。我們只搞「業主有限合夥制企業」。如有興趣,請撥打1-202-456-1414,接線員正恭候你的來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