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9-12-02

向心起底 黃澎孝 FB 20191201



【縛雞之見】
中共黨員婚姻複雜,子女可從父、從母,還可以隨時(同時)改名改姓,斷點一大堆,外人根本看不出來。

說王立強是演員,照劇本演一齣戲,我也不意外。
王若假,只要向是真。這樣就夠了。更何況,兩者可能皆為真。

中共初心?至此完整露出水面—拼家族的萬世榮華富貴而已。




向心起底    黃澎孝 FB 20191201
向心原來是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外孫,母親葉向真是文革闖將,父親是鋼琴家

昨天,澳洲傳媒SkyLine 引述不具名的澳洲情報官員表示:王立強只是情報圈邊緣的小人物,情報價值不高。引起國民黨一陣歡呼。

至於,中共在海外發行的環球時報,更對被我調查局留置的向心「潑髒水」,說他曾涉及多次金融詐騙案。似乎要把向心、龔青和王立強一起打成「詐騙三人組」。

但是,我們台灣人可不都是翁衍慶中將,沒那麼好騙的啦!事實上,中共愛騙成性,他們越是想否定這三人的間諜身份,越顯示:我們可能逮到了意想不到的大咖!這就是研判敵情的「反向思維」。

前幾天,我和陳凝觀在「年代向前看」節目中討論到:向心和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的次子葉選寧很像;而王立強又與葉劍英的大女婿鄒家華有幾分相似。

我們這番幾近天方夜譚的推論,事實上,所根據的是所謂的「合理化推論」;此話怎講呢?

讓我們回顧一下,當王立強剛在澳洲媒體曝光之初,中共第一時間就說他是個詐騙犯,還得到我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中將的背書。

當時,翁將軍是根據他自己的經驗法則,認為王立強「從頭到尾都是胡扯」,但是,四個小時後,我們居然就在桃園機場堵到了王立強所說的「上級領導」向心、龔青夫婦。光是這一件事,就足以顯示,王立強並不是「胡扯」。

由於向心擔任負責人的「中華創新投資公司」,幕後是中共「國防科工委」這個高度敏感的單位,因此,我們推論能夠主持這個公司的人,一定別有來頭。於是我們追出了向心曾任中共副總理鄒家華的秘書的特殊經歷背景。

而鄒家華在擔任副總理之前,也曾在「國防科工委」任職多年。因此,向心能夠任職於國防科工委所成立的海外公司,那就「合理」了!

向心出生於1963年,推估擔任副總理秘書時,只有二十五六歲左右,換言之,以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小伙子,能夠擠身國務院擔任副總理秘書,以中共的「秘書班」晉用標準,該員必然是「根正苗紅」的紅二代子弟不可!這就像習近平剛出道時,擔任國防部長耿飆的秘書同樣的道理一樣。
但是,向心到底是何方神聖呢?我們從鄒家華的角度來換位思考,當然是要找一個知根知底,完全信得過的人當貼身秘書才保險啊。

這個合理的「換位思考」,讓我們把目光投向了鄒家華的近親子弟。於是,我們從長相上,發現向心與鄒家華的小舅子,也就是葉劍英的次子葉選寧很像

正好,葉選寧曾任總政治部對外聯絡部長,長期以來,負責港澳台情報工作,也與向心任職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的情報機構性質相同。但是,葉選寧的子女年齡卻又對不上號!我突然想起,從小我爸媽都説我是「外甥像舅」,終於讓我把目標轉向了葉選寧的姐妹。

Bingo !我終於發現:葉選寧有個妹妹名叫「葉向真,「向真」!?「向心」!?

這該不會是巧合吧?

我進一步追查發現,葉向真是1940年出生於延安,與葉選寧是同父異母的兄妹。1962年,她與當時大陸最有名的天才鋼琴演奏家劉詩昆結為連理,次年1963年生一男孩,乳名毛毛⋯⋯。這又與向心公開的資料更貼近了一步!

昨天我在網絡自媒體瀏覽時,恰巧逛到了「徐杰慢半拍」的視頻上,他正好與中共前海軍中校情報員姚誠談到王立強和向心的案子,沒想到姚誠居然認得向心他也指認向心是葉劍英的外孫,葉向真與劉詩昆的兒子!換言之,鄒家華就是向心的「大姨爹」!難怪,向心年紀輕輕就可以當上副總理的秘書了!

循著同樣的道理,王立強雖然年輕,資歷短淺,但是,卻能擠身到向心夫婦身邊,可見的,王立強的家世必然不同凡響翁衍慶將軍以尋常道理來判斷王立強,當然就會失去了準頭!

畢竟,在中共的體制下,自己再怎麼「打拼」,還遠不如「拼爹」來的管用多多了


4 則留言:

  1. 其實化名或改名,在中國還蠻常見的,不只是中共黨員,也不只是因為婚姻複雜,一般人也是如此。因為國土大,人口多,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有些人就會用另外一個名字(即使原戶籍名沒改)在另外一個地方工作,甚至連姓都改,即使人事部門也習以為常,平常大家也只知道化名,除非較親近的才會知道XXX也叫OOO。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樣,就確保了「自己人」不被發現,從而透過愛國心的政治動員,讓世世代代牢牢掌握巨大經濟利益。

      刪除

  2. 中國在台佈建逐漸曝光?網路行銷公司真是韓流致勝關鍵?
    https://taiwanhandout.org/archives/897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已轉。

      這種事情是複雜的。
      網軍,是工具。
      只要敵人用,我也該用。這是武力平衡。

      網軍影響選舉或政治的實力,從2014年選舉就被證明。
      關鍵於,操作者,是中性的商業行為,或是敵方派來臥底的?

      那個「神」,很複雜。那個「系」,一點警覺心都沒有(還是其他原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