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9-08

金錢勝黨魂

金錢勝黨魂
原來,金錢才是流亡者國民黨的黨魂。

主席洪秀柱說,黃金與故宮國寶是黨產,要先歸還國民黨。中評委洪秀菊說「中華民國是戰勝國,也沒有進行種族滅絕,沒理由承受轉型正義。只要觸及黨產,從主席以降全都胡言亂語、不知所云。


即使蔣「總統」在1948年底下令搬黃金,但李宗仁接任總統後在19497月專程來台想拿回黃金未成,豈不證實蔣「總裁」(主席)就是竊國。當學界提出蔣的機要秘書與主計長周宏濤指稱:41.035公噸黃金+600萬美元在19506月就用光。聯勤總部財務署長吳嵩慶後人卻公布日記舉證,當初負責運送黃金的其父指出:運台黃金另有一百多萬兩(40.5公噸)存在台銀名下,包括80萬兩的新台幣發行準備金;另在美也有存金云云。機要秘書與主計長對上聯勤總部財務署長,何者較具全面視野的權威,不言可喻。但政府金條上面都烙印標記(earmark),公布出來便知道了。

故宮國寶本是1912212日中華民國與大清皇帝在〈清室退位優待條件〉第一點「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及第七點約定「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其原有之私產,由中華民國特別保護」,而成為中華民國的條約義務

1924年溥儀被迫離開紫禁城,「清室善後委員會」接管後皇帝私產才成為故宮國寶。假使溥儀未簽署有關皇帝私產的所有權移轉條約,中華民國所謂「善後」無異抵觸〈清室退位優待條件〉,而以武力掠奪皇帝私產。因此,故宮國寶連「國產」都可能不是,洪主席居然敢僭稱「黨產」。

洪秀菊的戰勝國說,更是不多讓。如果中華民國與台灣本是一國的,就無須區分誰是戰勝國。必然是(作為日本帝國一部份的)台灣是戰敗國,中華民國才能聲稱戰勝國的地位。

China才是戰勝「國」,ROC只是中國「政府」,而能依據戰爭法在台灣合法實施佔領權威的是「蔣介石元帥」。若有不義之財,小小國民黨當然該如東德共產黨一般,接受轉型正義的檢視與清算。除非,國民黨是依照〈舊金山和約〉第14條,代表戰勝的中國取得日本人在台灣的公私財產作為戰爭賠償,則它才具有取得日產的正當性。請小心,這樣一來等於坦承:ROC是外來政權、國民黨是代表中國來確保戰爭賠償的一中組織。拿錢滾蛋!不滾,就吐錢!

為了錢,洪秀柱與洪秀菊先後說出隱藏70年的不宣之密,也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國民黨人講黨魂口沫橫飛,說穿了,無非是錢錢錢而已。

〈舊金山和約〉第14條部分摘錄
各聯盟國擁有逮捕、留置、清算或處分下數財產、權利與利益之權力:
  • (a).日本及日本國民。
  • (b).日本之代理人、代表,或日本國民,以及...
  • (c).日本或日本人所擁有或主控的實體。
此項財產、權利與利益,包括現為聯盟國所封鎖、隸屬、擁有或控制,但為前述 (a) (b) (c) 所擁有、持有或管理之敵國財產。

〈台北和約〉第3

第三條 關於日本國及國民在臺灣及澎湖之財產及其對於在臺灣及澎湖之中華民國當局及居民所作要求 (包括債權在內) 之處置,及該中華民國當局及居民在日本國之財產及其對於日本國及日本國國民所作要求 (包括債權在內) 之處置,應由中華民國政府與日本國政府間另商特別處理辦法。本約任何條款所用「國民」及「居民」等名詞,均包括法人在內。

3 則留言:

  1. 有關黃金之檔案我猜國史館應該有
    美國也應該有

    翻出來就很精彩

    回覆刪除
  2.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吳國楨口述回憶》內有「蔣介石告訴我們,從1月份起,他每月要4200萬新台幣發餉給他的軍隊,而不是以前向陳誠要的1500萬。他說得很好聽,”我將給你全權當台灣省主席,不干預你省政府的任何事務,但我們撤到台灣的軍隊60萬人,每月得有4200萬元的餉,是我唯一要你做的事,是唯一的命令。”」也旁證黃金已經用完。(1950年1 月)

    回覆刪除
  3. 真正對「1949年黃金」有研究的人:

    印第安那大學歷史系教授Dr. Nick Cullather在Mr. V.S. de Beausset家住3天,寫了2篇文章。

    台灣與四鄰論文集 = Taiwan on the move : conference proceedings eng / 賴涵澤,于子橋主編中央大學歷史硏究所, 1998有 Nick Callather 的The J. G. White Company and the Industrialization of Taiwan, 1948- 1965這篇文章值得參考,在台大圖書館有此論文集。

    Dr. Nick Cullather1996年冬季在Diplomatic History刊的『”Fuel for the Good Drag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ustrial Policy in Taiwan, 1950-1965.』

    《吳國楨口述回憶》P171談「1950年7月的財政危機」依據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Nick Cullather的『“Fuel for the Good Drag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ustrial Policy in Taiwan, 1950-1965.』發表在1996 Winter《Diplomatic History》。內談到1951年3月台灣銀行將所僅存的黃金以飛機運至紐約出售,似乎吳的記憶有誤。Nick還提到美國聯邦準備局派Chester Morrill前往台灣協助穩定金融。有一群美國專家撐著吳國楨,而皆未在他的口述中出現,耐人尋味,讓吳能神氣活現地說他是神。

    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 Nick Cullather
    http://vi.uh.edu/pages/buzzmat/DH%20articles/3d%20World/cullather.pdf 第10頁中有:

    Huge budget deficits and drought-shrunken farm exports already threaten to destablize the New Taiwan Dollar. To prevent a ruinous inflation the government had cashed its gold hoard, and while the JCS deliberated, the Bank of Taiwan was packing $1.7 million in gold — the last of its reserves — aboard palnes bound for New York.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