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8-01

火車,何必理狗?  敬畏李述德對台灣財政的貢獻○朱敬一 at 風傳媒(2015.07.30)

Comment
馬,會不會是Theodore "Ted" Winter/Nikolai Tarkovsky
花旗大國,看在「卡」的份上,不會相信的。


假使是正常的治國,朱敬一發表時論,會有效果。但假使馬是Theodore "Ted" Winter/Nikolai Tarkovsky,寫專欄只是狗吠火車而已。
政策好壞,主事者負的是「政治責任」——極致的屁話。
火車,何必理狗?
馬,所作所為,那一件不是在破壞台灣獨立自主的生命力?


敬畏李述德對台灣財政的貢獻○朱敬一 at 風傳媒(2015.07.30)
我相當敬畏的前財政部長李述德上個星期又對「稅」發表意見。他認為台灣的證交稅千分之三裡面已經內含證所稅,所以證所稅不該再行開徵。目前已經立法通過但是開徴一延再延三延復延的證所稅,李述德認為是造成今天台灣股市不振的禍首。媒體報導指出,為了救股市,政府也在考慮降證交稅。

我之所以敬畏李述德,不是基於對他學問人品的尊敬,而是鑑於他對台灣稅制與經濟的破壞力。當2008年馬政府上任之初,台灣的租稅負擔率還有13.8,到了2012年李述德卸任時,租稅負擔率降至12.2。如果以一趴GDP 1450億來算,李任財政部長四年期間,大概把台灣的稅收減少每年約兩千億。這樣驚人的財政破壞力,怎不令人畏懼?

李部長降稅的豐功偉績族繁不及備載,其絡絡大者包括2009年將遺贈稅率由50%降為10,大大造福了億萬富豪,據說吸收資金回台,炒高房價,惡化貧富不均;2011年將營所稅率由25%降為17,又大大造福了有錢的大老闆。在李述德降稅的貢獻下,台灣政府年年赤字預算,負債餘額接近法定上限,政府預算不足以致公共建設落後,政府投資不足以致經濟成長動能趨緩。這樣偉大的經濟發展破壞力,怎不令人畏懼?

當然,有人會說,李先生只是一位部長;降遺贈稅背後有蕭萬長、劉兆玄,降營所稅背後有吳敦義,要負責這蕭劉吳三人更要負責。這話是沒錯。記得2011年降營所稅時,行政院長吳敦義否決了原本財政部所提的20%稅率案,要求降為17。照理說,財政部長只要為了國家財政健全據理力爭,以去留捍衛政策,那麼當時的17%稅率案未必會過,台灣今天的財政也就未必如此之慘。但是李述德當時選擇「配合」,不但配合,甚至開記者會公開為行政院長抱屈,說他很「痛心」。當時種種,我曾經寫過「在雞皮疙瘩將起未起之際」一文以為記。這樣的激情演出,超出我對政務官風骨的正常想像,令人敬畏。

李述德雖然四年財政部長把台灣財政搞得只剩下半囗氣,但是他深獲府院長官信賴與喜愛。有幾位黨政大員跟我說,像李述德這樣認真貫徹長官使命的人,絕對要善加對待,「否則以後還有誰會替你賣命」?就是在這種「只有幫派從屬、沒有國家政務」的惡劣政治風氣之下,李述德卸任財長之後隨即出任肥缺,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這樣呼風喚雨、永處順境的政治操作能耐,當然令我敬畏。

如今,李述德好像要重出江湖了,又對課稅表示意見。李先生的意見與所有「降稅拜物教」的差不多,有以下幾個特點:
1)他們只敢談降稅,絕不談加稅
2)他們只談一種稅,絕對不看當前整體稅收不足的情況;
3)他們說「現在」降稅能擴大稅基增加稅收,卻不談「從前」一拖拉庫降稅從來沒有驗證「增加稅收」
4)他們只敢在黨政內部運作,從來不敢堂堂正正地向國家人民提出論述。
即使畏縮若此,據了解還是有威力,弄得金管會不敢不從,甚至搞個不三不四券商民調來唬弄大眾。一個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的財政部長,卸任之後還有這等威力,也是令我敬畏。

台灣的證交稅、證所稅,現在已經是國際級笑話了。幹掉了N任財政部長、通過了N次永遠實施不了的法律、對照了N位短視而為特定利益護航的立委。如今,證所稅只剩僵屍斗蓬的道具,僅僅針對IPO,但是還是有人不滿意,還是要在台灣社會普遍厭惡貧富不均的氛圍之下,再去改一個從來沒有實施過的僵屍斗蓬。李述德若是能夠說服行政院閣員做這種蠢事,其遊說能力更讓我敬畏。

證交所、證所稅要怎麼改怎麼修,我都懶得理。但是如果有人帶領一個社會運動:「凡是在選前動議或附議或贊成降證交稅、廢證所稅的,我們將立委選票投給此人的對手」,我認為會大受歡迎。台灣人民大家要睜大眼睛,一起來監督令人敬畏的政治人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