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11-16

對貪婪者的棒喝:魚凱〈李來希可以還給公務員一點尊嚴嗎?〉

Comment
只有公務員清楚內部數據,但公務員出現也出現世代剝奪。
被剝奪者,一定、終於要出面爭取「矯正被剝奪」的正義。



1995推動退撫新制時,精算的公務員自主提撥率是17.9%,但當時立院卻決定是8%。即使現今修正為12%,仍然不足以補足這個缺口,最近精算,要填補過去20年提撥率不足的缺口,如果要維持未來50年財務平衡,現職公務員的所得提撥率應該要是37%左右(現今為12%)。

意思就是說,如果不能溯及既往,現職/未來的公務員每月必須從薪資中提撥到退撫基金的額度必然提高不少,這就是您所謂的「多繳」,至於少領,您的意思當然也不能溯及既往,不管要訂定天花板條款(目前方向是不能超過平均薪資的1.21.5倍來規劃),或是設定所得替代率的上限(70%80%),都是現職/未來公務員的事情,跟已退休/屆退者無關。」

「創造無法達成共識的局面,讓整個年金改革時程往後延,對整個屆退/已退休族群來說,是有利的。你也清楚明白,即使退撫基金破產,政府還是會拿出常年預算來填補退撫基金的缺口,所以短時間內,絕對不會有領不到退休金的問題。」

「為了洗刷這種不平之冤,我跟一群年輕的夥伴們,正籌組「公務革新力量聯盟」,希望能帶來一些公務改革的力量,讓公民與公僕,能互相理解,將好的觀念引進政府。」

「經濟不好、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年金改革就是一場資源重新分配的過程,我也贊同企業稅率調整,提高資方負擔的勞保費率,但這不表示,經濟問題、勞資問題沒解決,就不能談軍公教的年金改革。」

「年金改革不是世代之爭,而是解決世代資源分配的問題用聰明才智去阻礙年金改革的進行,用拖延戰術來換取政治妥協的空間,我想,軍公教的尊嚴,是不會回來的。」

「以104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1.96兆來看,有4093億花在人事費(佔20%),其中退休退職給付是1055億元,而全國軍公教的退休退職給付的支出是3000億。」

同樣的工作內容,約聘雇人員無法加入退撫基金,更遑論領取月退俸,他們尚且沒有為了這樣的情況上街。因為,要滿足退休後的基本生活,3萬已足夠,而現在上街頭要爭權益的,多數退休金是足夠維持基本生活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