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6-08

柯米聽證 書面證詞摘要

柯米世紀聽證 書面證詞摘要

「一、我們知道媒體將會公開報導這些材料,我們相信IC不應該向總統隱瞞對該材料的認識,以及材料即將公布的事實;二、在某種程度上,外界有危害新總統的一些行動和努力,我們可以用防守式簡報來削弱這類行動和努力。

「國家情報總監要求我個人來完成該部分的簡報,因為我仍然留任FBI局長一職,且該材料涉及FBI的反情報職責。我們也一致認為應由我單獨完成,以最小化可能對候任總統造成的尷尬。」

「這是千真萬確的,我們沒有對川普個人展開反情報調查。我向他表達了(FBI並未調查他個人的)保證。」

「我曾兩次與歐巴馬總統單獨面談(從未在電話上)——有一次是在2015年,我們討論執法部門的政策議題;第二次則是2016年底,他簡要的跟我說再見。」

「總統開場便問我是否想留任FBI局長,這讓我感到奇怪,因為在早先的談話中,他已經兩次向我表示,他希望我留任;而我也向他保證我有此打算。他說有很多人想要我這份工作,考慮到我在過去一年的濫用職權,他想知道我是否打算離職。」

「這次的晚餐至少有部分原因是為了讓我請求留任這份工作,並(在我和總統之間)營造某種主僕關係。考慮到FBI傳統上都是獨立於行政機構,這讓我非常擔心。」

「我不是政客所理解的那種「可靠」,但他可以指望我總是告訴他實情。我還說,政治上我不與任何人站邊,也不能以傳統政治角度被指望。我告訴他,我的這一立場,最符合他作為總統的利益。

「總統說,我需要忠誠、期待忠誠。」「我還一度解釋為何FBI、司法部獨立於白宮之外如此重要。」

「他說:「我需要忠誠。」我回答:「您將永遠受到我的誠實相待。」他頓了頓,然後說:「這就是我想要的,誠實的忠誠。」我頓了頓說,「您將從我這獲得這個。」」

「最後一名離開的人庫許納,他也站在我的椅子旁並與我寒暄。總統之後告訴他(庫許納),他想和我說話。

「總統開始說佛林與俄羅斯人談話並沒有錯,但他不得不讓他走,因為他誤導副總統。他補充,他對於佛林有其它擔憂之處,但他沒有具體說明。

「他說,「我希望你能看清楚,放過此事,放過佛林。他是名好人。我希望你能放過他。」我只回答「他是名好人。」(事實上,我在FBI任期初期與時任國防情報局局長的佛林有過良好共事經驗。)我沒有說我會「放過」。」

「我理解到總統要求我們放棄關於佛林錯誤陳述其與俄羅斯大使在12月談話的任何調查。我未理解到總統是在談論他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之間可能連結的更廣泛調查。」

「這是一對一的對話,沒有任何事物可證實我的陳述。」
「沒有任何調查團隊成員或司法部律師知道總統的要求。」

「我藉此機會懇請司法部長避免讓我與總統之間再有任何直接溝通。我告訴司法部長剛才發生的事,他被要求離開,而應向司法部長報告的聯邦調查局長卻被留下,這是不適當且不該發生的事。他並未回應。由於上述原因,我沒有提到總統提及關於佛林的潛在調查。」

「總統繼續說,如果有些他的隨員做錯事情,發現錯誤是很好的,但是他並沒有做錯什麼,希望我能找到方式讓外界知道我們沒有調查他。」

「「疑雲」妨礙他為國家談判的能力」

「「疑雲」阻礙了他的工作能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