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9-01

2014蘇格蘭獨立公投蔚為美談,但若2016再來一次,或許就不那麼美了○王悅年 at NewsLens(2015.08.28)

Comment
台灣派成天喊獨立自主。
結果蘇格蘭公投,僅長老教會派員觀察。

連蘇格蘭出的一本完整說帖,也沒人翻譯。

真的關心嗎?還是,事情總要別人去做?

或許,連版主這個comment都是空口的白話。


2014蘇格蘭獨立公投蔚為美談,但若2016再來一次,或許就不那麼美了○王悅年 at NewsLens(2015.08.28)
眾所注目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於2014918日順利舉行,投票率接近85%,最後反對方以55.3%對44.7%的比例,讓蘇格蘭繼續留在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以下簡稱英國)中。這次的公投,在憲政秩序下平順進行,未見大規模流血抗爭,讓世人見證英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的傲人風範。

力推獨立公投的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 SNP)雖在獨立公投敗北,該黨黨籍的蘇格蘭首席部長(First Minister)薩孟德(Alex Salmond)辭職下台。但在2015年英國國會選舉中,因為選制設計的因素,讓SNP斬獲56席,席次成長接近10,不僅拿下約95的蘇格蘭席次,更一舉躍升為英國下議院第三大黨。

2016年蘇格蘭議會(Scottish Parilament)即將進行選舉,2011SNP129席中贏得過半的69席,首度取得蘇格蘭政府(Scottish Government)執政權,去年的獨立公投即是該黨重要政見之一。就歷次民調顯示,蘇格蘭民族黨的支持率雖然名列第一,但皆在五成上下徘徊,惟自2015年開始,SNP普遍取得穩定過半的態勢,甚至在近期民調出現60%的表現。若無意外,明年改選過後的蘇格蘭議會仍將由蘇格蘭民族黨一黨執政。

早在2014年獨立公投談判過程中,薩孟德便表示公投是「千載難逢」(Once in a generation),倫敦亦表示贊同,況獨立公投曠日廢時,這樣的不確定性牽涉範圍廣泛,若舉辦頻率過高,對蘇格蘭,乃至於英國,皆是「弊遠大於利」的情勢。

然現任首席部長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卻在日前表示,明年蘇格蘭議會改選後將再次舉辦獨立公投,薩孟德也一改先前的態度,表示第二次獨立公投將不可避免(inevitable)。對此,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認為,至少在2020年國會選舉前,沒有任何再次舉辦公投的理由。

蘇格蘭與英格蘭原本為不同的國家1603年蘇格蘭王詹姆士六世James VI繼任英格蘭王位,使得兩國組成共主邦聯(Personal union仍然是兩個國家,僅由同一君主統治)。1707年聯合法案Acts of union 1707的通過,兩國正式由共主邦聯關係合併成為大不列顛王國(Kingdom of Great Britain)。雖然美其名合併,但實際狀況基本上卻是蘇格蘭被併入英格蘭的模式

過去三百年來,蘇格蘭獨立運動的呼聲從未間斷。1998年時任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基於1997年權力下放公投(Scottish devolution referendum)的結果宣布蘇格蘭法案(Scotland Act,恢復蘇格蘭議會,成立自治類型的蘇格蘭政府,下放諸多地方事務權限與局部稅務調整權。但舉行獨立公投的權力歸類在憲政事務中,並未於該法案由倫敦下放至愛丁堡,因此,取得英國政府的授權,仍然是獨立公投合法舉辦的一大前提。

2014918日的開票結果,十足跌破眾人眼鏡。各大民調機構顯示雖然贊成方普遍未領先,但落後的比例均在5%以內,實際開票卻以10%的比例落敗。惟值得關注的是,據統計,16-17歲年齡層的選舉人中,居然支持獨立者高達71%,相較之下,65歲以上的民眾則有73%反對獨立,這點在未來的獨立運動中或許將扮演重要的關鍵。

綜其原因,多數人認為政策利多仍然是倫敦能夠給予的保證,畢竟脫離英國後,蘇格蘭要如何在近年經濟不確定性過高的國際社會中單獨生存,無法繼續使用英鎊,在歐債危機仍處不定時炸彈的年代,都是一大挑戰。預計脫離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SNP,似乎也無法說服蘇格蘭民眾在失去這樣的保護傘後要怎麼應對

因此,雖然蘇格蘭擁有自成一格的歷史與文化,再再讓蘇格蘭人驕傲、凝聚人民情感,許多人也深信來自高地的風笛聲與聖安德魯十字(Saint Andrew’s Cross,蘇格蘭王國國旗與現行蘇格蘭旗),在未來終將飄揚,但理性的現實最終仍然戰勝。2012年英國舉辦廣獲世人好評的倫敦奧運,除了讓全世界看見其巧實力(Smart Power)外,也讓卡麥隆成功操作「FAMILY」與「ONE NATION」的感性訴求。

其實,討論公投題目時,就曾有論者提出在贊成與反對獨立外的第三個選項:最大限度自治(Devolution Max,這個主張可以讓蘇格蘭幾近在國防、外交、憲政議題外取得最大化的自治空間。

公投結束後,卡麥隆也承諾將研議給予蘇格蘭更大的自治空間,這點在2015527日國會開議時由女王再次陳述Her Majesty’s most gracious speech to both Houses of Parliament at the State Opening of Parliament。雖然SNP明年應可於蘇格蘭繼續執政,但獨立議題的民調仍然由反對方領先約三至五個百分點,與前一次公投前的民意並無顯著變化。

獨立與否牽涉到的面向非常廣泛,非三言兩語所能形容,且從議題醞釀開始,到開票結束後的期間,會置蘇格蘭、整個英國,乃至於國際社會於一種高度不確定性狀態。影響不單單只是國防、外交、國際金融投資等等總體層面。對於一般老百姓而言,小至銀行存款、電視廣播、公醫制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類似英國的健保概念)、貨幣、學制等等「柴米油鹽醬醋茶」,均無法置身事外。

2014年合法、和平進行的獨立公投,讓世人見證英國這個老牌自由民主國家的巧實力與驕傲,但若幾年內反覆舉辦,或許就不再是那樣的美談了。


2 則留言:

  1. 對DPP最感冒的就是這點...

    可是又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

    蠻無奈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幾張機票與食宿交通,資源不是問題。

      吸收知識與經驗,不一定要打著政黨的招牌
      以民間團體、智庫等名義代為前往,也是辦法

      吸收知識與經驗,表示一種傳承與累積
      否則,到時候又要:亂扯「休兵」變「休克」的文字遊戲,
      以閃躲自己的無知與不負責任

      長老教會前往,表示與DPP無關,也表示其言行較為一致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