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08-05

世界面臨新冷戰威脅○紐約時報 (2014.08.05)

 Comment
這篇還是有一點亂:除韓戰外,冷戰時大國之間有直接的熱戰嗎?
有的話,是代理人之間,或大國對代理人。小戰爭銷武器,不是無法想像。
但作者的觀察與建議,很有價值:
觀察
俄羅斯和北約正在把軍隊部署到越來越逼近彼此的地方。
很多可能會有用的對話機制,目前也正在關閉之中。

建議
短期操作面:
在對大國危機進行管理的過程中,最大的難點之一就是保持對事態的控制。各國應評估各自的交戰規則,以便在各級指揮層次確保克制,減少真正交火。
中期操作面:
急需改善北約和俄羅斯之間軍方對軍方的溝通和接觸。
俄羅斯與西方之間應保持一些直接的對話。

長期政治面:
商討《赫爾辛基最後文件》(Helsinki Final Act) 中的核心問題——領土完整和人權是歐洲安全秩序的核心議題(俄羅斯和西方對於這些議題做出了不同的闡釋和論述,而產生裂痕)。
對話探討未來歐盟和歐亞經濟聯盟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之間可能開展的合作。


世界面臨新冷戰威脅紐約時報 (2014.08.05)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40805/c05rifkind/zh-hant/
在烏克蘭危機上,俄羅斯和西方的觀點必然會出現分歧,但馬來西亞航空 (Malaysia Airlines) MH17航班的悲劇應該讓我們走到一起。這不僅是因為我們明白損失這麼多生命的嚴重性,並且為之感到難過,而且也是因為這起事件預示着我們處在更大的危險之中。烏克蘭東部局勢可能出現意外的升級,演變為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直接軍事對抗;這種可能性令人深為擔憂。為了避免事態向這樣的方向發展,決策者們需要從歷史上一些重要的危機管理案例中汲取經驗教訓。

試想一下,在馬航MH17航班的災難之前,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相互信任就已經大幅惡化。目前,俄羅斯和北約正在把軍隊部署到越來越逼近彼此的地方。一些冷衝突本已給歐洲帶來困擾,比如德涅斯特沿岸地區(摩爾多瓦的一個分離主義省份,在烏克蘭西部邊境之外)。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可能發生衝突的舞台,或許會被這些冷衝突擴展到烏克蘭之外的地方。此外,對於我們各自軍隊正在採取的行動,雙方幾乎不進行接觸或信息交流,而現有的危機管理措施——無論是北約和俄羅斯之間,還是歐盟和俄羅斯之間——並不足夠。而且,雙方都擁有大量核武器,一直在幕後處於高度警戒狀態。

很多可能會有用的對話機制,目前也正在關閉之中。北約-俄羅斯理事會 (NATO-Russia Council) 就是一個例子:正常情況下,該理事會或許每月都會舉行會議,為很多難題的討論提供了一個舞台。
其結果就是,目前的危機正在不斷加劇,但我們雙方討論、管理和控制它的能力不是日益萎縮,就是根本不存在。

為了避免軍事行動的意外升級,為了積極採取行動來穩定局勢,我們此刻認為,除了烏克蘭本身要進行某種和解之外,還有必要採取三套進一步的措施。它們同時代表了歐洲領導力網絡 (European Leadership Network) 和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 (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 等歐洲安全智庫成立的一個工作組的其他成員的意見。

首先,各方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來確保軍事和政治克制,不僅適用於烏克蘭境內,而且適用於其他地方。歷史告訴我們,在對大國危機進行管理的過程中,最大的難點之一就是保持對事態的控制

不久前,在黑海上空,一架俄羅斯軍機飛近美國的導彈驅逐艦「唐納德·庫克號」(Donald Cook)。這起事件應當起到警示作用。各國政治領導人應該評估各自的交戰規則,以便在各級指揮層次確保克制,並減少真正交火的可能性。同樣,俄羅斯和西方都需要儘可能發揮各自的影響力,以保證該地區的其他冷衝突不會突然爆發。

其次,我們還急需改善北約和俄羅斯之間軍方對軍方的溝通和接觸。如果說冷戰給我們提供了什麼教訓,那就是採取一些步驟來減少對一方突然開展軍事進攻的恐懼感,可以讓領導層在危機中擁有更多的時間來做決策。這是一個有助於維持穩定的重要因素。

我們也敦促各方,當軍隊離開駐地時,要提供這些部隊活動的信息,並且允許軍事觀察團體監督此類調度。這些措施將大大減少相互之間的恐懼和猜忌。

第三,我們需要讓俄羅斯與西方之間保持一些直接的對話。北約-俄羅斯理事會的設立,讓雙方能夠在關係較好的時候進行接觸和溝通。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理事會開會的頻率應該更高,而不是更低。

我們還需要舉辦一場大型國際會議,來商討《赫爾辛基最後文件》(Helsinki Final Act) 中的核心問題。這份簽訂於1975年的協議明確了,領土完整人權是歐洲安全秩序的核心議題。很顯然,俄羅斯和西方對於這些議題做出了不同的闡釋和論述,於是雙方之間產生了裂痕。

展望更遠的未來,由於烏克蘭經濟最終將得益於歐盟和俄羅斯雙方,並與雙方進行融合,因此歐盟和俄羅斯應該繼續開展對話,探討未來歐盟和歐亞經濟聯盟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之間可能開展的合作。我們知道,就目前來看,我們距離這樣的合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針對這種關係展開的細緻的技術性工作,沒有理由中斷。

如果北約夥伴和俄羅斯不採取行動,把局面引導到我們構想的道路上,我們各自的政治意志無法左右的一些狀況,恐怕就會決定這場危機的未來。倘若我們聽憑這種局面發生,我們這些國家的命運,可能就會取決於運氣,而不是良好的判斷。

伊戈爾·伊萬諾夫 (Igor Ivanov) 是俄羅斯前外交部長。馬爾柯姆·里夫金德爵士 (Sir Malcolm Rifkind) 曾擔任英國外交大臣和國防大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