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9-03

《鄭克塽降表》:舊文重貼,新意盎然

 Comment
1.  鄭克塽投降一次不夠,兩次。

2.  第一次(表)是道德上的歸降,表達意向,第二次(表)較具體,才算正式投降。

3.  施琅理解鄭克塽未有實權,所以必須先讓握有實權之將軍劉國軒、馮錫範等緊接鄭克塽表達投降意志(第一次)之後實施軍事投降,最後鄭克塽再正式政治投降一次(第二次),才算大功告成。

4.  與荷蘭的降書比較起來,大清要求降書的調性完全不同,多是中國官場道德宣化那一套。理由簡單,以道德治理,當然也要以道德投降。

5.  中式的投降者,必須否定自己,咒罵自己祖宗八代。但要罵得恰到好處,不被對方抓把柄,很不容易。整天在文字堆中搞來搞去,難怪整個文化不進反退。

6.  大清皇帝並未聽任鄭克塽的期望,而命令其率眾大臣與家眷攏遷往北京;克塽封做漢軍公,隸屬正黃旗,成八旗(漢八旗)的一員,一方面是就近看管,另一方面是移轉認同感,這是洗腦兼輸誠。


鄭克塽的投降與降書○雲程(2007.05.20)
施琅上奏〈為偽藩齎書求撫據情具題仰請睿鑒事〉:
查鄭克塽年尚幼樨,未諳大體,操縱指揮,權皆出于劉國軒、馮錫範二人。茲特令朱紹熙回台灣傳諭,果真心投誠,必須劉國軒、馮錫範來臣軍前面降,將人民土地悉入版圖。其偽官兵遵制削髮,移入內地,聽遵朝廷安輯。」(168383日,康熙22年潤611日,)


鄭克塽上奏〈偽藩鄭氏歸降第一表〉:
招討大將軍延平王鄭克塽謹奏
伏以論域中有常尊,歷代紹百王為得統。觀天意有攸屬,興朝宅九土以受符。誠五德之推移,為萬彙所瞻仰者也。伏念先世自矢愚忠,追懷前代之恩,未沾盛朝之澤。是以臣祖成功,篳路以闢東土,臣父經,靺韋而雜文身。寧敢負固重險,自擬夜郎;抑亦保全遺黎,孤栖海角而已。迨至先人弛擔,稚子承祧,常思畏天之恩,莫求縮地之術。茲蓋伏遇皇帝陛下高覆厚載、仁育義懷。底定中邦,如旭日升而普照;掃擴六宇,雖浮雲翳而乍消。苟修文德,以來遠人;寧事勝心,而焚海內。乃者舳艫西下,自揣履蹈之獲愆;念此氣血東來,無非霜露之所墜。顏行何敢再逆,革心以表後誠。昔也威未見德,無怪鳥骸於虞機;今者誤已知迷,敢後麟遊於仁圃。伏願視天地萬物為一體,合象胥寄棘為大同。遠柔而邇能,形民固無心於醉飽,貳討而服舍,依魚自適性於淵泓。夫且問黃之海波,豈特誓丹誠以皦日為已哉。1683917日,康熙22727日)

施琅上奏〈為恭報台灣民兵削髮偽藩齎書繳冊印事〉:
715日,鄭克塽復差偽兵官馮錫珪、偽工官陳夢煒,劉國軒遣胞弟偽副使劉國昌,馮錫範遣胞弟範偽副使馮錫韓,同曾斐、朱紹熙賚送降本稿前來澎湖軍前回話。本月27日,偽藩鄭克塽復差馮錫珪、陳夢煒同吳啟爵、常在賚具降本一道,及繳延平王冊一副,印一顆,輔政公鄭聰印一顆,武平侯劉國軒印一顆,忠誠伯馮錫範印一顆,左武衛將軍何祐印一顆。」(1683919日,康熙22729日)


鄭克塽上奏〈為舉國內附、仰冀聖恩事〉:(偽藩鄭氏歸降第二表
招討大將軍延平王臣鄭克塽謹奏
舉國內附、仰冀聖恩事。竊惟臣生自海邦,稚懵無識;謬繼創垂之緒,有乖傾向之誠。邇者,樓船西來,旌旗東指;簞壺緩迎於周旅,干羽煩舞於虞階。自省重愆,誠為莫贖;然思皇靈之赫濯,信知天命有攸歸。逆者亡、順者昌,迺覆載待物之廣大;貳而討、服而舍,諒聖王與人之甚寬。用遵往時之成命,爰邀此日之殊恩;冀守宗祧以勿失,永作屏翰於東方。業有修表具奏外,及接提督臣施琅來書,以復居故土,不敢主張。臣思既傾心而向化,何難納土以輸誠。茲特繕具本章,并延平王印一顆、冊一副及武平侯臣劉國軒印一顆、忠誠伯臣馮錫范印一顆,敬遣副使劉國昌、馮錫韓齎赴軍前繳奏;謹籍土地人民,待命境上,數千里之封疆悉歸土宇,百餘萬之戶口並屬版圖。遵海而南,永息波濤之警;普天之下,均沾雨露之濡。實聖德之漸被無方,斯遐區之襁負恐後。

獨念臣全家骨肉,強半孺呱;本係南人,不諳北土。合無乞就近閩地方,撥賜田莊、廬屋,俾免流移之苦,且獲養贍之資;則蒙高厚之生成,當誓丹青以啣結。至於明室宗親,格外優待;通邦士庶,軫念綏柔;文武諸官,加恩遷擢;前附將領,一體垂仁;夙昔仇怨,盡與蠲除;籍沒產業,俱行賜復:尤期廣推寬大之仁,明布維新之令,使夫群情允愜,共鼓舞於春風;萬彙熙恬,同泳游於化日。斯又微臣無厭之請,徼望朝廷不次之恩者也。為此,激切具本奏聞,伏候。(1683105日,康熙22815日)



2 則留言:

  1. 這些文言文,對俺來說,簡直比看古埃及文字更困難,完全看不懂。也之因為這些文言八股,讓俺對孔儒的一切絲毫不保留半口剩痰。

    回覆刪除
    回覆

    1. 為了解中國人那一套,俺也吃了一些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