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11-16

效忠問題:軍人受邀,唱國歌又聽政治訓令

效忠問題:軍人受邀,唱國歌又聽政治訓令

《蘋果日報》報導〈不只聽習近平演講 退將還站起來唱中國國歌〉,畫面至少還看見李鍾桂。
將領退休後到境外交流,是會發生的。要點是,即便過了管制期,也必須報准。
去的場合,也有限制:旅遊當然沒問題,研討會也沒有問題。那位蘭寧利說,若不去,就會成為一言堂,對自己不利。他對,但他講的是研討會。

政治場合,軍人去,非常有問題。
軍人,只能聽本國三軍統帥的命令。即便是在外國實施的跨國聯合行動或演習,本國軍人也僅聽命本國指揮官。不可以聽命於外國指揮官,更別說外國的三軍統帥。

因此,做為受邀的外部賓客,這些退將,參加外國的紀念典禮,理應坐在一旁或特殊的有區隔的區塊中,不可以與當地國的人混坐一起。
這樣,一如外交官,聽當地國國歌站起來,就會成為一種「禮貌」的性質,而不是「效忠」的性質。
換句話說,夾雜而坐起立唱國歌,是一種「效忠」表態,不是「禮貌」。

同樣的道理,更顯示在「聽訓」上面。
一國軍人(包括退將),坐在有敵意的國家的國家典禮上,聽其三軍統帥的訓令,特別是牽涉政治內容的訓話。不說是叛國,至少已喪失武德、觸犯「忠誠」疑慮。是不恰當,還是觸法?

蘭寧利說那出法條來,顯示自己知道在踩線邊緣。顧錢,比較重要。

不管直接原因是否如此,麥克阿瑟在任SCAP時,到台灣訪問,蔣介石提出優厚條件聘請其為軍事顧問,是觸犯軍人效忠的忌諱。

這件事情一直在發生,是北京利用退將在測試台北的底線。台北當然要有作法。弱逝者已矣,關鍵是,不可以繼續擴散。

於是,立法院可以做的是修法:
延長管制期,管制期過後,則設立「報准」制度,正面表列嚴格管制:數量、場合、頻率、軍階等條件,轉換作為退休俸的記點,成為隨後減少超高退休俸的根據。
修法的速度還要快!不可以再想想、想想。

要錢,還是要爽?
退將心中早有判斷!


1 則留言:

  1. 唉,蔡想想。偶而作一點,非確定性的事,也許領袖氣質,會更明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