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3-23

川普現象,到處有

Comment
The relations among countries can never be understood or measured by money only.  There are far more aspects beyond.  Nevertheless, the cognitive map of Donald Trump is narrow and shallow.  He knows little about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misleading voters to judge by the sound of coins. 


Some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 such as Ross Perot in 1992 and 1996, tried to run for the US presidency as independent candidates.  They failed.  However, Trump stands good chance to win the Republican candidate for the campaign.  Some even expect that he will win the final run to be the 45th US President.

The Trump phenomena are not exceptional.  The voters of Taipei city elected their own Trump in 2014.  Masuzoe Yoichi, the Mayor of Tokyo Metropolitan, was an earlier case in the same year.  It indicates that the voters are getting impatient with traditional politicians who are bad at solving problems but good at bragging and lying.  People feel that the government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for the people” no longer exists. 

Trump’s wisdom “just because you can, does mean you should,” is full of punch for the voters.


However, will Trump solve the problems quick or bring more to be solved, if he should take the office?    Revised at 2040

從川普的世界觀來看,他完全不懂國際政治,也完全以金錢盈虧衡量世界。但,國與國之間不僅在金錢,還有形而上,佈局與影響常常超越個人的有形壽命。

問題在於,小丑者如川普,為何聲勢如此浩大?
但川普,是一種普世現象。

過去,並不是沒有成功的生意人想進軍政界。如19921996兩次參加總統競選的獨立參選人Ross Perot,以失敗告終。
川普則是以共和黨身分參選,大約確定會得到提名,也機會成為最終勝選者。

2014年台北市,也有川普。
代表選民對於傳統政治人物錯離時代與推拖拉的不耐。
但,川普並不是答案。
答案還沒出現。


川普向錢看 質疑美駐軍亞洲被坑了○聯合(2016.03.23)
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廿一日接受華盛頓郵報言論部訪問,對他的外交政策有較完整的論述,他認為美國現在很窮,也許應大幅降低對北大西洋公組織(NATO)的參與,他並質疑美國在亞洲駐軍的價值。川普的不干預主義或孤立主義外交思維,與共和黨傳統的外交政策背道而馳。

川普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顯然不是指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強大,而是指國內建設。川普說,美國必須向內看,把資源用於重建美國老舊的基礎建設。

川普說:「要到什麼時候你們才會說,『我們必須照顧好自己?』我知道外面世界的存在,我也認知這一點,但我們的國家正在崩解,有很大部分,特別是城市的市區。」

他說,北約是很好的概念,但是在美國較富有時代的產物,未來美國必須大幅降低對北約的介入。

美國對北約的承諾是美國兩黨近七十年的共識,但川普說:「我們已負擔不起,北約花掉我們大筆錢,我們用北約保護歐洲,但我們花了很多錢。」

他以俄國干預烏克蘭為例,指歐洲「袖手旁觀」。他說:「烏克蘭對我們的影響遠不及北約其他國家,但全靠我們解除危機,他們什麼也沒做,德國為何不與北約來協調處理?」

華郵指出,川普的說法與事實有出入,美國對烏克蘭介入很小,僅提供非殺傷性武器,主要由歐洲國家調停烏克蘭與烏東叛軍的戰事。

川普也質疑美國在亞洲的龐大軍事投資的價值,並懷疑美國是否還有能力在亞洲維持有效的維持和平軍力。

他也關切中國大陸在南海的積極作為,但說南韓和日本等盟邦應對美國的保護負擔更多費用

他說:「南韓很富有,是很強的工業國家,但我們的付出沒有得到公平的補償。我們持續派船艦、飛機、進行演習,我們的花費只獲得部分補償。」

華郵主筆提醒川普,南韓分攤大約一半的非軍事人員支出,川普質疑為何不是全部。這類談話可能引起南韓的焦慮,美國在南韓有兩萬八千名駐軍,嚇阻北韓的威脅。

川普不愧為成功的生意人,在外交上也斤斤計較。


被問到美國介入亞洲是否有好處時,川普說:「我個人不以為然。我們過去是很強大、富有的國家,我們現在是窮國、負債國。」川普強調美國負債十九兆美元。

3 則留言:

  1. 川普現象跟台灣政治更相似的地方有,要攻擊川普種族歧視不太有用(黑人痛恨非法移民造成的失業及低薪、拉丁裔及穆斯林也厭惡非法移民及恐怖份子讓他們的形象被拖累、亞裔則受不了大學的種族平衡政策),現在要攻擊泛綠搞族群歧視也沒用(外省第三代也拒當中國人、痛恨統派政策)。
    川普攻擊日本負擔更多的軍事責任是正確的,不過要先承認當初強迫日本放棄交戰權是錯誤的、而且應該特別去指責日本的和平白癡。

    回覆刪除
  2. 川普似乎以為海上貨運自由貿易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標準的小生意人頭腦,只會計算自己口袋進出的部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