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6-06

中國在香會上回擊美日 不會坐視日本重返南海○環球時報(2016.06.05)

Comment
「在中國和南海沿岸國的共同努力下」,這是拉攏「域內國家」與離間美日的宣示。


美國的「中國自我孤立」的概念,牽涉「出問題,責任該由習近平扛」,等於挖習近平的龍椅。美中會如何攻防,值得注意。

中日閉門會談中,劍拔弩張。中國的「列強刀俎上的魚肉,但中國已經站起來了」,或「日本曾一度侵佔南海諸島」,等於虛擬歷史舊帳,開始買空賣空。

比較具體的是「如果日方與美方在南海開展所謂聯合巡航或其他軍事行動,中方更不會坐視不理。」這是設下紅線。可是,這也是日本生命線的紅線,假使中國在造島之後,還設立ADIZ
兩條紅線正在對撞中。

至於北約會不會參與南海,這報導說不會。
但基於北約已經到阿富汗,並且與日本進一步結盟。說「沒有合法平台」,似乎太快。


中國在香會上回擊美日 不會坐視日本重返南海○環球時報(2016.06.05)
【環球時報綜合報導】“握手比攥拳好,掏心比掏槍好。”昨天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孫建國的講話,迅速引來世界各大媒體的關注和解讀。對於西方熱炒的南海問題,孫建國強調,中國不惹事,也不怕事。中國不會吞下苦果惡果,不會允許自己的主權和安全利益受到侵犯,不會坐視少數國家將南海搞亂。此前一天,美國防長卡特在演講中30多次提出區域國家聯合建立“有原則的安全網路”,並重彈老調指責“中國築起自我孤立的長城”。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也指責中國成為“眾矢之的”。但與會的印尼柬埔寨等國國防部長均不同意這類說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堅決反對美日這種“罔顧基本事實”“對中方倒打一耙”“蓄意挑撥中國與其他地區國家關係”的“無端指責”。不過,許多觀察人士也發現,這次美方的聲調並不像以前那樣尖銳,卡特也談到與中國合作的可能。“中美關係吵吵鬧鬧但總體可控”,“德國之聲”日前刊登對中國學者金燦榮的採訪稱,有關南海的氣氛雖然緊張,但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將在複雜的背景下於6日拉開帷幕。兩國間的摩擦會繼續增加,但總體上會維持穩定。

  中國“信理不信邪”
  “中方強硬表示在南海問題上不怕事”。美國福布斯新聞網5日以此為題報導了孫建國在香會上的講話。5日上午,孫建國在對話會上發表了題為“加強亞太安全合作,推進地區安全治理”的演講。他用大篇幅談到了近兩天香會上熱議的南海問題。孫建國說,長期以來,在中國和南海沿岸國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形勢總體穩定,南海的航行自由也沒有因為一些爭議受到影響。通過雙邊對話協商處理解決有關爭議是中國同東盟國家的共識。

  孫建國表示,當前南海問題升溫,是由於個別國家為一己私利蓄意挑動而造成的。他說,某些國家對國際法採取合則用,不合則棄的投機態度,一方面帶頭在南海實施所謂的“航行自由計畫”,公然炫耀武力,一方面拉幫結派,支持其盟國對抗中國,壓中方接受並執行仲裁結果。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中國人民和軍隊歷來信理不信邪,服理不服霸

  “針鋒相對的對話”,德國全球新聞網5日稱,這可能是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最令人關注的發言。世界上最大兩個經濟體的軍方代表在這次會上先後發言。美國防長卡特前一天曾警告,中國在南海的行動持續擴大會走向“自我孤立”。中國軍方代表則反駁卡特的講話,認為孤立中國註定會失敗。

  前一天,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在香會上發表演講。英國廣播公司稱,卡特以明顯較以往正面的語調談論美中在亞洲安全事務上的關係。報導稱,卡特再次提到,中國在南海的行動持續擴大將令中國“築起自我孤立的長城”,但他沒有直接使用“軍事化”的字眼。他還在演講中多次提到“原則”或建立亞太“有原則的安全網路”。卡特還強調與中國開展積極合作的可能。他說,“美國想與中國擴大軍方與軍方之間的共識,焦點不僅在於降低安全風險,還有實際操作上的合作”。“美國之音”稱,卡特講話措辭相對溫和,試圖讓美中此前在南海問題上劍拔弩張的氣氛降溫。

  儘管美方在正式演講中語調有所降低,但在會後和其他場合仍在渲染對抗。在會後的一場記者會上,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裡斯稱,與中國合作的同時,他的軍隊也“做好了準備應對與中國之間的任何對抗”。即將來華參加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美國國務卿克裡5日在蒙古國訪問時也稱,反對中國在南海建防空識別區,稱這“將是一個挑釁和引起地區不穩定的行為”。

  中國對美國這樣的態度顯然早有準備。出席香格里拉對話的中國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主任、海軍少將關友飛4日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美國杜撰了一個“中國自我孤立”的概念,意在孤立中國。關友飛稱,卡特在演講中提到“原則”37次。但中國遵守國際公認的準則,而美國卻沒有做到,並且美國經常把自己的原則淩駕於國際公認的準則之上,有時候體現出來是“霸權大於主權”,“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

  香會主辦方、英國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亞洲執行董事赫胥黎在會議期間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美之間關係的複雜性,在於中國是新興大國,利益正在擴大,而美國是守成大國,利益已經固有,美國想要防護自己的利益、中國想要尋求自己的利益。兩者之間有摩擦,這很自然。赫胥黎稱,“對於中美來說,真正的挑戰是管理好緊張局勢、避免衝突和讓衝突升溫。這對雙方來說都很難,但是我看到雙方都有合作的意願。”

  中方強硬警告日本
  美方在香會上的發言總體上調門有所降低,但有的國家卻火上澆油,企圖從中漁利。法新社稱,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4日在演講中指責中國南海建島礁是“單邊主義,十分危險”,成為“眾矢之的”。他稱“在南海問題上沒有哪個國家能袖手旁觀”,日本將幫助東南亞建設安全力量以抗衡中國。

  孫建國4日會見日本防衛審議官三村亨時敦促日方尊重中方的重大利益關切,謹言慎行,不要介入和炒作南海問題。《環球時報》記者5日從消息人士處獲悉,中方在雙邊會談中的表態,其強硬程度遠高於公開吹風內容。據消息人士透露,在4日的中日雙邊會談中,孫建國對三村亨直接說,“日本曾一度侵佔南海諸島,我們對日方在軍事上重返南海的企圖保持高度警惕。如果日方與美方在南海開展所謂‘聯合巡航’或其他軍事行動,中方更不會坐視不理。”

  《環球時報》獲得的最新消息表明,不排除在4日中日雙邊會見時,中方代表晚於日方代表入場是刻意表示對日本的強硬。這次雙邊會見是日本再三提出在香會期間舉行的。孫建國要求日方轉告中谷元,歷史上中國從未成為過他所說的“眾矢之的”。他說,近代由於貧弱和落後,中國曾經是列強刀俎上的魚肉,但中國已經站起來了,日本卻因發動侵略戰爭而成為眾矢之的。“我們不希望這樣的歷史重演,也絕不會讓它重演”。日本《每日新聞》稱,中穀元在香會期間同孫建國只進行了“站立交談”。

  與此同時,法國國防部長勒德里昂在香會上宣稱,將呼籲歐盟國家海軍到南海進行聯合巡航。但相對於因軍費開支太低而被美國經常埋怨的歐盟,西方真正的國際化軍事機構的表態明顯更謹慎。據美國福布斯新聞網報導,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帕維爾在被問及南海爭端時表示,北約不會介入南海爭端,因為北約沒有“合法的平臺”去這樣做。他說,北約“只會待在我們的區域內,不會參與其他區域的事”。

  “美國應聽聽其他國家的聲音”
  實際上,在香會期間,許多國家代表發言,反對美國選邊站隊。“希望美國也聽聽其他國家的聲音”,新加坡《聯合早報》5日引述關友飛的話這樣稱。柬埔寨副首相兼國防大臣迪班4日在會見孫建國時直接表示,卡特在香會上發表的中國軍事現代化會造成所謂的“自我孤立”言論不正確。他說,解決爭議的最好方法是當事方通過和平方式,在對話中就有關問題取得相互理解。

  韓國國防部長官韓民求4日回答記者提問時稱,南海局勢穩定對於韓國非常重要,韓國願參與地區救援或者人道主義活動,但韓軍不會參與南海的監控活動。此前,韓方還否認了卡特稱今年夏天將在韓部署“薩德”的發言。

  東盟大國印尼國防部長裡亞米紮爾德4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到如何看待卡特的說法時稱,“我認為並不是如此。如果大家的利益都在南海,那麼就可以合作。

  “握手比攥拳好,掏心比掏槍好。中方這句話表明,願意與中國在一起的國家將收穫友誼。”巴基斯坦真納大學政治和國際關係學院學者納瓦茲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一發言傳遞出中國期待通過雙邊磋商的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的一貫外交理念。亞洲國家應該相信合作的力量,亞太地區在崛起的過程中應當像家人一樣團結。”

  香格里拉會議5日結束,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6日開始。香港《文匯報》稱,這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任期內中美之間最後一次層級最高、參加官員最多的重量級對話和磋商。如果中美通過此輪對話增進政治互信,促使美軍今後停止對華抵近偵察活動和在南海的挑釁行動,將對美國新總統制定對華政策提供有益條件,對中美關係在未來一年中平穩過渡、健康發展至關重要。

  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與全球化研究所所長黃靖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卡特出席香會前對南海問題發表非常激烈的講話,但在香會上態度緩和了很多。一方面是因為香會是一個世界性論壇,卡特必須準確地表達美國政府的態度,而不是他自己或軍方的態度。而且這次香會正好跟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前後相連,卡特的表現體現出中美之間合作還是大局。即便是在南海,中美之間最大的共同利益還是穩定。

  “中美關係吵吵鬧鬧但總體可控”,“德國之聲”日前刊登對中國學者金燦榮的採訪,認為南海氣氛緊張,奧巴馬任期即將結束,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將在複雜的背景下拉開帷幕。不過,兩國關係總體上應該是穩定的。不管下一任美國總統是誰,維持一個“吵吵鬧鬧但大致可控”的中美關係的前景還是值得看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