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7-07

戴秉國同志在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上的講話○中國外交部(2016.07.05)

Comment
戴秉國對南海的論述,包括

「二戰期間,日本曾非法侵佔中國南海諸島。戰後,中國予以收復」、
「中國有關行動當時得到了美國麥克亞瑟將軍的支持。中國軍政人員正是乘坐美國提供的軍艦分赴西沙和南沙群島舉行接收儀式的。其後,美國又多次就在南沙部分島礁進行大地測量事向中國臺灣當局提出申請。」
正說明:南沙等島嶼,當年就是軍事佔領,其領土地位並未透過和約決定。

我最擔心的是「也有能力收復上述島礁」。
證諸:712國際仲裁庭的宣判,以及「南海仲裁美鬥陸 關鍵時刻我太平島百噸艇全撤防」。
我大膽擔心712日之後,太平島易幟的想定。
------------------------------------------
(中央社記者廖漢原華盛頓6日專電)中國大陸前國務委員戴秉國表示,即將公佈的南海仲裁結果不過是一張廢紙。美國媒體報導,戴秉國的說法引起中方可能重啟填海造島的揣測。

戴秉國5日出席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在華府合辦的「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活動僅對部分人士發出邀請

戴秉國演講內容在北京外交部官網全文公佈,引起各界議論,認為中方在南海仲裁結果即將出爐之際,態度漸趨強硬。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報導認為,中方回應國際法庭的決定仍不清楚,但戴秉國在華府的談話引起北京可能會在黃岩島展開填海工程的臆測。

專家認為,此舉將挑起緊張,並可能與馬尼拉當局發生衝突,菲律賓將轉向美國要求軍事援助

外交政策報導,戴秉國演說重複中方的立場,是北京近期南海國際宣傳中的攻勢。中方聲稱有60國支持其論點,但華爾街日報(WSJ)指出,只有8國公開表態,包括阿富汗、甘比亞、肯亞、奈及利亞與蘇丹等國。1050706


戴秉國同志在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上的講話中國外交部(2016.07.05)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很高興出席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和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共同主辦的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對話會,與各位新老朋友見面。借此機會,我要感謝兩大機構組織這次對話會,並對長期關心支持中美關係發展的在座各位表示衷心感謝!

  我退休後當了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的名譽院長,一定意義上也是一名智庫學者了。我很願意與大家坦誠深入溝通,相互啟發。

  40多年前,中美交往的大門打開之後,中美關係迎風冒雨勢如破竹地一路向前發展,取得了巨大而非凡的成果,極大地造福於中美兩國人民,也惠及了全世界。中美這樣兩個大國在短短40多年間彼此關係獲得的巨大發展堪稱大國關係史上的奇跡。

  差不多3年前,20136月,習近平主席與奧巴馬總統在美麗的陽光之鄉安納伯格莊園成功會晤。3年多來,中美雙方又圍繞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這一戰略共識,推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不斷取得重要進展。兩國在雙邊廣泛領域和攸關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上攜手合作。兩國貿易額和雙向投資都達到歷史新高,雙方不斷加強宏觀經濟協調,有效推動世界經濟復蘇與發展。雙方先後簽署了3份氣候變化聯合聲明,為達成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發揮了關鍵引領作用。雙方在兩軍、執法、能源、人文等領域務實合作繼續拓展,在伊核、朝核、敘利亞、阿富汗、維和、發展、全球公共衛生等國際地區熱點問題和重大全球性問題上開展密切協調與合作。這些合作造福兩國,增強了國際社會對中美關係發展的正面預期。

  毋庸諱言,作為歷史文化、社會制度、價值理念迥異和發展水準不同的兩個大國,彼此關係在發展過程中也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分歧和問題。這十分正常,關鍵是要增進坦誠深入的戰略性溝通,以建設性的態度處理和管控好有關分歧,甚至超越分歧,聚焦合作,發展合作。南海問題就是這樣一個問題。

  近一段時間來,本來一向比較平靜的南海變得不平靜了,南海熱起來了,甚至到了很不尋常的地步。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真相究竟如何?我注意到,大多數關於南海問題的報導和評論僅從特定角度截取一個靜態片段。未能展示南海問題的全貌。我想,研究一個國際熱點問題,需要實事求是,充分考慮有關國際背景、厘清來龍去脈,並關注有關當事方往來互動,這樣才能看到全貌,弄清是非,得出正確結論。本著這一方法,我想重點談一下南海問題的歷史經緯、中國的南海政策,並且探討如何從中美關係的視角看待和把握南海問題,以利南海的溫度真正降下來,恢復它往日的平靜。

  一、南沙群島是中國固有領土
  中國和許多西方國家史料都可以佐證,中國人民最早發現、命名和開發經營南海諸島,中國政府最早並持續和平、有效地對南海諸島行使主權管轄。二戰期間,日本曾非法侵佔中國南海諸島。戰後,中國予以收復。二戰後期的《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等確立戰後國際秩序的檔,要求日本將竊取的中國領土歸還中國。戰後,中國收復被日本侵佔的臺灣和澎湖列島、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各位知道嗎?中國有關行動當時得到了美國麥克亞瑟將軍的支持。中國軍政人員正是乘坐美國提供的軍艦分赴西沙和南沙群島舉行接收儀式的。其後,美國又多次就在南沙部分島礁進行大地測量事向中國臺灣當局提出申請
  事實說明,南沙群島回歸中國,是戰後國際秩序和相關領土安排的一部分。戰後相當長時間內,美方一直承認並實際上尊重中國對南沙群島的主權。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作為戰後國際秩序的一部分,還受《聯合國憲章》等國際法保護。坦率地講,美方現在說在有關領土問題上不持立場實際上是一種倒退,是對自己曾經參與構建的戰後國際秩序的否定。

  有充分理由可以說,南海問題上,中國完全是受害者。長期來南海本來無事,風平浪靜。只是上世紀70年代以後,菲律賓、越南等國陸續非法武力侵佔中國南沙群島共42個島礁,才產生了南沙群島部分島礁領土爭議問題。幾十年來,菲、越在非法侵佔的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上大興土木、部署武備,不斷在海上採取挑釁行動。菲越非法侵佔及其所作所為,為國際法和《聯合國憲章》所禁止,應當受到普遍譴責。全世界可以看到,在南海問題上,中國絕不是加害者、肇事者,而是完完全全的受害者。根據國際法,中國完全享有自保權和自衛權,也有能力收復上述島礁。但從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角度出發,中國長期以來一直保持高度克制,尋求通過談判和平解決。近年來中國採取的一些行動,只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針對個別國家侵權行動升級的最低限度的回應。換位思考,如果美國受到這樣的挑釁,恐怕早就大動干戈,武力收回被侵佔島礁了。

  二、中國始終堅持通過雙邊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南海問題
  盡人皆知,中國政府最先提出並始終堅持“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堅持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議,通過規則和機制管控爭議,通過開發與合作實現互利共贏,堅持維護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及南海和平穩定。這是中國解決南海問題的基本政策,也是莊嚴承諾。過去幾十年來,南海地區形勢保持總體穩定,有關爭議得到妥善管控,東南亞地區實現高速發展,這一地區成為世界上和平、穩定和繁榮的象徵,越來越成為世界上其他地區國家向東看、向東轉、向東幹,競相開展務實合作的對象,這是中國和有關國家對國際社會的巨大貢獻。

  作為南海最大沿岸國,中國一直致力於實現自身和平發展,南海和平穩定是中國的重大利益所在。因此,除非受到武力挑釁,中方不會動用武力。儘管當前南海和平穩定受到一些內外消極因素影響,但是中國仍然沒有喪失信心,堅持通過雙邊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南海問題的政策依然沒有變化。為什麼?

  首先,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端,是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的最大堅守。《聯合國憲章》、《國際法原則宣言》等國際檔,均把談判作為和平解決國際爭端的首要方式。《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要求當事國首先通過談判解決海洋劃界爭端。中國和東盟國家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也就此作出鄭重承諾。事實上,中國是現行國際秩序的獲益者,同時也是模範遵守者和堅定捍衛者,中國將繼續不折不扣地履行條約義務,嚴肅對待國際和地區責任,維護《公約》的完整性和權威性,維護國際法和國際法治。

  第二,通過談判和平解決爭端,是中國踐行國際法治的成功實踐。早在1950年代,中國就提出了根據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協商解決歷史遺留邊界問題的倡議。自此以來,中國與14個陸地鄰國中的12個通過談判解決了邊界問題,劃定、勘定約20000公里長的邊界線,占中國陸地邊界總長度的90%。中國還同越南談判劃定了兩國在北部灣的海洋邊界。其中,中俄(蘇)邊界談了40多年,中越陸地邊界談了30多年,北部灣劃界談了20多年。我本人曾經部分地參與了某些邊界問題的談判解決進程。歷史經驗表明,通過談判和平解決有關爭端,最能體現各國的自主意願和主權平等,在解決複雜的領土和海洋爭端中具有獨特的優勢,最具有生命力。我們沒有理由不通過和平談判去解決南海爭議。

  第三,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端,是管控和化解南海問題的必由之路。事實上,南海爭議有關各方一直在通過談判協商來探索爭議和平解決,這也是《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明確規定,各方有著成熟有效的機制,“南海行為準則”磋商也不斷取得務實進展。在此背景下,菲律賓居然獨出心裁,跳出來搞所謂南海仲裁案。這完全是菲律賓強加給中國的,它建立在菲律賓一系列違法行為和非法訴求基礎之上。實際上這背後隱藏著不良政治圖謀,即有人有意挑事,刻意激化矛盾,慫恿對抗,唯恐南海不亂。仲裁庭沒有管轄權,其自行擴權、越權審理並做出裁決,這違背了《公約》,是非法的、無效的。中國不參與、不接受這樣的仲裁,不承認所謂的裁決,既是依據國際法維護自身權利,也是維護《公約》的完整性和權威性。我們希望美方對此秉持客觀公允的態度。不要站在《公約》外指責維護《公約》的中國。聽說仲裁結果很快就會出來了,出來就出來吧,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張廢紙!近代以來,中國一直是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受害者,飽受西方列強欺辱,例如,一戰後的凡爾賽和會出賣中國山東、日本侵略中國東三省後國聯派出的李頓調查團為侵略者背書,即便是二戰後美國主導的《三藩市和約》談判也將中國排斥在外。如此種種,中國人記憶猶新。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在領土主權問題上要把命運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裡,絕不接受任何協力廠商解決方案。

  三、南海的溫度必須逐步冷卻下來
  現在,南海的溫度已經很高了,已有人在叫喊什麼“今夜開戰”了,如果任由溫度上升,可能發生意外,甚至把整個南海搞亂,進而把亞洲搞亂!那樣,南海周邊地區國家遭殃,亞洲國家遭殃,美國也會遭殃。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個地方絕不能變成西亞北非那個樣子。誰放縱事態發展,釀成大禍,誰就必須承擔歷史責任。

  要使南海的溫度真正降下來,相關國家都要做出實實在在的努力。

  首先,當務之急是仲裁庭停止審理菲律賓的仲裁案,如強行推出非法仲裁結果,任何人、任何國家均不得以任何方式執行非法仲裁結果,更不得強壓中國執行裁決。尤其是要嚴格約束菲律賓不得採取任何挑釁活動,否則中方決不會坐視不管。

  第二,中美在南海沒有一分一厘的領土爭議,在南海上也不存在根本的戰略利益衝突,不能以此來定義中美關係。我們必須把它放在兩國關係中的合理位置,把南海塑造成中美合作而非對抗衝突的場所,防止其對中美關係的全域形成不應有的干擾或破壞。如果因判斷錯誤、處置不當而斷送掉40多年來雙方苦心經營起來的好端端的中美關係,那中美兩國人民是絕不會饒恕的。

  中方的立場和主張我已講清楚了,我想再強調幾點:
  首先,美方如果不能回歸當初承認中國對南沙群島擁有主權的立場,也應真正恪守在領土主權爭議問題上不選邊站隊的承諾。如美國真心願意維護南海乃至亞太和平穩定,支援建立基於規則的秩序,就應該明辨是非,尊重事實,反對或約束有關國家對中國採取挑釁行動,鼓勵本地區國家通過雙邊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議,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第二,不要把南海問題放大為一個戰略問題,習慣性地用西方國際關係理論和歷史典故來解釋和預測中國,認為中國把南海視為“亞洲版加勒比海”,要實施“亞洲版門羅主義”,把美國擠出亞洲。甚至猜測中國要借此問題與美方比拼誰能主導南海、亞洲和世界。這完全是無端的猜想!中國與傳統西方大國不一樣,作為一個五千年的東方文明,中國有完全不同的文化傳統、政治思維和國際視野。對中國而言,南海問題就是關乎自身領土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海洋權益問題,是防止喪失我們固有領土的悲劇重演問題,簡單而樸素,沒有其他考量。我們無意也無力與誰進行什麼“戰略比拼”。我們沒有野心統治亞洲,更沒有野心統治地球,就是南海,我們也從沒有說過全都是我們的。我們只有一個“野心”,就是做好中國自己的事情,讓近14億中國人能過上比較體面的、有尊嚴的日子。中國要和平崛起的神聖權利,中國人要過好日子的神聖權利是不應該被任何人剝奪、也是任何人也剝奪不了的。

  第三,美方對南海問題的強勢介入要降下來。人們十分關切的是,美國不斷強化亞太地區軍事同盟,推進軍力前沿部署。去年以來,美進一步加強對華抵近偵察和“航行自由計畫”。美國少數人士的言論充斥著強烈的對抗傾向。中國老百姓打開電視、翻開報紙就看到美國航母艦機從萬里之外開到中國家門口耀武揚威,聽到美國高級軍官聲言“今夜開戰”。美國朋友們,如果你們處在中國老百姓的位置,會作何感想?是不是覺得太有損你們國家在世界上的形象了呢?中美互動不應是這樣的喲!當然,中國人並沒被嚇倒,哪怕美國全部10個航母戰鬥群都開進南海,也嚇不倒中國人!在美方強勢介入南海的背景下,有些國家恃美自重,有了利用大國博弈撈取好處的衝動,在海上採取更多挑釁行動,給南海局勢增添變數,導致了南海局勢反復升溫。其實這種局面歸根到底並不符合美方的利益。弄不好會不由自主地被人逼下水,付出意想不到的慘重代價。情緒衝動的國家相信也會逐漸冷靜下來思考:中國已經同它們作為鄰居和平友善地生活了幾千年、幾萬年。今天這個鄰居在共同生活的這個地區沒有侵略誰,沒有干涉誰的內政,沒有顛覆誰的政權,也不組建對抗性的政治軍事集團,除了維護自己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並不稱王稱霸。今後需要世世代代與之比鄰而居的仍然是友善的中國而非遠在天邊的另一個大國。

  第四,雙方應以建設性的方式妥善管控分歧。正如我剛才強調的,南海問題本質上是中國與部分南海沿岸國之間的爭議,可以預見,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這些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關鍵是最終解決前採取什麼態度來處理和解決爭議:是挑動問題和爭議、激化矛盾、慫恿對抗,還是淡化爭議、擱置分歧、擴大合作?答案不言自明。中方一直堅持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爭議。雖然南海問題不應是中美之間的問題,但從維護亞太和平穩定這一雙方最大“公約數”出發,中方願與美方就海上問題保持溝通,願同包括美方在內有關各方一道努力管控局勢。中美雙方可以就增進地區國家互信,有效管控爭議,促進海上務實合作等,進行建設性討論,找到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辦法。

  第五,中美應努力拓展海上積極議程。中美雙方都贊同“航行和飛越自由”原則。只要美國不以此挑戰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中美可以就維護航行和飛越自由在全球範圍內合作。雙方也應當在海洋環保、海洋科考、海上執法等涉海廣泛領域加強合作,為雙方在海上的互動注入更多正能量。

  我今年75歲了,誕生在二戰戰火紛飛的年代,之後,又目睹和經歷過一些大國關係的起伏變化,研究過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對美國自身和別人造成的巨大損害,新世紀以來又主持過中國同美國等大國的戰略對話,我們談得很深,很好,在共同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方面也找到了共同語言。我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人民,對美國人民也抱有友好感情。我真誠希望中美關係好,中國和美國都好,不要犯戰略性錯誤而陷入衝突對抗的深淵。我今天說的有些話可能不那麼動聽,但心是好的,是一個可以被視為美國朋友的肺腑之言。

  中國北宋著名詩人王安石曾寫下世代傳誦的名句,“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意思是說只有登高望遠,不為一時一事所擾,才能把握天下大勢。在機遇和挑戰交織的全球化時代,中美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以及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在促進世界經濟發展、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等方面肩負著更多共同責任,面對更多共同挑戰,雙方合作的潛力還遠遠沒有挖掘出來。我們要做的不是拿著顯微鏡聚焦問題,而是端起望遠鏡眺望前方,聚焦合作。中美都是富於智慧與遠見的偉大民族。只要雙方從共同利益出發,堅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坦誠溝通,聚同化異,就一定能妥善管控分歧,並找到把分歧轉化為合作機遇的金鑰匙。我堅信,中美關係的前景一片光明!


  最後,預祝本次對話會取得圓滿成功!

4 則留言:

  1. 中方聲稱有60國支持其論點,但華爾街日報(WSJ)指出,只有8國公開表態……,___________西方媒体不识数,光发表声明的上合组织和中阿论坛就包括多少国家了?

    回覆刪除
  2. 南沙群島是中國領土這段完全不對

    有澳洲政府解密檔指出
    在舊金山和約的協商過程中
    由於美蘇談不攏
    所以這些島礁都是主權未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