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6-26

民族主義下:香港 一國兩制如何變成了一國一個半

Comment
「五十年之後,中國與其他國家互相依靠,將更沒有理由改變香港的現有制度
「五十年之後,當中國強盛,將更沒有理由不改變香港的現有制度
既然,收回香港是民族主義的結果,哪一個較符合民族主義的氛圍?



香港 一國兩制如何變成了一國一個半    法廣20170626
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前夜,法國『世界報』發表長文指出,在英國統治150周年、香港重歸中國20年之後,今年71日對這座擁有700萬人口的城市具有很高象徵意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首次臨港慶祝。北京的權力擴展加速,現在是需要質疑香港的現狀究竟如何的時候。

該報指出,根據1984926日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可以保持其獨特的經濟與法律地位直到2047年。基本法規定,這座1842年讓租英國的地盤將享有排除外交和軍事的高度自治,實施一國兩制,這是領導中國剛剛對外開放的鄧小平的精闢概括。根據2014年解禁的鄧小平與英國撒切爾首相19841219日的談話記錄,鐵娘子認為鄧的概括是天才的一招

在這次談話中,鄧對撒切爾夫人解釋,香港保持五十年不變符合一個走出封閉走向現代化的中國的利益。鄧小平補充:五十年之後,中國與其他國家互相依靠,將更沒有理由改變香港的現有制度

香港民主黨創始人、時任大律師的李柱銘對記者表示,鄧認為香港是一個成功的資本主義典型,他希望中國向香港學習。這正是中國向國際投資開放的年代。鄧的實用主義使本來害怕共產黨統治的港人放心,在多年的憂慮和向外移民之後,中英聯合聲明恢復了港人的信任感

北京封鎖政治體制改革
然而今天的香港處在疑慮之中。這位1984年與同仁聯合創建香港民主黨的李柱銘表示,20年前,我以為再過10年香港就會實現民主。現在我無法告訴你們香港是否很快實現民主,或者永遠也無法實現民主。民主黨屬於泛民派,而親北京的一方通過北京監控的一套機制掌控着香港。北京批准特首選擇,從結構上在香港立法會擁有絕對多數。

最早引起香港社會不安的是預計香港推出反分裂反泄露國家秘密的第二十三條法案,北京要求快速通過儘早實施,但五十萬港人在200371走上街頭抗議,從此一切都被堵塞。對大部分港人而言,北京應該遵守承諾,推動香港民主化。李柱銘認為,北京推行反分裂法並非完全不合理,但只有在一個有保障人民各項權利的民主框架下才可以實施。兩者缺一不可,否則就會像中國大陸一樣為鎮壓打開方便之門。

回歸20年之後,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香港在中國經濟的比重從當年的百分之十八減少為百分之三習近平的中國雄心勃勃,要建立全球性影響力,毫不猶豫地向外宣傳權威體制。一個擁有全球大銀行及跨國集團的香港仍然令人放心和具有誘惑力,但中國一號領導人的優先任務是鞏固對中共的主宰以及預防西方的干預。故此,北京已失去了讓香港保持獨特地位的願望,習近平的中國從今以後開始教訓香港:中國官媒不失時機地抨擊所謂分裂勢力正在香港滋長。香港青年一代被指責神經質和不知感恩。527日,中共常委張德江來香港發表了北京的計畫,張宣示一系列中央政府對於香港的特權,他警告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在任何情況下絕不應該成為反對北京政府的口實。香港特首及特區政府的權利高於一切,高於權力分治立法權以及司法權

一國一個半制
『世界報』在香港見到20歲的學生周庭,她是學生抗議運動學民思潮的領袖之一。她說,香港已經不是一國兩制,而是一國一個半制北京政府替我們決定,但是我們應該擁有選擇我們命運的權利。自從2015年以來,由於立法會沒有多數,以直選為目標的憲法改革被無限期推遲。2017年特首選舉依循舊制,由北京選擇。由一個多數成員是親北京的1200人組成的推選團選出新特首。

『世界報』指出,北京的派出機構中聯辦扮演者重要角色,自從200371日爆發空前的抗議活動後,北京決定強化對香港的控制,中聯辦擁有大批黨的幹部。他們與親北京的黨派保持密切聯繫,並且向親北京的黨派作出命令。香港一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中聯辦在選擇親北京黨派參選候選人方面起關鍵性作用,他們還通過組織各種各樣的活動,贈送禮物,在當地商界及民間建立廣泛的聯繫網絡。儘管中國共產黨至今在香港沒有合法地位。

2000年代頭十年中期,港人似乎已習慣於這種狀況,香港爆發嚴重非典,北京與香港簽署了經濟互惠協議,使得香港經濟重新起飛,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香港的中國人身份認同達到高峰,一年之後,北京採取經濟振興措施使香港避免了一場嚴重的金融危機。但是,2012年發生了重大轉折。

2012--中國與香港開始遠離
從這一年開始,鄧的預言失靈,中國與香港愈行愈遠。在北京,習近平上台前權力動蕩,而香港同時發生了特區政府關鍵人物貪腐醜聞,最後選擇了梁振英擔任特首,與其前任不同,梁既非出身於香港行政機構,也非出身於大家。他被懷疑是中共的一個秘密黨員,他在正式上任之前,就宣布要在香港實施愛國教育計畫,梁的一系列作為引起香港社會越來越多的不滿,一些今日的香港學生領袖開始從那個時期成長誕生。

2014年,香港泛民派要求北京兌現承諾在2017年實現特首直選,一人一票,並表示如果不能實現,將採取佔中行動以示抗議。北京提高了聲調,並於同年6月發表國務院白皮書,對香港提出極其嚴苛的條件:2017年特首選舉所有人有權投票,但只有北京預選的兩至三名候選人可以參選。這一中國式民主在香港點燃了火藥,爆發了一場雨傘革命,香港市中心癱瘓整整七十九日,但北京當局毫不讓步,拒絕談判。但民主黨運用否定權否決北京提案,結果,香港重新回到原點:沒有一人一票,仍然由1200人的推選團制定特首

時間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時,學生運動領袖黃之峰還不到選舉議員的法定年齡。他參加了香港眾志的創建,該黨決心為爭取香港2047年自決奮鬥,已在這次選舉中贏得一個議席,與其他幾個新的年輕政黨一道努力。其中有的更加激進,有的甚至提出香港獨立。這些新黨產生的大部分議員面臨被立法會取消資格的危險,因為他們沒有宣誓效忠中國。黃之峰在美國參議院說,取消民主選舉的議員資格證明北京與香港政府不顧一切要否定香港法制獨立的地位。

網飛為他新拍的紀錄片題為『少年挑戰中國超級強權』,在許多青年人眼中,他已經成為一個英雄。李柱銘從他身上看到香港的希望:我們中有幾個人像他那樣在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為民主奮鬥?年齡,是這個年輕的民主鬥士最好的武器。他在華盛頓表示:不管抗議運動最後如何變化,我們將持續為民主而鬥爭,因為時間是我們最好的同盟的確,2047年,那時候他才剛剛50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