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1-17

公報是「行政協定」,所以要不斷重申

公報是「行政協定」,所以要不斷重申
川普當選後,北京態度由歡迎到敵視。當川普主動公開川蔡通話後,北京除在外交方面,不斷逼川普要重申三公報的「一中政策」;另在軍事方面,強擄美軍水下無人載具,派遣多批機艦或侵犯或繞行台、日、韓,以表達迷惑憤怒。川普的強硬回應顯示,這位非典型的美國總統,不是北京可以操弄的。


所謂的三聯合公報(Joint Communiqué),既非條約,也非法律,法律位階僅為「行政協定」。它是行政當局表達政策意向的文件;且頂多只能約束本屆政府,下任政府無自動繼受的義務。中國隨時隨地要求美國政府承諾「一中」,原因在此;每四年美國出現的新政府,北京更要確保外交戰果。對川普也不例外。

所謂一中的基礎甚為薄弱。開啟美國「一中政策」的〈上海公報〉,是以並列「美方聲明」與「中方聲明」之各表模式呈現;即便〈建交公報〉與〈八一七公報〉,也是使用與〈上海公報〉相同的「認知」(acknowledge)一詞。美國不僅從未同意北京的「一中原則」,美國的「一中政策」也隨時可變。

面對中國長年經濟與軍事的進逼,矢言重整美國的川普,當然會找籌碼因應。但中國可能沒感覺:自己高舉台灣、西藏、南海時,反而彰顯「核心利益」是其要害。當北京無限上綱核心利益的當下,反自動限縮了政策的自由度,一遇到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時,任何取捨都將對政權產生莫須有的傷害。

川普聰明的表明「一切還在談判,包括一中」「在看到北京就人民幣及貿易等方面做出改善前,對台灣立場上,不會恪遵美國長期的一中政策」,便是以「一中」逼北京,要在嚴峻經濟情勢中流血妥協。所謂「將軍抽車」的棋路。

為避開川普的策略,更為免暴露一中的脆弱性,中國近來反拉高籌碼強調:「一中是中、美關係不可談判的政治基礎」;甚至,由去年底低調訪台的中國學者時殷弘接受鳳凰衛視訪問,表達「若衝擊一中,斷交可設想」。但,先拉高籌碼的一方,是弱者。中國該放棄的,反而是「核心利益」之設計,以免被要脅。

既然「一中」可以在1972年瞬間「無中生有」,而創造一個時代;當然也可以在2017年立即「從有化無」,開展新的時代。開創美國「聯中制蘇」的季辛吉,在近著《世界秩序》中提及,毛澤東這位「制度建立者」為打破舊官僚的停滯僵化,不惜瞬間摧毀自己建立的制度,成為「制度摧毀者」。而在毛看來,美版的「聯中制蘇」就是毛版的「聯美制蘇」。

季辛吉似乎頗欣賞毛澤東的魄力,就不知這位美中正常化的「開門者」,是否會為了創造新時代的大格局,而轉為「關門者」?而川普與習近平,誰會比較毛一點?且拭目以待。

值得台灣當局警惕的是:北京會在瞬間對華盛頓妥協,讓川普繼續維持「一中」政策?或在十九大前「寧硬不軟」的氛圍下,選擇軍事冒進?陸軍嚴德發的新職,會是後面這個意義嗎?


11 則留言:

  1. 建交公報是「行政協定」,頂多只能約束本屆政府,下任政府無自動繼受的義務。————我很吃驚怎麽能有這樣的說法。

    回覆刪除
  2. 根據一般的法律常識,發表公報尤其是建交公報是國家行為而不是政府行為,公報上署的是國家的名稱,自然是國家之間的協定,也是一種廣義上的國與國之間的條約。

    回覆刪除
  3. 公報能不能撕毀呢?當然能,撕毀建交公報就是要斷交嘛,這在國際上雖然不是常態,但也經常出現,尤其是小國家,但大國之間,動輒斷交複交,就不常見了。

    回覆刪除
  4. 我很吃驚,你怎麽不知道這樣的說法

    回覆刪除
  5. 建交公報是「行政協定」,頂多只能約束本屆政府,下任政府無自動繼受的義務。————如果这种说法成立,每一届政府都要和邦交国签一次建交公报了,这不很可笑麽

    回覆刪除
  6. 國際政治中,其實任何設計或斬釘截鐵的文件,包括條約,長遠來說都只是一種modus vivendi,而且這種長遠指的只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長者也許百年,短者也許明後天就灰飛煙滅。這不是說不必重視這些義理的析辯,而是說事物是恆在變動,國際政治尤其如此。T求生存和維護國家利益必須認知並且積極利用國際政治的這一本質。
    話說回來,川普(或者任何A政府決策者)如果聰明的話,T真的是他很可以一玩再玩的籌碼,一中政策只是非常初階的遊戲,其實只要他再稍進一步,比如示意要把AIT位格提升為領事館或使館(儘管並無外交承認),那麼一中政策就不用談了,先來談一下你要付多少代價讓我不把AIT升格再說,而在一中政策到正式外交承認,甚至駐軍協防之間有著巨大的光譜,正如C在南海切香腸一樣(不同於南海的切幾下就到盡頭,T幾乎是無限的),A對T這條香腸隨便進兩步退一步地切切切,隨時有需要就切,一百年也切不完。
    然而這個遊戲最精華也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幻想』,亦即A巧妙地利用C對T無法自拔的幻想,大做買空賣空的無本生意,更糟的是巨人A可玩,但即使像STP這樣的小小國也可以玩,也就是說世上任何國家都可以玩,只要有需要隨時都可以把C當提款機。而C得到的是什麼?除了虛就是空!因為它本來就是建立在幻想之上,永遠不可能有實質的利益和意義!
    為什麼說是幻想呢?一個最簡單的理由就是T是一個國家,而且是個主體意識越來越強的民主國家,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它都跟C承認的任何國家一樣,是一個C攀不到也搆不著的國家。T的民主體制讓它耐推耐撞,即使馬桶八年都沒能把它賣掉或搞垮,更何況T平常雖然看起來總是散散的,但海峽天險且不說,光是拜C幾十年來莫名其妙的欺壓之賜,它從硬體的防衛到軟體的精神武裝無一不是針對C。對這樣一個國家,即使沒A保護,光是想侵略它都不切實際。所以說是幻想,因為是建立在一個不存在也不可能的基礎上。越幻想就越痛苦,就像沒事扛著一個沈重的枷鎖,台灣話叫giahke。無窮無盡的幻想,等於是無窮無盡的自我折騰,甚至很天才的把它當核心利益,願意為這不存在也不可能的核心付出巨大的代價,最後卻注定是一場空,那真的只能給87分,不能再高了!
    然而這樣荒謬的事在C為何成為可能?這就牽涉到它的政權體制的本質和內部必要性等等無解的內在套套邏輯問題,即使知道是『幻想』,但除非整個大架構崩解重練,否則看不出有跳脫的可能,而且即使重練,因為長久以來不斷下重藥,可能也還會陰魂不散的。
    當然如果C自己忽然想通了,頓悟出承認T,把T當朋友其實是最理性也最現實合理的選擇,這個遊戲也就嘎然而止。不過,如果外交真的是內政的延伸,這又是不可能的了。
    那麼在這場以幻想為基礎的遊戲中,T又如何?簡單說T對AC不能也沒必要試圖如何,但同樣的T也不會被如何!A再怎樣買空賣空,C再怎樣極致幻想,不管是誰願打願挨,那個遊戲中的T都只是一個虛的標的物,跟現實存在的T完全是兩碼事。對於侵略或出賣的擔心即使並非沒必要,但也大可無需過慮,理由一樣,因為T是一個國家,是一個群體意志的產物,一旦建立它就會有如刺蝟一樣的自我防衛本能。被出賣得了嗎?答案是否定的。被侵略得了嗎?答案也是否定的!

    回覆刪除
  7. 垃圾桶裡可能有我的留言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看見了
      改標示為「非垃圾留言」,應該可以了

      G部落格,不穩定
      不常將網友的留言變成垃圾,以前不知,現在才清楚

      造成網友誤會,不好意思
      有的網友誤會我是不回答,還要我「光明正大」
      其實務會了
      只要不是人身攻擊,或洗版(複製大量貼等),我不會刪留言
      先前的五毛「不平」,就是說小英「口是心非,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另外,五毛「不平」也以另外名稱(好像是清華大學XXX),在自由時報留言一則,並以拆分方式洗版本部落格
      所以封鎖

      我標示「不是垃圾留言」,從去年10月以來的留言,
      不知有用否

      刪除
    2. 垃圾留言這個設計確實很有問題,瞭解的會知道是被自動掃進垃圾推了,不瞭解的就容易造成誤解。回覆文太長可能是原因之一,或者文中出現常用的廣告用詞?總之這個設計不太完美。

      刪除
    3. 大大「總之」
      我也「總之」

      總之,多謝你珍貴的意見
      確實是不同凡響。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