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9-17

木栓與淮南,真的大有問題!

國家體制可任憑個人玩弄?
「央行總裁彭淮南是如何憑著一封信就讓聯邦儲備銀行把罰款打了折扣?」


木栓,真的大有問題!!
「只見政府任由金管會自說自話,看不到檢調更專業深入的查察,豈不哀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