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04-09

達賴喇嘛的達旺之旅深深刺激了北京

Comment
達賴喇嘛暗示,他可能會選擇一種非傳統的選拔程序,在自己仍然在世的時候挑選一名兒童或一個成人來接替他的位置。
 印度說「獨立的西藏——而非中國——才是印度在北面真正的鄰居。」

世界的確變了!



達賴喇嘛的達旺之旅深深刺激了北京
新德里——81歲的達賴喇嘛(Dalai Lama)而言,這是一段艱難的旅程,或許是他最後一次越過這個位於中國邊界附近的山口,前往一個對他的生活和藏傳佛教的歷史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城鎮。

大暴雨猛烈襲擊了將他載入這座山谷的小飛機。一行人被迫改走陸路,每天在陡峭、蜿蜒的山路上行進七八個小時,兩旁列著期待能看他一眼的村民。

隨著他每天距離聖地達旺越來越近,中國開始施加更大的壓力阻止他前進,發出的警告越來越有威脅性。

至週四,也就是達賴喇嘛預計抵達達旺的前一天,官方報紙《中國日報》寫道,如果印度當局允許達賴喇嘛繼續這趟行程,北京「將毫不猶豫地以牙還牙」。

學者們表示,這趟旅程最緊要的是解決這樣一個重大問題:誰將是達賴喇嘛的繼任者,以及這位繼任者——通常是一個被確認為達賴喇嘛轉世的嬰兒——會生活在中國的影響範圍之內還是之外。

達旺是藏傳佛教的大本營,也是以前一位達賴喇嘛的出生地。達賴喇嘛是想通過拜訪這個地方刺激北京,後者堅稱這個地區應該是中國的一部分。他也是在鞏固自己的教派在該地區民眾中的深厚根基,為那裡出現一名轉世化身鋪路。

「他是一個聰明的喇嘛,在做長遠的思考,就像他一貫那樣。」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分析師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說。「他不愛感情用事。他這次阿魯納恰爾邦之旅壓根沒有一點情緒化的成分。」

達旺是信奉藏傳佛教的門巴族人的故鄉,過去曾向位於它北部316英里(約合510公里)遠的拉薩的統治者進貢。儘管這個城鎮的人口只有大約1.1萬,但官員們表示,他們預計本週達賴喇嘛現身達旺的寺廟時,會吸引多達6萬人聚集。

「在過去的兩個月裡,我們一直在做準備,」這座寺廟的主持洛桑庫姆(Lobsang Khum)說。「所有人都想見他,得到他的祝福,觸摸他的腳。對我們來說,達賴喇嘛比我們的生命還要重要。」

門巴族人最珍視的傳說與倉央嘉措(Tsangyang Gyatso)有關,後者在1682年成為第六世達賴喇嘛。這裡的人會去他童年的住所朝聖——那裡擺著一塊石頭,上面有一個模糊的腳印據說就是他的留下的——還熱切地表示希望奇蹟會再次發生。

「下一任達賴喇嘛出生在達旺,是這裡許多人的夢想,」達旺的副長官桑平措(Sang Phuntsok)說。當地議員次仁扎西(Tsering Tashi)表示,作為一名在俗教徒,他無權置評,但最後他還是沒忍住。「我希望下一任達賴喇嘛的轉世化身出現在達旺,」他說。「我能說的就這些。」

達賴喇嘛對於如何選出繼任者諱莫如深。

過去,和尚們會依靠幻象和神諭引領,找到一個在前任達賴喇嘛去世時懷上的孩子。確定後,他們會進行測試,以便確認他就是轉世的喇嘛,比如讓他挑選出屬於他的前任的物品。

但這種辦法會令藏傳佛教在至少一年的時間無人領導,這會讓中國有機會確認和宣傳它自己的候選人。達賴喇嘛暗示,他可能會選擇一種非傳統的選拔程序,在自己仍然在世的時候挑選一名兒童或一個成人來接替他的位置。

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研究現代西藏的歷史學家羅伯特·J·巴尼特(Robert J. Barnett)表示,老去的藏傳佛教喇嘛有時會訪問他們之後轉世為嬰孩的地方,達賴喇嘛前往達旺和蒙古似乎就屬於這種情況。

「這是一種刺激、試探中國人,提醒他們不能控制下一次轉世在哪裡發生的方式,」他說。

本週,隨著達賴喇嘛於抵達達旺的時間臨近,中國發出的聲明火藥味也越來越濃,這種策略曾經成功地迫使許多國家的官員冷落這位西藏領導人。

週三,中國的一名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印度「執意安排」達賴喇嘛這次訪問活動,會「嚴重傷害」中印關係。週四,官方小報《環球時報》建議,中國可以通過支持克什米爾的反印度軍事行動來進行報復

印度「哪裡有資本把中印關係搞砸本」?文中帶有諷刺意味地問道。「中國的GDP數倍於印度,我們的軍事力量已經可以向印度洋投送,印度周邊有中國友好國家,印度不穩定的東北部緊靠中國,如果中印相互『玩地緣政治』,北京會輸給新德里嗎?」

儘管印度通常會謹慎地避免激怒中國,但幾位官員這次的反應卻異乎尋常地帶有挑釁意味。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佩馬坎杜(Pema Khandu)本週做出不同尋常的舉動,稱獨立的西藏——而非中國——才是印度在北面真正的鄰居。

「讓我把話說清楚,」佩馬坎杜對記者們講道。「中國無權告訴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因為它根本不是我們的鄰居。

達賴喇嘛對隨訪他的記者群體表現出一貫的友好,興高采烈地就量子物理學至全球暖化等各種話題發表觀點。巴尼特表示,他幾乎不需要再做什麼了。

「除了活著和做他那耀眼的自己從而令中國人難堪之外,他不需要再做任何事,」他說。「他會來到邊境線上,成為一個完全自由的人,距離中國的領土只有幾米之遙,但他們對此無能為力。」

達賴喇嘛也回顧了自己1959年逃離西藏的情景,當時他從中國軍方在拉薩進行的軍事鎮壓行動中逃走。他偽裝起來,和一小群隨從越過了這個山口,到達旺尋求庇護。

他在本週與76歲印度士兵納倫·錢德拉·達斯(Naren Chandra Das)重逢,後者在逃難的最後三天裡一直陪同著他。兩人在鏡頭前擁抱:這名退役士兵極其瘦弱,眼睛因為患上白內障而看不大清;達賴喇嘛則臉色紅潤,十分愉快。

「我變老了,他卻還是那個樣子,」達斯說道。「他是個大人物,是西藏的國王。」(NYT 2017040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