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07-31

「憑什麼站出來?」○葉浩 at FB (2015.07.30)

「憑什麼站出來?」葉浩 at FB (2015.07.30)
聽到林冠華的事,尤其有人對他說「憑什麼站出來?」的時候,令我特別難過。

國中二年級開始,因為我會質問老師為何要上像歷史的地理、像小說的歷史,成了學校升學體制內的問題學生,開始受到各種依現今標準來看根本就違反人權的對待。當時,「體制」是師長的勸告之中常講的兩個字,而「憑什麼批評政府」、「考上大學,自己有了力量再說」則是最常聽到的批評。


慘淡的國中之後,上了高中,還是適應不了體制,讀了一個學期就退學,決定不再讀高中。隔年進了五專,還是不適應體制,甚至翹課去靜坐聲援野百合,曠課多了又是休學、退學,然後在餐廳,酒吧打工,過著多數人認定是天生魯蛇的生活。期間也試著去讀過高職,未果。

最後,我幸運能去英國完成中學,以優異成績獲得倫敦政經學院的入學許可,雙修哲學與經濟學,之後轉入愛丁堡大學讀哲學、法律與神學,畢業後再回倫敦政經學院讀完碩士、博士,回國任教於教育部長來自的學校。

坦白說,批評林同學沒資格或高職生稱不上「菁英」的人,是否曾經想過,為什麼同一件事情,一個高職生就沒身份說,大學生或大學教授說才行?一件對的事情,為何高中時不可以做,必須等到進入了體制,被壓成了同質性的漢堡之後才能(但已經不會)說?甚至,一件現在就該做的事,為何要等?

事情的對錯,不該是看說話者的身份。無論我的身份是過去的國中生,高中生,五專生,輟學生,退學生,還是名校的學生,或現今身為一個大學教師,當年我所反對的教材與體制,現在仍然存在,而我還是會繼續反對——直到有一天,教育體制不再浪費人的生命!不再用意識形態來荼毒中學生的生命!

被台灣教育荼毒的中學生,乃至於高職休學生,換到另一個國家,可能是一個進得了名校的資優生,未來可以訪問哈佛大學的所謂台灣頂尖大學教授

難道,這還不足以說明台灣的體制大有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