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2-17

中華民國附隨組織,財產當然專屬政府管理,婦聯會憑啥捐國家的錢,還指定用途?

Comment
我們在討論「公」,當然與辜家的「私」,無關了。

無論好人壞人,中國人腦筋亂;只要遇到錢,腦筋更亂。
做好事,與組織不法不義,是兩回事。
與紅十字會國際委員會(ICRC)無關的ROC紅十字會就是這樣,雖然其有必要,也做了好事。

假使婦聯會是「中華民國」附隨組織,則組織與財產皆為國產。
其資產的累積之一「勞軍捐」(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的捐款),當然「不是國家的稅捐」,但也不是「公會的捐款」,而是以比例規費形式,透過公權力徵收會員企業的不樂之捐—如果不樂不交,就不能進口。
進口 1 USD,要很快樂的繳交0.5元新台幣。以140而言,勞軍捐高達1.25%。
另外還有娛樂時的「教育捐」。也不知道交給誰?

那,因為隸屬中華民國,所以婦聯會是中華民國授權贈與資本、所委託的組織與人。
辜嚴卓雲,應隨時因為政府人事命令而下台。而屆時,她也必須因「承認此一事實」而下台。

另外,就要論處其與其下屬財產清冊不提供與不清不楚的罪刑,假使錢財流向不明,就有貪瀆問題。


()
辜嚴倬雲:面對政府圍攻 我要為婦聯會喊冤
民進黨政府追查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黨產,「婦聯會」成為標的之一。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昨天接受本報獨家專訪強調,從最早發起捐資興建國軍眷舍,婦聯會工作就是照顧貧病殘障、孤苦無依、需要幫助的老百姓,如今卻面對政府圍攻,她要為婦聯會「喊冤」,而且是「冤枉透了!」

辜嚴倬雲說,她和先生辜振甫替國家社會做過的事,「蔡英文總統都知道」,人家說,好心有好報,她不求好報,但「不要給我們一個惡報!」

高齡九十三歲,才逢喪子至慟的辜嚴倬雲首度接受媒體專訪。她表示,親自出面向媒體說明,就是要把事情講清楚。訪談中講到激動處,數度哽咽落淚。她強調,自己沒有半句瞎話,外界對她講的有懷疑,可以「問我辜嚴倬雲」,婦聯會如有做過一件對不起國家社會、不忠不孝,對不起老百姓的事,「請你提出來」。

針對政府將婦聯會與國民黨附隨組織連結,辜嚴倬雲嚴正駁斥說,她是國民黨員,但婦聯會做的事,不分國民黨、民進黨。她特別表示,去年台南發生大地震,台南市雖是民進黨執政,但為了百姓,婦聯會不分黨派,也捐了一千萬元,但因台南市說捐款夠了而未收。

除了台南地震外,辜嚴倬雲指出,高雄市發生氣爆災變時,她不但捐錢,還把在高雄的旅館免費空出,讓災民進住。

辜嚴倬雲強調,婦聯會的工作同仁、委員與常委,絕大多數都是無黨籍,沒有任何政黨可以控制該會的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婦聯會絕不可能成為特定政黨的附隨組織,如果要說是附隨組織,婦聯會唯一就是「中華民國的附隨組織」。

辜嚴倬雲指出,外界所稱的「勞軍捐」,其實是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的捐款不是國家的稅捐。婦聯會將捐資用在興建國軍眷舍,成立華興孤兒院照顧大陳島孤兒,為國家栽培人才,遇颱風、淹水、火災時,協助救災,教導軍眷做手工藝等,沒有「搶一毛錢」,更沒有一分錢「擺在私人口袋」。

辜嚴倬雲表示,她運氣好,嫁給一個有錢的老公辜振甫,辜振甫被她逼得頭昏腦脹,因為她叫他去投資,而且只能賺錢、不能虧本,辜振甫擔任海基會董事長時,蔡英文總統當時在陸委會,這些事情蔡總統都知道,可以去問蔡總統,「辜嚴倬雲在婦聯會都在做什麼事。」

辜嚴倬雲說,她實在很傷心,人家說好心有好報,她不求好報,可是沒有好報,也不要給惡報,今天民進黨政府圍攻婦聯會,是因為婦聯會有點錢。

辜嚴倬雲表示,她不分黨派、彼此,但壞人、好人就要分,不好的,不管國民黨、民進黨,對國家、社會、老百姓不情不義,「我就是要對付你」;是好人,不管什麼黨,「我都愛你像我的兄弟姊妹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