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10-06

宋楚瑜談話全文

Comment
這兩三天,甚至於十多小時,是非常大的關鍵時間點。


()
宋楚瑜談話全文:
今天在場我的同仁和好友們,各位新聞媒體全國鄉親同胞,今天楚瑜非常榮幸有這機會,向全國我們鄉親來表達我對這次蔡總統,委派楚瑜到秘魯去參加APEC會議,我以戒慎恐懼的心情非常虔誠地來接受蔡總統的委派,代表我們的國家,到祕魯去參加這樣的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也希望藉由參加這樣的會議,讓世界今天在亞太地區,全世界最重要的,經濟的會談上面,表達出來中華民國我們在台灣所有的同胞,持續的希望對世界的和平,特別是面對今天全世界最重要的經濟瓶頸和相關問題,願意做出我們的貢獻,台灣人民希望持續有機會,在世界重要經濟發展上,作出積極有效參與和貢獻。我對這樣的任命,內心感覺到是一份重大的責任,它不是職務,是一個使命、任務,這項任務是事實上不是個人的榮耀,是責任的交付,希望能表達出來,台灣在過去幾十年奮鬥的努力成果,讓楚瑜能代表所有的民眾和人民。我在這地方特別強調,在842個月前,蔡總統在總統府正式接見楚瑜,特別提到他經過深思熟慮,希望委派楚瑜去擔任這樣重要任務,我感覺到很惶恐而跟總統報告,我需要思考一下,而有一段時間,我事實上對於實質上政府運作和相關問題,我可以誠懇向國人同胞報告,我自己對於這些重要使命,我沒有個人的一些的期待,我覺得是非常突然,而總統給我這樣的任務,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我向總統回報我願意接受這樣的挑戰,但是需要很多準備的工作來接受這樣的一項任命和責任的交付。我也非常謝謝我的同事,極少數的幾位了解了之後,都能非常尊重我們政府相關的基本的要求,那就是在沒有完成完整的資訊和大家協商之前,我們不宜於用任何個人甚至政黨的立場,對這件事情表達任何的意見,而把一個非常神聖而單純的任務,變成一個政治上的話題。所以我在這地方一方面要向總統和執政團隊,表達謝謝他們對於楚瑜的信任。我在昨天下午,又奉總統之命再次到總統府,然後也向總統再一次的表達,我對她交付的任務,給我的榮譽和責任表達謝意,而另一方面,對於我今天要跟全國同胞和社會做個說明具體方向,我也把我的看法向總統提出報告。非常謝謝總統百忙當中,對於這樣的任務給我很多期許,所以今天我非常謝謝外交部的李大維部長,特別委派她的主任秘書張主任秘書,親自跟我一起跟大家見面,我在這地方特別強調,我內心的心情。我在台灣成長,我7歲到台灣,對於這塊土地有我的深厚情感,從政以來我從來都瞭解到,我對國家社會的責任。將近40年前,幾乎我在美國開始留學工作,有一些我自己的發展之後,我可以深深感受出來,蔣經國先生指派錢復先生到美國,要我回國服務這段時間中,我深深感受出來,台灣在發展的過程中,我可以說我努力以赴,承受經國先生給我的許多教誨。台灣現在面臨三個最重要挑戰,第一,台灣的民主發展政治制度是不是可以很完整的把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民主的價值,持續堅持運作,這是一個重要挑戰,台灣面臨這樣轉型。第二,台灣是否可以繼續維持我們可長可久的經濟發展,讓人民活得有希望有願景,更要有尊嚴。第三我們台灣是否可以跟對岸,能夠發展出一個可行而務實的兩岸政策,讓這個地區,我們不僅有和平,而且有願景和未來,雙方都能夠接受的一個交往模式。簡單說,政治說讓台灣自由民主價值可以堅持,第二經濟可以持續可長可久,第三如何讓兩岸發展是互蒙其利互補雙贏,在這次要去重要的會議,其實不就是這三個最重要任務的一個交付,讓全世界最重要的經濟體,佔了全世界佔了GMP80的國際的整合,讓台灣的聲音可以被聽到,讓台灣的貢獻可以看的到,讓台灣這些有聲的力量可以積極參與。我可以參加這活動讓我在過去40年中,政治上經驗和見解,在這一次APEC上所作重大主題,包括優質人力發展,中小企業持續發展,整個區域整合相互間合作。我過去在台灣省服務,或在從政以來我所接觸直接的經驗,我可以坦誠地說,把這些我這些切身經歷過的經驗和見解,特別是代表台灣各階層的看法整合起來,向國際發聲,這是我的心。我在這邊要說明的,我非常謝謝蔡總統,在她當選後,她第一次以總統當選人身分,跟我在這邊見面,開始幾乎每一個月,她都可以從一月份開始,她就跟我見面,到今天為止,每個月和我交換一下意見,聽我對問題的看法和見解。我可以這樣講,我們談話過程中,從沒一次談到親民黨和我個人的事情,她所諮詢的,期待聽到的看法,都是如何讓台灣的政治運作、民主價值、人民福祉,如何去改善,聽我的意見,我對她的誠意,誠懇,表達謝意。我希望透過這樣的參與,我能夠為中華民國,為我們愛的台灣鄉親能夠表達我的貢獻,這是我今天的感受。我在台灣成長,我7歲就到台灣,到今年超過70歲,人生可以講沒什麼其他期待,我在今年一月份參選時,一再呼籲放下藍綠,共同找出路,坦白地講,今天台灣的民主,要能夠真正找出一條康莊大道,這有待我們一起共同努力。這幾天好多人問我心情,我剛提到,我從小學開始唸起在台灣,高中的時候我背過一個對聯,我心情到現在都記得,是我們湖南的前輩,在滿清太平天國的那段時間,叫做彭玉麟將軍,他登泰山的時候他寫一個對子,這對子我高中背的,上聯「我本楚狂人,五岳尋仙不辭遠」,他說他是一個湖南人,他這一輩子到處追求政治上大道理,跑過名山大澤,五岳尋仙不辭遠,下聯是「地猶鄹氏邑,萬方多難此登臨」,希望透過國際的經濟交往,展現出來我們是一個有價值有尊嚴的台灣人,萬方多難此登臨。我今天特別把我在做省長時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真跡,「從容乎疆場之上,沉潛於仁義之中」,那就是大家看的,我必須以從容的態度,在台灣奮鬥的基本的精神,讓世界不會漠視甚至不會誤解,而真正我們表現的就是沉潛於仁義之中,什麼才是我們真正的民主價值。

以下為Q&A
Q:因為蔡英文政府沒有正面回應九二,你會不會擔心APEC場合中與中國領導人,無法有互動甚至可能如外界解釋零互動?
A:這是一次重要的國際經濟會議,他主要的基本是中華民國在世界舞台上,表達我們對於國際對於經濟發展特別剛談到的,經濟整合和相關的問題,但是對岸的習總書記,他也會出席,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坦白講我在那地方,會跟他有機會見面。我在2014年時受到習總書記邀請到大陸上面去跟他見面,進行會談,而在2年前這一次重要的會談中,我在裡面表達我對問題的看法,我提出4個體諒和認識,希望習總書記和對岸能體諒台灣,是一個我們多元化的社會,因此我們有很多公民參與和見解應該受到尊重。第二台灣發產出來對於鄉土的愛,何謂台灣意識希望大陸有所認識。第三我們希望對岸可以體諒台灣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因此有不同看法,希望大陸可以認識了解。第四希望大陸可以認識台灣對於自由民主和經濟自主的渴望和堅持。我在談完之後,他提出四點看法,四個不變。大陸對於台灣想發展和平的政策不會改變,他提到,大陸上對於台灣釋出的善意和基本優惠措施不會改變,他提到大陸對台灣感情深厚不會改變,但最重要,他說宋主席希望你了解這並非我個人看法,這是大陸同胞共同看法,那就是第四個不會改變,大陸對於分裂兩岸甚至直率的說,走台獨的路,這立場他們的態度,他們反對的態度和堅持,他們也不會改變。我昨天在晉見蔡英文總統我報告也討論過,前天蔡總統在跟華爾街日報中作的專訪她提到四個不,那就她對於她所做的承諾的立場,她也做了她曾經提出希望跟對岸發展和平的立場她不會改變,第三她對於如何持續要發展雙方和平善意的互動,特別是走回那個對抗的老路這立場也不會改變,注意這三個不會改變,第四她也說,她絕對要關心台灣的民意,那就是不會在壓力下放棄對於自由民主堅持的立場,不會改變。您看看這三個基本架構,四個體諒,對岸四個不改變和台灣四個的不改變,不就是可以找出共通相互諒解,而能化解找出一條和平發展兩岸關係的立場嗎?我特別強調,如果在國際場合裡,可以進一步去交流彼此多認識,台灣要認識大陸有何堅持,也希望大陸了解台灣民眾的想法,相互了解後化解誤解,增進了解達成和解,這不就是我們希望推動的目標嗎?我不會放棄這機會,緣分到了,兩岸應該水到渠成,我要強調2014年我跟習總書記在北京人民大會談,他第一句話他說,宋楚習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跟你見面,我要借用你說的那句話,成為兩岸發展的主軸,因為在2005年我去大陸,我寫了一個對子,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習說我借用你這句話,兩岸一家親,我們的見解大家都一樣的,不只希望兩岸能和平,追求雙方能接受的社會和政治制度,在這地方對岸有他基本看法,台灣也有我們的看法,多交換意見是好事,我重複多講一句,我講了四個諒解最後一句,我說,兩岸發展關係,是一個溝通說服的一個過程,而不是雙方敵對對抗的一個結局,如何用說服,用彼此溝通來化解,我不排除有這機會,跟對岸多交換意見。

Q:您剛提到和習有這樣的交情,第一您和總統見面,她有請您帶什麼樣口信,這見面是指雙邊有特別安排,還是自然的接觸,第二在知道要代表台灣是否知會對岸,和什麼樣層級?
A:昨天我在跟蔡總統談話中,因為後面還有一個多月時間,嚴格講昨天不是就此行交付任務蔡總統有指示,還有一段時間要需要內部整合討論,這次出去我們應該在國際上要講什麼話,嚴格講還不到緊鑼密鼓交付任務階段,蔡總統昨天定位,主要是我向總統報告我必須要得到他的諒解,我才可以有今天的記者會,我畢竟是總統的特使,事先要向總統得到同意和諒解。第二我曾經也透過我跟過去對岸的接觸,當然也把我們我這邊要參加的這件事,向對岸跟它們有所溝通,細節現在不適合講太多,第三個要用什麼樣方式,現在言之過早,很多好事,兩岸的問題嚴格講起,若是我們用蒸氣鍋慢慢煮飯,時間沒到,不要揭鍋蓋,揭太早飯就不會煮熟。但我必須講,昨天我明確了解到,蔡總統我在跟她在我自己對於華爾街日報的解讀,這是第一次台灣的領導人,很明確的不只一次提到,就是520之後蔡總統說,中文版裡面她明確看到對方很多善意,大家都可以看出來蔡總統解讀對岸很多善意,她在訪談中,又不只一次,希望兩岸對於重大問題可以坐下來談,這使我從政這幾十年,少有看到台灣的領導人,非常明確表達希望兩岸可以坐下來多交換意見,多談一談,彼此了解化解很多問題,這都是我們總統府發表的訪談中文版,清清楚楚說明。一,兩岸很多事情應該開始坐下來談,二她體會出來對方提出的善意。大家都往善意多加解釋,不要走回兩岸對抗的老路子上,這是我覺得一個很好的契機。

Q:主席對於兩岸問題有堅決的看法,一中各表、九二共識,你會不會在國際場合,去跟習主席,公開提到這些立場的看法?
A:我是少有一個政治人物,經歷過台灣重大轉變,我在大學念的是外交,今天我又可以真正到國外去代表國家擔任一些任務。這不是我第一次擔任總統特使,我曾在蔣總統時代,代表他拿了他的親筆函,到美國當時雷根總統剛當選,我去美國代表蔣總統去表達台灣希望採購飛機戰鬥機的意象,我又在李總統當選後,又拿了他親簽的書函,見老布希,我又代表李總統,到菲律賓晉見當時的總統,代表台灣人民在菲律賓風災後缺糧,捐贈台灣十萬噸優質的米。我參加很多這些活動,我有基本的了解,何謂個人的想法,何謂政府給我的使命,我要把這些事情做非常自己了解的到,何謂是我該公開發言,何謂我個人見解,我個人理念沒有改變,我對對岸特別是習總書記有很高評價,特別對他說,中國人講話算話,我也一樣,我在台灣成長,我不忌諱我是一個湖南出身的湖南人,但我也是喝台灣水吃台灣米的台灣人,我是台灣唯一民選台灣省長,我了解台灣人心情,在這情況下,我當然會對這兩岸的問題的看法,對岸當然了解,他們基本的立場願意跟台灣人好好溝統,我這樣的立場從沒改變過,我對於這樣的政治理念 ,維護台灣民主自由的堅持,我反覆的堅持,這台灣人的堅持,台灣可以在世界上確保經濟自己堅持的意願。但是既然是代表總統,對於兩岸問題我也知道應該要有的分寸,我不是菜鳥,我畢竟少有經驗,在國際場合裏面,跟不僅是菲律賓我見過他四位總統後來變成好朋友,跟日本有將近十位首相,我都見過談過話,跟這些APEC會員國,除了兩個國家沒去過我都去過,祕魯我不是第一次去,為什麼,因為我畢竟從事國際宣傳為國際發聲。

Q九二共識這話題,若你和習主席見面,若對方說承認九二共識就有雙邊會談,你會接受嗎?女兒會陪同你嗎?
A:你剛提到假設性的問題,要有何前提,我今天看到早報,立委談到,宋楚瑜是台灣有經驗的一個政治從政者,所以我不相信,需要有任何的前提如何,我必須說目前為止不需要過度揣測,但是我希望我們大家都希望一本,誠意和善意,可以真正為萬事開太平。如果有一個好機會能讓兩岸建立好管道,化解,我這一輩子我年過七十,在這裡可以完成這樣的參與,我內心無限期待。至於這次特別我女兒要來去參加,非常謝謝蔡總統接受這樣的想法,我不便過多透露,其實這想法坦白講不是我開始提出,請大家去猜猜誰最先提出,包含我女兒是在台灣,真正出身,宋鎮邁在台灣出身,她出生那一天,在中興診所,那天我看了她一面就趕到機場,去為蔣總統帶信去見雷根,所以讓宋鎮邁能夠在那樣場合裡,很自然表達,她台灣新的一代,對於問題的看法在私底下和其他夫人們交談中,可以認識台灣,亞太的主題是甚麼,叫做人才培養,台灣今天能有這樣的成就,能夠用英文可以在美國一流哥倫比亞大學拿到學位在那裏教書,台灣的教育是世界上最大未來改造這世界進一步發展的投資,所謂優質人力發展基礎,台灣這樣案例可以讓世界了解。我在這邊必須跟台灣同胞說明,大陸的崛起不是偶然,台灣新聞裡沒有報導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這次在祕魯開會之前,大陸正式邀請祕魯總統到大陸上去做國是訪問,這次國是訪問中,大陸上特別表達對於APEC全力協助的誠意,正重要是接受習總書記,習主席接受祕魯的正式邀訪,在亞太經濟會議進行國是訪問,大陸承諾訪問時將表達,大陸願意替拉丁美洲建造兩洋鐵路,從大西洋到太平洋,從巴西到祕魯,中國大陸將全力協助,也就是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大陸對於拉丁美洲將提出重大的建設計劃,這是不惜工本,這事實上是讓全世界看到,中華民族中國大陸願意在這條路上提出投資。我初步向張主秘提,當他們做路,我們台灣也可以參與新市鎮開發,這次農業發展,有這麼好的,從巴西到太平洋,這是巴拿馬運河後,最重大建設,台灣為何不去參與,我們一起對世界做出貢獻,用和平參與,表達兩岸一家親,這不就是一件好事?大家一起來,宋鎮邁去的時候去表達,和元首夫人見面,表達一個年輕的台灣長大的孩子,對於世界的看法,我覺得私底下聊聊天是好事。

Q:李元簇先生遇到的狀況,對方也提出諒解備忘錄,您如何看您和李元簇之間的對比?
A:你這問題很簡單說明,為何不厭其煩說,這次主辦國是祕魯,秘魯總統和前天來台灣的秘魯代表,都是去過大陸,如果對這事情有任何見解,大陸上確實有很大影響力,但是諸位看有發過甚麼狀況嗎?蔡總統提出宋楚瑜將代表我們去參加這會議,大陸有這麼大影響力,都見過面了,你有看到總統府在會見完後,發表這樣的任命?你有看到這樣情況嗎?我奉勸同胞和很多對這事情有不同見解的鄉親,那就是宋楚瑜一向不亢不卑處理很多事情,希望大家一起用這四字,不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小,第二所謂一定要懂經濟,我不能說是經濟專家,但坦白講所謂的經濟發展的問題,哪一件我沒有處理過?如果說一定要經濟系畢業,歐巴馬、習近平也不是經濟系畢業的,對不起所以您講的與事實有差距,我們不要自我設限,要不亢不卑,不要每天,我們要好好促進和平發展,蔡總統任命宋楚瑜做這件事情,已經是表達最大的善意,如果大陸連宋楚瑜都不能接受的話,兩岸還有和平發展願景嗎?我們大家不亢不卑,表達對對岸最大的誠意,向世界表達出來,台灣優質的民主,台灣多年來我的政治立場,在國內和民進黨,有不同互動,民進黨李委員說,蔡派宋,宋選舉中不是一個黨,可以用不同黨的人代表他,不就代表台灣優質的民主和我們的期待嗎?台灣不能再搞藍綠對決,要放下藍綠,找出和平發展的願景,這是好事。

Q:這次APEC會碰到普丁,會有意見交換嗎?

A:我沒想到,我從小經歷「反共抗俄」的時代,現在可以跟大陸見面和俄國見面,這是人生難得的經驗我會向普丁表達一些問題的看法,那就是真正亞太地區和平的發展,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畢竟時代變了後,如何放下彼此的對抗,真誠的合作。我也去過莫斯科等俄國大城,我也歡迎俄國到台灣投資,一起發展和平的願景。

3 則留言:

  1. 小英當真被木栓綁架嗎?台灣當真沒人才嗎?

    宋叛果真推上台面,呆完郎真是情何以堪?

    還是投票時大家都蓋錯了?當真是無語問蒼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看法是這樣:
      木栓個性與能力上根本不適合當首長。
      但是他卻「幫忙」小英擬定政策,因此,小英執政,不能落跑。

      因此,最佳辦法是:院長讓政治人物來當。木栓follow政策執行,或當行政院副院長,或當國發會主委。

      順此邏輯,我們知道,現在的行政院完全是跳級任用。
      從秘書長以下,全部要降一級
      秘書長→副秘書長
      副院長→秘書長
      院長→副院長

      但相對於獨董2000萬年薪,這樣安排又不適當。
      所以就卡住。
      硬上的結果,就是大家痛苦(木栓與小英、綠營,甚至整個社會也痛苦)

      這就是先前考慮「私情」大於「適才適所」的結果。
      只能整理戰場,別無他途。

      像近日的連續訪問,以及APEC人選,這就是小英會做、專業所在。
      很可惜,其他就不行。

      這時候,就是要請「開創性的專家」來做。

      刪除
    2. 從以上的邏輯看,小英被木栓綁架?
      可以這樣說

      但,其實小英是被「自己的個性」綁架。
      總統「我不是我的我」。

      這點,他還沒有辦法理解,遑論執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