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8-11

真正的數典忘組: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陳耀昌(2015.08.05)

Comment
Rather than a racial term, the “Chinese nation” is an artificial and political concept.  DNA evidence reveals that the mankind all over the world was from East Africa some seventy thousand years ago.


However, Chinese nationalist fundamentalists on Taiwan insist on pulling us back to late 19th century to waste our lives and future.

A friend of mine who works in mass media told me once that they suspected that MYJ is Islamic.  I do not buy it.  I think that MYJ is a Manchuria, based on his behaviors and the will of his father.

It doesn’t matter, however, who he is.  MYJ believes himself a concrete member of an imaginary nation called Chinese and blames others not to think the same way.

The author said there was a high percentage of Islamic population residing in Quan-zhou city, Fujian, which was full of sunshine trees, during Yuan Empire. 
Similar scenes could be found in areas the Manchurians inhabited.  They were always surrounded by willows.

The author pointed out that “Ding” families in Tai-Shi, a small township of middle-west coast of Taiwan, are Islamic descendants. 
On the other hand, the “Nien” in Chang-hua County, Taiwan, was the first Manchurian immigrants some 350 years ago.


Well, what counts most is civilization, not kinship or blood, in the 21st century.    Revised at 1650

中華民族是政治概念。
數典忘祖的是所有人——根據DNA研究所有人來自東非。
21世紀了,不時還要與前清時代的活化時糾纏,真是浪費生命。
有媒體朋友說,馬大人是阿拉伯(回)裔。我不信,我認為從其家族言行(如馬先人的「漢滿融合、中蒙並存」的遺囑與「大三」的迅速出山等),應為旗人。
但馬大人他什麼也不信,他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一個空無一物的民族的組成分子。
這算是數典忘祖?


文章說,元代大食人比例甚高的泉州,種滿莿桐。而旗人的囤駐地,重著柳樹(柳營?)
文章說,台西丁姓是泉州阿拉伯集體移民。而彰化黏姓,則是清初的滿洲集體移民。
文明才是現代的標準,注重血緣的人,不如當寵物了!

"Map-of-human-migrations"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Map-of-human-migrations.jpg#/media/File:Map-of-human-migrations.jpg 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條款授權

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陳耀昌(2015.08.05)
我寫過台灣人具有荷蘭或西歐血緣不算太少。其實台灣人的種族構成遠比想像複雜。一九九六年,台灣的慈濟骨髓庫約有十萬人,結果台灣病人能在此找到配對者的不到五○%。反之,當時日本骨髓庫只有六萬人,但卻有七五%的日本人可以在其中找到配對者。又如,郭台銘之弟郭台成,在台灣的三十萬人骨髓庫之中,竟找不到配對者。

台灣本為南島語族原住民之地,自十六世紀起,經歷荷蘭(西歐)、漳泉移民(背景為百越與漢人)、客家移民、少數日本人,以及一九四五年至四九年之大量來自中國大陸的北方漢人、南方漢人、滿、蒙、苗、藏、回之移民,再加上二○○○年以後,中南半島外籍新娘加入台灣住民。祖先來源之廣、之遠,除了美國之外,在地球上很難找到第二個像台灣人這麼「雜種」的「炎黃」只是台灣人的眾多祖宗之一

其實台灣人還有一個大家常忽視的,就是阿拉伯人血緣。只是阿拉伯也是東方民族,再加上年代久遠,因此外觀上看不太出來,但了解一下背景與歷史還是很有趣的。

例如:黃光國(台大心理系教授)、林忠正(金管會前委員)、丁詠蓀(第三屆國大代表、彰化人),這幾個人有什麼共通之處?沒錯,他們都是阿拉伯人後裔。

黃光國、林忠正 阿拉伯人後裔
回教創立後百年,唐玄宗開元天寶年間長安街頭已出現許多來自西亞的「回回」,一九四九年隨國民黨來台的一五萬人中,有不少回族人士,並不稀奇,他們對自己的身世和信仰也都了然於心。這些人祖先大部分是西域人士,不一定是阿拉伯人。例如依然虔信回教的劉文雄(前立委),還有我未能求證的馬鎮方(交通部前次長)、石永貴(台視前總經理)、丁守中(立委)等人。

比較特殊的是祖先來自閩南,世居台灣,非伊斯蘭教信徒者。更準確的說,這些人的祖先都來自泉州,是渡海東來正宗阿拉伯人後裔(不只是西亞人士),例如林忠正、黃光國和丁詠蓀。這才是本文的重點。

福建原為閩越,漢武帝時以武力征服,初時只有漢人軍隊及少數庶民到達閩江一帶。五胡亂華時,才有大規模的士族(八姓入閩)進入今福州,而後南下到泉州。所以泉州是東晉才開發的,「晉江」由此得名。

台西丁氏宗祠 有阿拉伯祖先記載
一○八七年,北宋在泉州設立市舶司管理外國商船。元朝時因蒙古帝國橫跨歐亞之故,泉州成為國際通商大港,海路來的阿拉伯、猶太商賈,絡繹不絕。猶太人稱為「光明之市」,因燈火通明;阿拉伯人稱為「莿桐之城」,因全城種滿莿桐據說阿拉伯人(那時稱為大食)及波斯人占全城人口二○%,猶太人占五%,而且富人居多。泉州有清真寺十一座,回教墓園二處(靈山聖墓),可見回教徒之多。因此泉州人後代常具阿拉伯人血統泉州(「穆」罕默德),或姓(阿「布」杜拉)、姓(阿拉「丁」)者,表示有個阿拉伯人的祖先。

泉州的盛況,因明太祖朱元璋的海禁政策而一蹶不振。而明太祖決心海禁,也與泉州阿拉伯人有關。元兵南下,宋朝最後一位六歲小皇帝趙昺,曾與陸秀夫去叩泉州城門,泉州守將阿拉伯人富二代兼官一代的蒲壽庚卻閉門不納,陸秀夫及小皇帝後來投海殉國。九十年後,朱元璋滅了元朝,他痛恨這些外來「色目」人,於是實施海禁,又大肆屠殺泉州阿拉伯人,以為報復。

這些阿拉伯後裔逃無可逃,只好改漢姓以避禍,而又不可能再擇「丁、蒲、馬」等姓,以免露出馬腳,於是擇漢人大姓之「林、黃、劉」等改之。因此泉州人除了漢族與閩越的血緣文化融合之外,尚有阿拉伯人習俗,例如林忠正之所以確定先祖為阿拉伯人,乃是因為他家的特殊傳統,長輩死後,全身捆裹白布,並迅速下葬,此為世所眾知的阿拉伯人習俗。

更妙的是,我有一次向某林姓友人述及此事,他大吃一驚說,他家也有此傳統。可見泉州阿拉伯後裔在台者比想像多。但我迄今未能見到以基因測試測定阿拉伯血緣之報告,但美國的23andMe公司或可一試。

台西丁姓更是台灣泉州阿拉伯裔的集體移民,他們均來自泉州陳埭鎮。陳埭的丁氏宗祠對阿拉伯祖先有詳細記載

至於漳州,要到唐朝武則天時代「開漳聖王」陳元光自河南來此,才具體開發。漳州成為國際通商大港,已是明末大航海時代。來此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人,沒有阿拉伯人,所以漳州人並不含阿拉伯血統


14 則留言:

  1. 妖棋士:

    同樣是河洛人 (閩南人) 漳州人 泉州人 在性格上就有很大不同
    父親是泉州系 母親是漳州系 父親家族自古做生意 母親那邊自古開墾土地!
    兩邊家族在性格上具有很強烈的差異
    漳州人因親近土地似乎較團結 家族觀念重 跟客家人類似有重男輕女的觀念

    泉州人做生意 很疼女兒! 重女輕男!

    阿嬤那邊祖先雖是荷蘭人 但後來改漢姓 也不信基督教或天主教
    都信佛教 初一十五很虔誠拜拜!

    小時候很明顯會對人的長相做分門別類
    同樣是一家人 2個姑姑 一個漢人接近日本人的臉 一個是類似西方人的臉孔!連聲音都像西方女性那種粗糙沙啞的聲帶

    其實台灣人的性格在根源上 就跟中國人(或者說是亞洲人)具有很大的差異
    反而很類似西歐人包括行為模式!


    除了荷蘭人 台灣人當中應當也有一些英國人的後代!

    回覆刪除
  2. Agree on the modern civilization ,the pro-fact rationale ,is beyond the blood line traces. Often times people look at only their family name(male trace) as identity trace while missing out all the 1-(1/2)**N ratio of other traces. (N the generation of one's bloodlin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as human being **) And Chinese and China are especially TERMS given mixed and multiple representation ,sometimes self-conflicted. I would consider it ,"Chinese" , a corrupted terms (literally means not well defined ,not pure) . It can not be a scientifically clearly defined term. Misleading if not well addressed. It simply carries too much of vague meanings from the past. And the term itself somehow grows its will to engulf who encounter with. One should keep noted. The fault is rooted in the human nature ,likely ... .... .... ...... . .. ........ .

    回覆刪除
  3. 「台灣人的阿拉伯血緣」,見陳耀昌著,《島嶼 DNA》(台北:印刻,2015),第 106-109 頁。(by CP)

    回覆刪除
  4. By SuSan
    據家母言,我外祖父來自台南佳里興與麻豆附近的Tang1-uann1-liau5(同鞍寮??)也是裹白布入殮. 說不定也有阿拉伯血統.
    阿姨和表姊妹們都很漂亮,臉部輪廓分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母系那邊,也是有大大的眼睛。
      好像洋娃娃~~

      或許是這類關係,所以較能免疫於「中華病毒」?

      刪除
  5. 以前高中的老師姓蒱,臉形輪廓明顯比較深一些.另外,根據高陽考證,曹雪芹的母親(王夫人)是回回,也是旗人.如此旗人中也有回裔,詳細可找高陽考證紅樓的書

    by阿蓉的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滿,是民族概念。
      旗,是軍事概念。(滿八旗、蒙八旗、漢八旗等,有沒有回八旗?或是,算在蒙八旗內,這要專家解答)

      總之,血緣實在是過去的標準。
      自從人口大批流動(已經很久了),人類社會應該以「公民」(屬地主義)、「文明」(而非文化),作為團結或社會運作的標準。

      反其道而行的,就是原始、返祖,與自取滅亡(或拉人陪葬)。
      這就是我們為何這麼討厭這些少數人的原因。


      刪除
    2. 讓專業說話2015/8/12 下午7:22

      《遠見》雜誌2010年3月19日公布的民調顯示,受訪台灣民眾有79.6%自認是「中華民族一份子」,有6.3%認為不是,不表態的有14%。即使政治立場傾向泛綠的民眾也有70.1%同意自己屬於中華民族。

      刪除

    3. 不就是「假做真時,真亦假」?

      刪除
    4. 讓專業說話2015/8/12 下午9:35

      無為有處有還無。你嘴上不承認,一樣是中華民族文化下的老子信徒。

      中華儒道五千年源遠流長,現在做的是大國崛起的王道。在這個王道之下,都是繼承華夏道統一脈相傳的炎黃子孫。

      做人貴在不忘本,好好想一想你的根在那,應該效忠的祖國在那裡。

      遠見的民調顯示台灣人已經做出選擇,剩下的人得趕緊站上歷史轉變的浪頭。


      刪除
    5. 饒了我吧,「祖」國!
      書蠹 上

      刪除
    6. "做人貴在不忘本,好好想一想你的根在那"
      Tell those Chinese immigration, especially illegal ones.

      刪除
  6. 花$99驗一下自己的DNA就知道
    from here:
    http://www.23andme.com

    回覆刪除
  7. 幾千年下來血統早就混亂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