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8-02

U形線,一直都是地緣利益線

南海仲裁案判定U形(牛舌)線不合法後,不僅中國暴跳如雷,連台灣社會也誤認「中華民國主權」嚴重受損;上焉者出嘴或搶搭軍機喝水護島,下焉者只好坐漁船送泡麵勞軍。但U形線有國界、歷史性水域、歷史性權利、島嶼範圍等各種說法,卻沒人能確切指出「牛舌」的原形為何?於是,僅聚焦仲裁的內容豈不是捨本逐末。但我們要如何理出頭緒,才能切中牛舌的要害?


實際說來,U形線從來不是主權線,而是地緣戰略的利益線—1889年日本首相山縣有朋,有感於十九世紀末俄國已達滿洲,若大清與朝鮮一起淪為殖民地的話,將嚴重威脅日本獨立與生存。於是,日本的利益不僅僅以國境為界,必須不局限於朝鮮半島,甚至要延伸到遼東半島及整個滿洲。為建構日本地緣戰略層次感,山縣有朋因此提出之主權(國境)線與利益線的概念。山縣有朋127年前的思主張,或可以作為我們在思考U形線本質時的線索。

英國取得香港(1842),意義在凸顯了南海海域在東亞的戰略重要性,死對頭法國當然也加碼跟進。清法戰爭(1883),法國一路由南北上打到寧波鎮海。最後從中國手中取得安南的保護國地位並劃陸地國界。這是中華藩屬從朝貢秩序被納入國際法的案例。隨後更以東經108318秒劃分中越兩國海上國境(1887),此線以西島嶼歸法屬印度支那,以東則歸中國。相對於南北狹長的越南,這條線往南劃下去,會觸及陸地峴港,顯然不能無限上綱。但兩國劃定海上疆界,預示著海洋與島礁對於陸地的重要性。

之後,法國動作不斷,先於租借廣州灣(1899)、又對中主張西沙群島(1931)、先佔南沙(1933)等。南海,越來越重要了。中日戰爭期間,日本為切斷補給以逼迫中國投降,決意封鎖長江以南的中國海岸。日軍攻深圳赤灣(1937),次年進軍廣東,逼得盟國另開滇緬公路、駝峰航線當後門,也再度讓日本進佔越北、突進廣西,甚至深入緬甸作戰,以圖截斷中國的補給線。為此,日法兩國,更在海上進行島礁爭奪與外交攻防。

中日戰爭已驗證:南海島礁是日本對中海上封鎖前哨,是進出南洋與資源生命線中點;是中國西南防禦的外圍縱深;是法國保護印度支那的戰略據點;也是越與菲戰時反封鎖的兵家必爭。

現在,它不僅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也是歐巴馬口中的「國家利益」。對中國,南海攸關生死:它是海岸會封鎖與反封鎖的前哨站,更是非洲礦產與中東能源進入中國的門戶;佈設第二A2/AD區(甚至劃設防空識別區),加上在與那國島與花東間劃設第十段線(2009),能完備國安縱深,勢在必行。對第七艦隊,南海也是死活問題:一旦巴士海峽與麻六甲海峽間的南海被封鎖,等於防區被一分為二,太平洋與印度的聯繫便要改道巽他或龍目海峽,繞行西里伯斯海(Celebes Sea),無異冷戰時期的骨牌效應換妝上台(整個中南半島將納入中國勢力範圍),也意味著所謂印亞太的戰略觀點失去現實基礎,所以也會分毫不讓。

在山縣有朋的觀點下,U形線內中國瘋狂造島行為本質,才得顯現其地緣戰略的本質。難怪美國要堅持航行自由、而越菲也隨之搶佔島礁。

台灣不僅是中國的東海與南海兩A2/AD的轉折處,更是美國在印亞太戰略的咽喉。我們應思考:太平島、東沙島、蘭嶼、台灣灘(Taiwan Bank)與釣魚台等的地緣意義到底是什麼?如何獨自或合力呵護這些戰略前哨?我們會否面對後山變前線的窘境?以及,第十段線對於台灣的凶險會以何種面貌被執行。



2 則留言:

  1. 世界上哪有畫在國家地圖上的地緣利益線?美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過去都是承認並尊重這條線的,只不過現在反言了.

    回覆刪除
  2. 不是“越菲也隨之搶佔島礁”,菲越早就搶佔多個島礁並大肆建設了,中國是在菲律賓告上仲裁庭後才開始的,也算仁至義盡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