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11-15

川普當選:矛盾踹矛盾第二腳

Comment
這就是我說的:川普當選是「一腳踹入新時代」的意思。

不是川普過半,而是川普取得制度的優惠而當選。
不是川普當選,而是政治採到社會的紅線。
不是川普而是社會拱其登上,但其身邊有太多華爾街的影子。

川普是長久沈浸在單一價值$計量下,生活與奮鬥的人,他能扭轉這個根深蒂固的習氣嗎?
川普的當選,是社會一腳踹政治。
川普的背後,是社會,不是政治。

假使這點沒有被釐清,社會將取政治而代之。
方式會是什麼,很難說。


伯尼·桑德斯:民主黨下一步走向何方
數千萬美國人上週二以投票的方式提出抗議,表達了他們對一個把財富和公司的利益置於他們之上的經濟政治體制的強烈不滿。我堅決地支持了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盡了極大的努力為她助選,並在大選日仍相信她是正確的選擇。但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當選了總統,因為他競選的花言巧語成功地利用了一種非常真實且合乎情理的憤怒,一種許多傳統的民主黨人也感受到的憤怒。

大選的結果令我悲傷,但不驚訝。投票支持川普的千百萬選民之所以那樣做,是因為他們對經濟、政治和媒體的現狀深感厭倦,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震驚。

工薪家庭的人們眼看著政客從億萬富翁和企業財團得到競選經費的支持,讓政客們全然不顧普通美國人的需求。在過去的30年裡,太多的美國人被他們的企業老闆出賣了。他們工作時間更長,但工資卻更低,眼看著體面報酬的工作流向中國、墨西哥或其他一些低工資的國家。他們厭倦了首席執行官的收入是他們收入的300,厭倦了所有新收入的52%流進了1%的最富有者的腰包。他們居住的許多曾經美麗的農村小鎮的人口在減少,市鎮中心的商店在關閉,他們的孩子們因為當地沒有工作而離開家園。在這一切的同時,公司卻把從他們的社區吸取的財富轉移到離岸賬戶去。

工薪階層的美國人無法為自己的孩子購買像樣、優質的托兒服務。他們沒錢送自己的孩子上大學,他們眼看要退休,卻在銀行沒有分文存款。他們在美國的許多地方找不到負擔得起的住房,他們發現醫療保險的費用太高。隨著毒品、酒精和自殺導致越來越多的人過早死亡,太多的家庭在失望和絕望中掙扎。

候任總統川普說對了一點:美國人民人心思變。但他會給美國人民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呢?他有勇氣對抗這個國家的最強勢者嗎?那些人才是許多工薪家庭所感受的經濟痛苦的罪魁禍首。還是他會把多數人的憤怒轉向少數民族、移民、窮人和無助者呢?

他有勇氣對抗華爾街嗎?有勇氣努力擊敗「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嗎?有勇氣要求大銀行向小型企業投資,在美國農村和內城貧民區創造就業機會嗎?還是他會任命又一名華爾街銀行家來管理財政部,繼續一如既往的做法呢?他會像他在競選期間承諾的那樣,對製藥行業動真格讓其降低處方藥的價格嗎?

我非常痛苦地聽到美國人在川普獲勝之後受到威脅和騷擾的故事,我聽到那些生活在擔心被撕裂的恐懼之中的家庭的哭泣。我們的國家在反歧視方面已經走了很遠。我們不會走回頭路。請放心,在種族主義、偏見、仇外心理和性別歧視上沒有妥協。無論歧視何時何地重新出現,我們都將抵制其所有的形式。

我會保持開放的心態,看看川普有什麼想法,看看我們何時如何能一起工作。但是,他並沒有贏得全國選民的多數票,所以他最好還是聽聽進步派的意見。如果候任總統真要推行改善工薪家庭生活的政策的話,我將為他提供一些非常真實的機會來贏得我的支持。

讓我們重建我們搖搖欲墜的基礎設施、創造數百萬高薪就業機會吧。讓我們把最低工資提高到能糊口的水平、幫助學生上得起大學、提供帶薪家務和醫療休假、擴大社會保障吧。讓我們改革這個讓像川普這樣的億萬富翁不繳納一分錢聯邦所得稅的經濟體系吧。最重要的是,讓我們終結讓富有的競選捐款者購買選舉的能力吧。

在未來的日子裡,我也會提出一系列振興民主黨的改革措施。我堅信,民主黨必須擺脫自己與企業權勢集團的聯繫,再次成為以勞動人民、老年人和窮人為基礎的政黨。我們必須敞開黨的大門,歡迎年輕人以及所有為經濟正義、社會正義、種族正義和環境正義奮鬥的美國人的理想主義和精力。我們必須有勇氣挑戰華爾街、製藥公司、保險公司和化石燃料業的貪婪和權力

我曾在自己總統競選活動結束時向支持者們保證,我們的政治革命將繼續下去。現在看來,這種堅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有必要。我們是世界歷史上最富有的國家。當我們團結在一起,不讓蠱惑人心的政客用種族、性別或民族血統分裂我們時,我們就沒有完成不了的事業。我們必須向前進,而不是向後退。(紐時201611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