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7-17

賴怡忠的聲明(2016.07.15)

Comment
誠實與精確,是學者最重要的本質。

賴怡忠,表現了這點。拍拍手

但是,若仲裁庭說為避免掠奪資源(萃取其上資源的offshore feature),與任意主張EEZ,所以做嚴格解釋(其實是擴張解釋),基於邏輯與後續影響,我也還不能接受。(我算老幾?)


賴怡忠的聲明(2016.07.15)
最後一段對外交部的指責是不對的,因為我錯看了時間。把在今年111日的作為當成這幾天的消息。現在的外交部應該沒對姜皇池發動攻擊。造成困擾,非常抱歉

馬英九大概連判決書都沒看就在妄發議論。判決書240頁說仲裁庭認為其淡水資源與降雨搜集在過去是可以支撐小數量人口的。意即仲裁庭不認為淡水是個問題

再仔細看判決書,p239More recent accounts of water quality are mixed. One study by Taiwanese botanists in 1994 indicates that "the underground water is salty and unusable for drinking". Another study from the same year indicates that "on the whole, the two freshwater sites actually had better water quality than in usual river or lakes"」。判決書還附上其所引用1994年台灣學者認為水質不好的來源。"T.C. Huang, et. al, The Flora of Taipingtao (Itu aba island), Taiwania, Vol. 39, No.1-2 (1994)", 之後也附上其他台灣學者認為是水質是好的研究之文獻來源 (I.M. Chen, "Water Quality Survey in South China Sea and Taiping Island Sea Region", in L. Fang & K. Lee (eds.), Policy Guiding Principles: The Report for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Survey on South Sea, P. 187 at P. 194 (1994) )

判決書還提到馬政府主張太平島的水是可以喝的(240頁,"Media coverage of recent visits to Itu Aba by officials and guests of 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 also stress that the well water there is drinkable.")

可見判決書不但沒提姜皇池的主張,反而還有提到馬英九的作為,以及1994年台灣植物學家及其他人的正反意見。怪罪姜皇池根本是莫名其妙。

關鍵是仲裁庭還檢查島上的植被與生物環境條件,土壤及農作潛力,過去漁民存在的記錄,商業活動的記錄等一起總合來看。在檢查這些記錄後,根據其對article 121(3)有關 human habitationeconomic life of its own的理解,並在最後提到他們是想避免國家對只是要萃取其上資源的offshore feature,利用這些 feature主張200海浬經濟海域的操作254頁)。這是這個仲裁庭會對海洋法定義的島嶼採取這麼狹義解釋的理由。

因此有無淡水不是重點,何況仲裁庭還承認其上的淡水可以支撐一定數的人口。馬之前的大陣仗沒用也就算了,但判決出來後還強調淡水,顯示馬要嗎不用功,或是只想以此強調他的兩岸一中。

「而蔡政府外交部日前對姜皇池教授的攻擊,也顯示這個最該了解狀況的部門,可能也是連判決書也沒看,所以才這麼配合馬的淡水強調說,而不是去尋求可行的法律戰途徑。外交部的問題一樣很糟糕,這個部門荒腔走版作為的任何政治後果,蔡政府都要概括承受,扛起責任。」--- 這段我要刪除,因為我錯把外交部111日的消息看成現在的消息。這是我的嚴重錯誤,十分抱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