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4-09

中國獵地北極圈2013:富豪看中冰島不毛之地,投資還是陰謀?

中國獵地北極圈:富豪看中冰島不毛之地,投資還是陰謀? 
冰島格里姆斯塔迪爾——布拉葉·貝內迪克特松(Bragi Benediktsson)在呼嘯的狂風中奮力站穩,他看着自己家的土地,笑了。這位57歲的牧羊人說:在這打高爾夫可不容易。中國的一名億萬富翁想把這片覆蓋著冰雪的貧瘠土地建造成高爾夫球場


上午11點,蒼白的太陽剛剛緩緩升起。從去年9月就開始的降雪可能會持續到5月。甚至對於習慣了惡劣天氣和隔絕狀態的冰島人來說,格里姆斯塔迪爾都是一個特別荒涼的地方。

但多虧一個熱愛詩歌、對雪情有獨鐘的中國富豪,這裡上演了一場冰島傳奇故事,故事涉及地緣政治陰謀,數千萬的美元以及一大堆黑暗陰謀論。黃怒波是這場戲劇的核心人物。這名前中共宣傳部官員現在是北京的地產開發商,他想為那些尋求新鮮空氣和隱居生活的中國富人建設一座奢華酒店和一個生態高爾夫球場

冰島內政部長奧格蒙迪爾·約納松(Ogmundur Jonasson)表示:這似乎從來都不是一個非常令人信服的商業計劃冰島法律對外國人在冰島的土地所有權加以限制,約納松去年拒絕了給予黃怒波豁免權的要求。他補充說,我提出了很多問題,但沒有得到回復。

美國及其他國家的外交人士提醒約納松要格外注意黃先生的意圖,促使他開始懷疑中國對格里姆斯塔迪爾的奇特興趣背後可能另有隱情。約納松說:要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並詢問投資動機。

黃怒波領導的中坤集團是一家總部設在北京的公司,該公司起初試圖購買100平方英里(約合259平方公里)的荒地,但遭到拒絕。現在,該公司轉而奮力爭取簽訂長期租賃協議,並指望冰島下個月舉行的選舉會產生一個新的、也許對中國更友好的政府。

目前的冰島政府是一個中左翼聯盟,該政府基本上對黃怒波非常冷淡。甚至連支持中國投資的部長們也都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冰島外交部長奧敘爾·斯卡費丁松(Ossur Skarphedinsson)表示,沒有理由阻止黃怒波投資建設酒店,但黃怒波想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建設高端度假酒店,這讓他十分困惑,那裡非常偏僻,都快聽見鬼魂在雪中起舞的聲音了。至於打高爾夫,斯卡費丁松也說,這似乎並不怎麼明智。

疑雲重重之下,圍繞着這位中國大亨——或許還有中國政府——的意圖就出現了諸多猜測。中坤集團提議整修格里姆斯塔迪爾的一小段機場跑道,購買10架飛機,人們擔心中國要在這裡建設一個空軍基地。冰島東北海岸附近擁有近海石油資源,格里姆斯塔迪爾距那裡的峽灣相對較近,這加劇了相關猜測——中國計劃建設一個海軍基地,獲取北極地區豐富的自然資源。一些關於中國導彈和情報站的牽強附會的謠言致使人們擔心軍事人員會偽裝成酒店經營者和高爾夫球童湧入冰島

記者無法聯繫到黃怒波就此事發表評論。黃怒波的公司稱他外出登山了。公司副總裁徐紅對一些書面問題做出了回答,對有關軍事目的和其他隱秘動機的猜測予以否認,稱這是用冷戰後的思維方式在臆測。徐紅表示,之所以選中冰島格里姆斯塔迪爾,是因為中國有這樣的市場需求,有對寧靜環境的需求。她說,大多數中國人現在都不願意去一些又臟又吵的地方旅行。

冰島是一個完全沒有軍事力量的北約(NATO)成員國,人們普遍認為中國試圖在冰島獲取戰略據點,而黃怒波在陰謀實施過程中擔當主要角色,斯卡費丁松對此嗤之以鼻。隨着被浮冰擁塞的北極海域的解凍,那裡將會成為一條重要的大洋航線,冰島位於該航線的中間。

斯卡費丁松說,中國曾公開宣稱對北極航線及將冰島作為未來交通樞紐感興趣。但他進一步說,黃先生帶來的陰謀烏雲對這些意向非但沒有幫助,反而是種破壞。

冰島外交部長說:自毛澤東時代以來,中國共產黨從未失敗的領域就是公共關係,但此次投資的公關可謂一敗塗地。

中國政府對冰島、附近的格陵蘭島,以及廣大北極地區的強烈興趣眾所周知。中國正在與冰島協商一項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協議,這是它首次與歐盟國家協商此類協議。中國去年還派當時的總理溫家寶對冰島進行了為期兩天的訪問。去年,中國的雪龍號破冰船來到了冰島,這是中國政府為成為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觀察員所做的部分努力。美國、加拿大、俄羅斯、冰島,以及其他位於極地水域之內或附近的北歐國家都是該組織的成員。

中國還在雷克雅未克開設了目前最大的外國大使館,至少從佔地面積來看是這樣,雖然該使館只有七名經過官方認可的外交官。

沒人知道他們究竟想幹什麼,冰島前駐美大使埃納爾·貝內迪克特松(Einar Benediktsson)說。他對冰島與中國發展外交關係持反對態度。我們只知道,在北極地區找到一個據點對中國來說非常重要,而冰島又是個容易輕信別人的國家

剛開始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黃怒波對冰島的熱忱。2010年,當他突然現身雷克雅未克,與多年未曾聯繫的朋友希約萊夫爾·斯文比永松(Hjorleifur Sveinbjornsson)重敘舊情時,也沒人表示過多的關注。後者是一名中國文學作品翻譯,20世紀70年代,兩人在北京大學時曾是室友。

斯文比永松不相信他這位老室友是中國精心設計的棋局的一部分。他說,要不是我們同屋,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冰島這麼個地方。他不確定格里姆斯塔迪爾是否能成功地成為度假勝地:反正這裡不是我的首選之地。但是,他還說黃怒波不是傻子,斯文比永松說,也許只有外人才看得到它的潛力。

黃怒波在2010年首次冰島之行期間,並未提到任何商業計劃,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詩歌上,他宣布要出資100萬美元來籌建及資助中冰文化基金。在斯文比永松的帶領下,該基金會迄今共組織了兩次詩歌會議,第一次會議於2010年在雷克雅未克舉行,一年後又在北京舉辦了第二次。

第三次會議原定於去年在挪威舉行,但是由於黃怒波的公司宣布無法接受把挪威作為會議地點,此次會議被取消。斯文比永松說,他們沒有得到任何解釋,但他認為此舉應該與中國政府仍然對挪威感到憤怒有關。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在奧斯陸舉行,而該獎項頒給了被監禁的中國異見作家劉曉波。

黃怒波在首次冰島之行不到一年後再次來到冰島,提出用700萬美元買下牧羊人貝內迪克特松、他的一些親戚及另一家人的地。中坤投資集團在後來提交給政府的商業計劃稱,這個選址非常符合我們在遙遠地區發展環境友好型生態旅遊地的戰略計劃。公司表示將修建一個擁有100間房的五星級度假酒店、豪華別墅群和高爾夫球場。

雖然修建具有異國情調的高爾夫球場的想法現在十分惹眼,但很多冰島人都認為它不太可能成功。我非常仔細地研究了這個計劃,看完了所有材料,我只感到震驚,冰島旅遊研究中心(Icelandic Tourism Research Center)負責人愛德華·胡伊本斯(Edward Huijbens)說。該中心位於冰島北部的主要城鎮阿庫雷里。整個計劃根本不具有可信性。

然而,黃怒波的商業計劃明顯引起了中國國有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的興趣。中坤集團稱,公司去年與該銀行達成了一個約8億美元合作協議。中坤集團副總裁徐紅稱,國家開發銀行將為中坤的建築工程提供貸款和財政支持,冰島的工程也在其中,但並非唯一。

目前有傳言稱,當地的一些市長將會買下格里姆斯塔迪爾的土地——用中坤集團的錢——然後再將其中一部分租給黃怒波,但是,去年拒絕為黃怒波的計劃放行的內政部長約納松仍對此表示懷疑。

還有許多問題有待解決,約納松說。他還表示,把購買變成租借並沒有改變這個酒店高爾夫建築群十分行不通的事實。約納松說,黃怒波不只是一個想在冰島的山巒中找到內心寧靜的簡單詩人


牧羊人貝內迪克特松還在猶豫是否要出售自己的土地。他不希望這片地區將來到處是中國遊客和高爾夫球車,但他也懷疑這個度假村是否能成為現實。此外,他還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恐怕不見得能等到那一天。他說:等酒店建起來,我也已經埋到地底下去了。NYT 2013.03.26

2 則留言:

  1. 回覆
    1. 中國的國家戰略,看似嚇人,卻有重大的內在矛盾
      有一天會卡死自己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