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10-20

當「信賴,保護」不下去時,除了革命還能是什麼?

Comment
新聞標題說(退輔問題)「誰執政都要面對!」可是,你們執政就只是閃躲!
退休後領得比退休前還多?我在服兵役時,就聽見職業軍人閒聊時這樣說了。那是30年前了吧?
張盛和的言論,只是在私心與公義的糾葛中,脫口而出。這算是情緒。


倒是,他說出軍公教退撫制度設計上有錯誤。一是老年化;一是貨幣寬鬆利率低。
官員承認制度錯誤,這還是首次!張盛和還算有一絲良心!

老年化就是戰後嬰兒潮退休又活得長。本來可以預見的,但大家裝作看不見,認為嬰兒潮永遠是社會的人口紅利,不是負擔。
利率低,已經是長期現象。過去,30年以上長期平均利率為7%,一度還高到近20%。現在,實際利率趨近於0

既然制度錯誤,維持不下去,就沒有必須「信賴保護」—許多軍公教總是以「信賴保護」為由,要求不得削減。
沒錢,能信賴什麼?又能保護什麼?
制度垮了,表示今天「能多拿一個月是一個月」的貪念,也沒有意義。
制度垮了,表示經濟也垮了—自己的兒女,也不會有經濟發展的。

問題是,相對上,福利的世代差距太大。軍公教還退輔,不做事還有年終獎金、還有三節慰問金、還會跟著物價調整~。
等到年輕世代掌權(再510年吧)一定要被翻轉的。因為制度運營不下去了。
老年人剝削年輕人,像話嗎?

但這是馬的心思:讓別人去當壞人。馬還偷偷恢復被扁刪減的軍公教福利

「信賴保護」必須建立在實際財務條件上,若不這樣,就是階級掠奪,就是讓少數(官員)人得以擁有綁架所有公民的口袋的權限。

油電價格可以浮動,匯率可以浮動、利率可以浮動,軍公教福利當然可以採取浮動支出
各基金剩下多少錢,軍公教勞就分配多少福利。有許今年拿100%,明年90%等等。
少數人才不會綁架多數人!


蘋中信:年金改革已到關鍵時刻○謝金河(2015.10.03)
繼財政部長張盛和用自己太座當例子,告訴大家,他的太太退休後領到的錢比退休前還多,帶出年金不改革,財政非破產的警示;央行彭淮南也跟進表示,台灣不是希臘,但年金改革刻不容緩。2位財金大員似乎都看出台灣經濟潛在的黑洞。

根據審計部報告,去年軍公教退撫基金收入為596.5億元,但支領退休金的金額是630.2億元,差額是33.7億元,代表退撫基金的現金流量首度出現負值,意味了年金制度再不改革,退休軍公教人員爽領退休金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沒人願當改革壞人
財長張盛和在出席立法院財委會時公開表示,年金制度出現兩個困境,一是台灣快速進入高齡化社會,平均餘命從74歲變成84歲,高齡化快速降臨,再碰上空前低利環境,讓提撥的年金提早捉襟見肘。

張盛和指出年金保險收支給付制度已出現困境,105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編列的退撫及各項社會保險補助等支出,合計達4675億元,已佔前出的23.4,這顯示退撫及社會保險支出已成政府財政沉重的負擔,也造成支出僵固性

更廣義的來看,政府每年歲出預算1.9兆,7成作為還本付息、人事費、社福與退休金支出,剩下3成才能作為建設之用,這意味了台灣像蝸牛背著重重的殼,而且殼上還背了很多重物,這隻蝸牛怎麼爬得動?

現在大家都知道,到103年度為止,中央與地方政府潛藏負債超過18兆,且勞保、勞退及公務人員退撫基金,未來幾年進入給付高峰期,如果年金改革不作調整,軍保率先在2019年破產,勞工是2027年,公務人員是2030年,即使是2008年才開辦的國民年金制度,最慢也會在2046年破產。

這張破產的「大限表」,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但為什麼年金改革推不動?原來各政黨都有選票算計,沒有人願當改革的「壞人」。

馬總統說年金改革未能完成是他的遺憾,其實是不為,不是不能。馬總統在2009年即成立「年金改革專案小組」,2012年成立「年金改革修法列車」,馬總統還信誓旦旦說:「年金改革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又說:「年金改革好比為即將墜崖的火車搭橋,不能把問題留給下一任總統,再困難也要推動。」

應扭轉剝削為互助
但是馬總統才正要踩出腳步,就被「年終慰問金」的排山倒海反對聲浪鎮懾住了。2013年送進立法院的年金改革方案也被朝野立委卡住,從此注定年金改革的燙手山芋要交給下一任總統,年金改革也將成為馬總統永遠的遺憾。

一是年金改革牽涉到太多人的利益,這是難度極高的改革大工程,但此時也是年金改革最困難,也是最好的時機,因為社會上對年金改革的共識度升高了。最近張盛和部長及彭淮南也加入年金改革行列,他們都了解財政的困難,此時願挺身而出,都成了年金改革的助力。

二是社會呼籲改革的聲音加入,根據《今周刊》剛完成不久的獨家調查,有68%的民眾支持政府的年金改革來挽救破產危機,其中軍公教支持比率更高達71.5,大家對改革年金挽救破產,已逐漸形成共識,這也是下一任總統當選人可以積極進行年金改革的助力。

三是我們要徹底扭轉「世代剝削」為「世代互助」,這代人不能掏空下一代人的未來。政府背負重重的殼,年輕人沒有未來,大家絕不樂見,此時我們期待台灣人下一個卓越的領導人為大家找出團結社會的改革手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