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07-01

變動的環境,變動的作法


Comment
Environment is ever-changing. 
If anyone who wants to keep status quo, it must be uti possidetis juris, not fait accompli, meaning you have to do whatever you can to pull back the shifted situation.
If you don’t, you are in fact helping the big guy who is bullying and humiliating you.
當環境不斷變動時,要維持現狀,也必然是變動的。
要不然就是附和強者欺凌自己。


This is choice of philosophical, needs the wisdom and the determination of a leader.
The leader should not linger and let things hanging in the air.
This lingering is, ironically, taking side without saying a word.
如何選擇,是智慧、更是責任。
拖拖拉拉,是口惠的卸責,也可能是站在某種立場。

The author wrote that Taiwan at this moment cannot be alone and ignores the concerns of close friend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Former President LTH responded in the interview that the Taiwan government should strengthen its relations with Japan.  The Taiwan government should do more cooperating with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t all aspects.  I think Taiwan government can do and should do more!
本文說:「此刻的台灣不能獨善其身,漠視包括美國在內的摯友所關注的事」,這是對美。
在那霸機場等待班機時,李登輝說:「台灣政府應該要加強與日本的關係,『台灣政府實在對日本政府各方面,我覺得不夠!』」,這是對日。

I wonder if Taiwan is taking sides with the one who is bullying Taiwan?  I do not think this way, however, the result might be similar.
難道,台灣不站在美日這邊?我不這樣想,但會造成相近效果。


台灣必須適應不斷變動的戰略環境    Ryan Hass@自由 20180701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的歷史性高峰會,降低了爆發另一場韓戰的風險,讓美國與亞洲各國的許多人都鬆了一口氣。然而,朝鮮半島(或韓半島)危機稍歇,並未顯著減輕台灣面對的外在挑戰。亞洲戰略競爭的棋局正在轉變。

面對美國外交政策的不連續性
第一個重大轉折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不連續性(discontinuity。正如我在布魯金斯研究所的同事卡根(Bob Kagan 近來主張的,川普總統執政下的美國外交政策,背離了華府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所恪守的兩黨一致路線。川普總統正在落實他醞釀逾三十年,並在二一六年選戰中倡議的理念,包括他認定自由貿易使各國佔盡美國便宜,以及盟友與安全夥伴太常利用美國的慷慨,不勞而獲。

正如六月間七大工業國集團(G7)加拿大高峰會的分裂所凸顯的,川普總統沒有興趣維持美國及其友邦之間的暗盤交易,美國為了支持盟邦進步發展,付出了提供安全保障與開放市場的代價。對川普總統與許多他的支持者而言,這類協議根本不算協議,而是強加於美國人的不公平負擔,犧牲美國自己,以保護並促進他國的繁榮。為了補救這種失衡局面,兌現「美國優先」路線,川普總統示意他決心縮減美國的涉外糾葛、抵擋全球化浪潮、促進更互惠的貿易與投資管道,以及強化美國邊防。

對川普總統而言,美國的實力主要是由其經濟規模及軍事力量加以衡量,而非取決於美國典範的吸引力,或其召聚集體行動以對抗共同挑戰的能力。對於沒有恆久的朋友或敵人,只有隨時勢演變而不斷調整的關係群集的信念,川普似乎理直氣壯。

川普隨時勢演變 調整關係群集
與此同時,北京不僅愈來愈肆無忌憚地對台灣施壓,對華府力挺台灣的表態也愈來愈敏感。北京增加人民解放軍在台灣周邊的軍事行動,還透過網路與其他手段,加強滲透台灣的政治體系,擴大限縮台灣國際空間的力道,使台灣成為影響美中關係發展的議題之一,甚至愈來愈厚顏無恥地強迫各國與企業接受北京對台灣地位的詮釋,連他們用來指涉台灣的命名系統也不放過。

白宮認為,必須遏止中國擴大對台施壓,因此當北京近來要求外國航空公司在其官網的下拉式選單中,必須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部分時,白宮選擇抗拒。白宮將這類要求形容為「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對於北京愈來愈過份的踰矩行徑,華府有許多人肯定此舉乃是遲來的糾正,但北京有些人刻意扭曲美國的立場,將白宮的反應解讀為是對尼克森總統在一九七二年「上海公報」中表述的「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挑戰。北京部分人士也以類似觀點看待「台灣旅行法」,指其為華府企圖模糊美台民間往來的非官方性質,進而使其更類似國與國關係的一步。

必須釐清的是,華府與台北近幾個月來在經營彼此的非官方關係時,並未偏離長久以來的慣例。川普總統及其政府成員已重申,美國奉行以「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份聯合公報為基礎的「一個中國政策」。而台灣蔡英文總統即使讓一些支持者感到失望,批評她沒有更強硬地抵擋來自中國的壓力,也仍然堅決致力於維護兩岸關係現狀。

「美國優先」政策 台灣須積極主動
關鍵在於北京對台灣的動向愈來愈敏感、愈發咄咄逼人的同時,美國卻以「美國優先」做為其外交政策追求的目標。「美國優先」並非表示台灣孤苦伶仃,無人可依靠,台灣仍享有美國政府上下及國會跨黨派議員的深厚支持。然而,「美國優先」的確意味著台灣的戰略環境不斷演變發展,台灣必須保持積極主動。此時此刻的台灣不能獨善其身,漠視包括美國在內的摯友所關注的事,而是必須抱持憂患意識,兢兢業業。台灣愈能強化自我防衛能力、深化與志同道合夥伴的關係,在處理兩岸關係時展現與北京折衝的堅定意願、發揮人民的優異才能,提升吸引全球資本、人才、科技的實力,就愈能駕馭不斷變動的戰略潮流,找到自我未來的定位。

15 則留言:

  1. 【 政治可以模糊、周旋一時,心中的人類普世價值必須永遠堅持、並實現。】

    蔡英文 的不統不獨,可統可獨,其結果就是國家目標的飄移、迷航,因此 “中華民國” 這個國家,其實是無根的。它既要建基於 台灣,也要建基於中國。台灣、中國是否可以選擇?應該蔡英文認為一時之間不可選擇。而 “終有一天” 是可以期待的。

    在如此的思維與路線之下,“台灣主體意識” 只成了可以 “運用的力量” ,而不可以是一種必需支持,更不用說在人類價值上,可以 “百尺竿頭,更上層樓” 的普世堅持。 在如此的思維與路線之下 :

    • 台灣國族、主體意識 難以建立,甚至衰退。
    • “轉型正義”無法全力推行;因為一個更加進步的台灣,將造成獨立的條件更趨成熟,難以控制。

    由於中國30年多來的經濟成長,台灣的民間、綠營政黨,對中國一直有一種曖昧,或者說期待的想望。如果有如矩的眼光與未來史的深度,應該早早就必須看出其終不可為。他的整套 “論述” 不但太過簡單,有問題,也終將給這個世界帶來禍害。

    中國的整套人文、典章制度,全然亂套。這不只是因為文革帶來的禍害,很對不起的說:其實也根植於她悠久的歷史與文化。這樣說,其實是很心痛的。

    中國這個國家,老、大、難,心理處於前現代;掌握他的靈魂與心思(居高臨下),不急不躁,從容安排,就知道不難應付;可以說不的 日本 就是一個顯例。只要透過對幹、衝突、協商;一連串長工時的給力牽引、裝上矯正器,慢慢讓他走上正軌,就可以是一個好人。

    怕的是民主國家自己畏畏偲偲,民族主義,又愛錢假掰,把自己做小了- 比如現在的台灣、之前的歐美日西方世界,中國當然變得很難纏。

    台灣是個島嶼,對中國不離不棄,不會游移。面對如此複雜的中國,台灣只有獨立-“完全的現代化”,才足夠的機能與力道,在歐美日的配合之下,前進突刺,終竟解中國普羅大眾於倒懸。

    (還在當主委!?)

    回覆刪除
    回覆
    1. 重點不在蔡英文 , 而是美國!
      美國如果心態不改變 , 只是把台灣當成馴化中國的工具
      硬是漠視台灣自然產生的主體意識
      甚至刻意的消滅它 , 並大量植入中華意識新人口(東南亞華僑)

      任何在蔡英文這個位子的人 , 都會是這副模樣

      如果硬是要改變
      就會是陳水扁當年的下場

      美國人對中國的病態迷戀 , 才是這世界真正的亂源!
      甚至是白痴行為!

      刪除
    2. 美國最喜歡的 , 就是以前反共的國民黨 以及 香港人
      這種有中華意識卻又反抗中共的族群
      美國也是刻意讓這樣的族群控制台灣

      但是這種族群最後都會變成馬英九這樣的類型

      換句話說美國一值持續在弱化台灣而不自知

      並且反過來怪罪台灣不夠強化自己!

      刪除
    3. 蔡英文只是一個被美國以及中華意識的那群人所控制的魁儡!

      刪除
    4. 「美國人對中國的病態迷戀」
      說得好

      這來自19世紀傳教士的初次印象
      羸弱、待拯救、待教化的中國人與大帝國
      然後,傳教士成為外交官,影響外交圈文化

      再經過二次大戰的戰略選擇,變成根深蒂固的官僚文化

      刪除
    5. 這樣的關係 , 可能早在明朝就已經開始
      他們的關係很類似 , 男性對於初戀情人的情愫

      即使在多年之後 , 知道那個女孩只是爛梨子 , 但在男孩心中他還是蘋果!

      有種吃不到 , 變成心中永遠在追求並無法達成的夢想 , 並變成惡夢

      刪除
    6. 重點還是在台灣自己。

      台灣人本身對統獨缺少堅定的立場;尤其內政、經濟必需盡可能自立自強,然後才有獨立真正的意義。

      刪除
  2. 【 丞相,起風了! 】
    ****

    「我不瞭解蔡英文想的是什麼 ﹖﹗她可能給你帶來喜出望外,可能與謝長廷沒有什麼不同,也或許她更接近的是馬英九。你瞭解她了嗎 ﹖她的一切妳會贊成嗎 ﹖怎麼都好。不過,我贊成她除非到了一個特定的時間點為止保持泛泛的發言。對我來說,蔡英文目前的功能有一點是可以期待的-那就是贊成她說 ﹕「最同情馬英九的人可能是我」。

    撩下去,攪和下去,讓台灣人民眼花繚亂。因為理性的力量是否真如所期待,已經成了台灣社會的主流還無法理清,於是 妳/你 就只有把深藍也一起拉進來,混同一國,進行白色革命。 經歷了綠、藍先後的中央執政,目前台灣的民眾,除了兩端深色的部份,人們或許已經相當清楚中國給台灣帶來的災難將會遠大於實惠,正合上了先總統 蔣公先生所說的 ﹕「離此一步即無死所 ﹗」的狀態 — 然而,這或許就只是各位大大對蔡英文的投射與想望而已吧 ﹖﹗這個答案只有到了那個 “特定的時間點”,否則一切都還是迷團。

    你可以追隨她,或者不追隨她,但必需很清楚瞭解的是 — 舊勢力有被剝奪感,蔡英文有責任去說服 ﹗而老人們,包含那些已經成了油條的學運世代,也應該具有知難而退的判斷與雅量如同陳唐山。 馬英九向深藍靠攏,然而他其餘的大片版圖有龐大的黨產,還有一整套台籍地方派系、媒體,尤其時間尚早,到時有中國 來給予加持,補完。

    我看不出綠營人士有什麼能耐與資本可以血脈歕張,自亂陣腳 ﹖﹗除非是內部存在權力鬥爭,而你跟著起舞,不是嗎 ﹖﹗ 或許蔡英文可以在「國民黨不願意改革」,「中國沒有辦法改革」的有利外在條件下,鑽空子 ﹔在族群各自的怨念與成就公平合理的制度之間,為台灣整合出一股沒有藍綠,理性的社會力量,殺出一條現代化的血路,好好經營一個全新的可能,或許就會帶我們去到任何我們想去的地方,成為任何我們想當的人,給我們的鄉里一片全新的天空。 然而,我沒有把握 ﹗

    這一路以來的泥濘與顛躑,一下向左傾斜,一下向右傾斜,讓眼睛平視的人們為之頭暈目眩,然而在墳場邊的我冷眼看得很清楚。」

    (忘了是何時貼在那裡的舊文。時局的變化,或許讓她覺得籌碼又增加了吧。)

    回覆刪除
  3. 台灣獨派急,統派更急,很諷刺的抱怨的對象都是菜鷹蚊,獨派恨他不能如鷹般銳利、統派恨不得如蚊子般捏死他。不過菜鷹蚊之所以為菜鷹蚊,是因為背後有隻鷹挺他,但他卻只能如蚊子般在耳邊嗡嗡叫,吵得你心煩,頂多三不五時送你一個包讓你奇癢難耐又無可奈何?至於被叮者會不會嚴重成瘧疾或豬成蜂窩性組織炎,就看被叮者運氣或自己作為。這是一樣背後有隻鷹挺他,卻寧願當條狗的前總統與他不同之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這是回我的,倒需要解釋一下:謝謝給我機會。

      其實我並沒有急不急的問題。

      一切都需要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需要自然經過,當然有時也要一些藥物。這就是我的想法與台獨立場。

      如果有一些憤恨什麼的,就是一些內部的問題似乎她也豪不在乎;這還不包括改國旗、改國歌等等。

      • 駐外單位名稱,如果操之在我,應該可以改。

      • 沒收台島旗,放任五星旗,看不下去。

      • 挺柯p;這個我要一棒打死。
      禮讓柯p,訊息透露過早,已經讓我起疑。之後的一些理由都是託詞。這些都是有問題的。智囊中不少是柯p好朋友 - 你聽得下去嗎!?之後四人會柯,人家就認為是代表蔡英文;我果然沒錯!為什麼要挺柯?兩岸關係不需要那麼複雜。尤其 - 柯的性格根本有嚴重的缺陷;有病。看不出來!?

      • 她的司法院長說些什麼渾話!?

      院長改調陸委會了;這兩位是前後任主委同志。你不認為她的思維還是在當主委嗎!?
      其實我還更保守些:以後 台灣與中華民國間 的關係還是需要想出一個某種歷史共容的方式解決。應該不難。

      好歹你需要回答你認為有問題的內容,太簡單的回覆很可惜。



      刪除

    2. 只是就看到的現象描述一下,不是在針對V大的問題。而Vincent大的疑問正也是眾多台派的疑問,也是他民調拉不上來原因。但台灣總統有雙面性套上美國影子就不一定會像表像那樣。
      以國防外交來看,國防他幹的比前兩任總統都好,因為美國在當靠山,他可以放手一搏,光把阿兵哥越戰鋼盔H背帶換成戰鬥背心跟新式頭盔這麼沒爭議的事都比男性總統強,不是嘴砲要提升都少國防預算?前線軍人卻還穿越戰裝備。而外交,老美沒說可的,他絕對不敢放,12年的教訓,16年的默契都還在。
      以內政來看,他有改革無力問題,在我看來主要還是他孤鳥沒派系,需要跟別人政治妥協分贓來換取支持有關,這點跟過去扁擁有自己子弟兵再利用派系矛盾製造衝突來維持地位不同(所以有天王之亂),連戰神扁黨內那麼蠻橫,內政都要妥協,蔡免不了的。國會過半是表象,實質是各種利益團體結合成的過半,還不算上大綠小綠。元老院不是只有絕對多數那麼簡單。

      從勞基法前後多次修正過程就可以很清楚看出來,原先的政策才是他心目中理想態樣,最後不敵中小企業金主派系的反撲,改了個年輕選票大失的政策,身為台灣首席國際知名談判專家幾十年,他真有那麼笨?不會算計?但在媒體演繹下就會變成了急轉彎;換言之,任何的急轉彎都可能是他對內權力不穩的徵兆,只能妥協應對,這種判斷對岸政治操作的模式,不少人都熟悉,但不會聯想到台灣也一樣適用。另一個妥協的例子是財經幫用來安撫林全系統,直到林下台,放了虎仔顧立雄進去整頓,但也只能假假虎威,央行總裁依然是要放大老闆安心的人選,這也是雙面性的問題。

      至於司法系統,司法院院長不是他職權下屬,包括所有司法官都是,他能動的就是修法去修正他們,而馬還能趴趴走,扁不能放出來?看看AIT開幕邀請了誰就很清楚,雙面性下的總統有些領域不能碰。皮卡丘是用當官換出來背黑鍋的。

      我無意幫他說話,過去罵的也不會比各位少,但既然短期政治生態如此,罵得再多,他也無法改變什麼?基本上去年開始,內政都交給白目德了,要罵就要連他一起算了。所以現在只會觀察的國防外交作為。

      若真要詬病,最失敗的操作就是柯P,他想學扁利用新天王來制衡舊天王,但最終反被瘋子吃了。他遇到百年難得一件的瘋子(迷戀毛澤東跟雍正)

      刪除
    3. 蔡聲望的滑落應該是在司法改革、金融改革,尤其是歹戲拖棚的禮讓柯。

      不過連任應該沒問題,這些就成了小問題。

      她的目標、路線圖,無法了解。台人對統獨意志並不堅定,國防的確是提振人心的方式,兩岸關係更是她的專長與愛好。

      北社民,南基進,必需是此後台灣政黨政治的構成。戰後嬰兒潮將大量離去,接手新生世代、年輕族群,學院與 “草莽”,好好合作打拚。語言的確是樓下所說:英文。

      二戰時,日本人口只有8000萬,可以發動一場大戰;這樣想才對!

      刪除
  4. 焦點還是在美國
    美國還是不願讓台灣人真正的主導台灣
    美國還是執迷不悔的要讓這塊土地 持續跟中華意識扯上關係(無論是政治 或是文化上)

    即使美國也看出自己這樣虐待台灣的政策已經反撲自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還是老套的說,台灣的活路,其中一條是狠下心犧牲一代的人,把「英語」列為行政語言,大學的教育語言一律採用「英語」,無法採用「英語」的,只能是「社區大學」。
      高中以下的教育語言則採取開放態度,不規定。

      刪除
    2. 「犧牲一代的人」?
      不,是
      「犧牲這一代的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