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4-07-15

蔣介石元帥過世後,台灣的佔領權威由誰繼承、如何行使?○極光 (2014.07.15)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29144170.html


710日連根藤先生在《自由時報》投書〈美軍不必甩中華民國馬政府〉一文。文章主要在闡明台澎主權非屬中華民國,乃因中華民國為流亡政府;也不屬於主要戰勝國美國,因其僅具台澎主權託管之權而非擁有。此「佔領不移轉主權」法理,的確是探討台澎地位時的主導因素之一。

但文中提及一關鍵疑問:雖然1945年盟軍委託蔣介石元帥軍事佔領台灣(蔣介石元帥代表盟國利益統治台灣),但蔣介石已於1975年去世。佔領政府的管理權如何演變?連先生的推論是「佔領權應該回歸聯軍代表的美軍」手上。

就委託者與受託者的關係觀察,當委託人、受託者發生變動(包括委託人意志改變、受託者逾越委託的授權範圍等),委託關係即受到破壞而不存在,委託權力自當立即歸回原始委託者身上。因此,連先生「回歸美軍說」所言無誤。但連先生進一步推論:「美國已將台灣主權歸還台灣人民」、「美國目前仍軍事佔領台灣」、「美軍必要時不必經馬英九的批准即可自由進出和協防台灣」等。證諸事實,有進一步商榷必要。

以「現象」否認「法理」者固然並非明智之士;無視「現象」而堅持「法理」,也絕非有效的論述模型。一般人可眼見的事實是:台灣島上並無美軍佔領與管轄的現象;相反的,我們卻見到台灣治理當局(仍自稱「中華民國政府」)仍有效管轄台灣。我們不禁要問:假使「美國目前仍軍事佔領台灣」,我們應如何解釋前述現象?

1945年以美國為首的戰勝國,透過〈總命令第一號〉命令:「在中國(滿洲除外)、台灣暨附屬島嶼、澎湖群島、北緯16度以北的法屬印度支那之日軍與其附屬部隊應向蔣介石元帥投降。」準此,蔣介石元帥獲得盟國授與對前述三地區合法的佔領與軍事統治權。這是間接模式的軍事統治。

對台澎而言,此委託佔領的效力理論上應止於盟國與日本透過和平條約(或其餘有效文件)決定主權歸屬,並應正式移交主權與管轄權給「當地合法政府」為止。顯然,〈舊金山和平條約〉對台澎地位並無任何決定且延宕至今。在盟國未有新的決定更無條約確認下,佔領狀態應被持續。

問題是,受託佔領者蔣介石元帥在1975年過世。台澎軍事統治的權力理應由委託者,意即應為「以美國為首的戰勝國」自動收回。收回後,美國若非「復行視事」——親自行使管轄權,就應另行委託新的、接任的受託人繼續進行間接佔領統治。

由於總統府上並未飄揚美國國旗,故美國「回收佔領權力而復行視事」的可能性不大。較為可能的,是美國委託新的代理人行使佔領權權威。當時,蔣經國是蔣介石元帥的「子嗣兼繼承人」 (heir and successor) ,既是國民黨主席也是「自稱中華民國」的台灣當局行政院長,更是台灣的強人。因此,在成本與衝擊最小的考量下,美國重新委託「軍事總督」一職給立即接任國民黨主席的蔣經國(於1978年成為總統),為無縫接軌的最佳選擇。

中華民國這個流亡的中國政府,從1979年起不被美國承認。此後這管理組織表面上雖仍自稱為「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在台灣」,實質上卻已被蛻變成〈台灣關係法〉第2條與第15條下的「台灣統治當局」 (the governing authorities on Taiwan);從1981年起的「中國人台北政權」 (Chinese Taipei)2000年之後在 WTO 變成「台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 (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仍舊簡稱「中國人台北政權」。即便遞嬗如此,〈舊金山和平條約〉所遺留的台澎地位疑雲,以及管理前者的軍事佔領當局地位並未被決定或改變。

「軍事總督」的蔣經國在1988年去世,接任蔣經國的是李登輝。李登輝理論上是「被統治者」之一的本土台灣人,現在反倒成了「統治者」總統,更將是國民黨主席。許多權貴不以為然並集結在宋美齡之下發動政爭:他們僅允許本土台灣人李登輝擔任空殼總統,絕不准他染指實權的主席大位。但副秘書長宋楚瑜於中常會的義正辭嚴之下,李在驚濤駭浪順利接任國民黨主席職位。循著蔣經國的模式,兼任總統與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極可能就成為佔領政府的代表人「軍事總督」並接受美國的認可與祝福。

但李登輝實施的民主化讓情勢逐漸混沌。問題在總統直選。直選後,台灣當局的統治權威——總統,不是由素來的統治組織(如國民黨)指定,而是透過普選由「被統治者」台澎人民所決定。美國陷入矛盾中:一方面稱讚台灣民主,一方面憂心經由民主過程選出的當選人是否對美國友好?是否值得信任?更關鍵是:不言明的間接佔領模式何以維續?

200765日白樂崎 (Natale H. Bellocchi) 在《自由時報》的專欄〈敏感的美台關係〉中語焉不詳的透露這欲拒還迎的心態。他論述:台灣民主化出現台灣籍總統 (1988)、行政院長 (1993年連戰),甚至廢省 (1998) 都沒有招惹什麼麻煩」,但「當變革的趨勢走到總統與立委的全面直選時(並不是台灣總統訪美),確實引發嚴重問題。」立委全面改選是1992年,白樂崎的論述若非時序錯亂,理路顛倒,就是不敢明言:台灣人的民主權利若無限上綱的發展,會給美國帶來困擾。它有個不可說的上限!

白樂崎後雖指出所謂的「麻煩」來自美台歧見,即「自由的民主政府並不總是易於合作」。但回顧蔣氏父子的集權政府也不見得容易合作:反攻大陸、發展核武、狙殺異議人士等,都引發過滔天大浪。但美間的高度合作仍然不受斷交影響持續不墜。

若連廢省或核武都不算問題,真正的「麻煩」可能出在哪裡?

我們只能推論:白樂崎的語焉不詳或許意指「統治集團」與「被統治集團者」的楚河漢界——國民黨黨籍的李登輝總統沒問題,非國民黨黨籍的陳水扁總統有麻煩。

1996年第一屆總統直選當選人雖然為台灣籍,其身分仍舊是是國民黨主席;2000年第二屆總統選舉表面上雖出現令人稱頌的民主政黨輪替,實際上卻呈現法理矛盾——非國民黨黨籍、本土台灣人的陳水扁出任總統(也就是軍事總督)。換言之,在前述軍事佔領關係未曾變更下,被統治者竟然透過民主翻轉為統治者。實務上可能的缺點是,因為統治者等於被統治者,統治者開始同情被統治者,從而對軍事總督的職責或應受的指令打折扣。

民主龍頭美國(甚至國際社會)雖然對外稱讚台灣民主,卻可能無法同時在法理及實務上處理這種翻轉。而美國(甚至國際社會)既稱讚台灣民主,又如何理解、接受這種翻轉狀態?

假使以上理解屬實,我們就不必驚訝於〈四不一沒有〉與〈十點共識〉的高度相似性。前者即2000年陳水扁於首度就職前承諾美方的〈四不一沒有 —— 不宣佈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後者乃2005224日扁宋會:總統與主要政黨領袖毫無由來地進行一場會面並簽署史無前例的聯合聲明。雙方約定整體施政方向與政治規範內容,包括:「遵守憲法、維持現況、共創和平」、「承諾不宣佈獨立、也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憲政改革不涉及國家主權、領土及台海現況的改變等。

兩文件在功能上極端類似,可理解為皆為有權機關所頒佈的「自治區施政綱領」。非國民黨籍的本土台灣總統當選人,或因接受與簽署此種文件而被重新授權、允許取得台灣佔領區的統治正當性吧?

【相關閱讀】
2000年〈四不一沒有

美軍不必甩中華民國馬政府連根藤 (2014.07.10)

18 則留言:

  1. 雲大,
    如你所述!
    阿扁在監,老美似乎是默認!
    以免他在外作怪!?是否有此意圖!?

    回覆刪除

  2. 白宮實際的運作,根本就不按照法理上的義務履行責任。70年以來,都在等客觀的變化,而後釋出客觀變化的應變對策,就這麼多。
    70年來,啥是客觀變化? 舉例:

    1. 韓戰的爆發
    2. 越戰的落敗
    3. 克理米亞之後,北京俄羅斯再度手牽手
    4. 欠北京一大屁股債
    5. 北京騷擾尖格群島
    6. 北京南海開鑽油井
    7. 2000 CSB 當選,2004兩顆子彈
    8. 2012 小英旋風
    9. 2014 太陽花

    這些林林總總漸進或突發因素所造成的效應與震撼,都是山姆大帝非常不喜歡的,但山姆不得不吞下,之後再想另一補救的棋步出來。

    70年來山姆政策的變化只有兩次:1979 ROC協防改成TRA, 再來就是到2014第一次拋出自治領名詞。就這麼多!

    山姆擺明的是告訴台澎居民:不要告訴我山姆在法理上的角色,我清楚得很,但我就是不願扛這頭銜。畢竟這是你家的事,你自己承擔責任,我不管,但任何變化需我的同意。

    若看懂這樣的資訊,還寄望山姆主動改變幫助台派,那是比請鬼拿藥單還糟。白宮實際的運作,根本就是政策上刻意不按照法理上的義務履行責任。70年以來一直都如此。

    結論而言:山姆不會主動替台澎蒸發KMT的,但山姆也絕不阻擋或反對台派蒸發KMT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自治領名詞,應該是2008/05/20 前後白樂崎在自由時報撰文慶祝馬上任所言

      刪除
  3. 比較喜歡與哲學家作對,美帝不是幹假的,什麼叫霸權?就是可以玩弄小的。

    二戰是日軍幫美國讓美國成為戰後的真正霸權,但日本雖然戰敗,她的官僚有現代化,她的人民有現代化。美國本來要懲罰發動戰爭的日本,但有現代化的人民與政府知道如何去依法爭取權利,美國的懲治之火無法發作,只好找更小的小弟—台灣來出氣,只有在這時候美帝才有存在感。

    何況發動戰爭有「敗戰罪」與「敗戰債」要受,台灣是一群看起來有現代化的馬馬虎虎族群組成,最好控制。當然成為出氣包。

    回覆刪除
    回覆
    1. NHK 的《轉敗為勝》,http://ja.wikipedia.org/wiki/%E8%B2%A0%E3%81%91%E3%81%A6%E3%80%81%E5%8B%9D%E3%81%A4_%E3%80%9C%E6%88%A6%E5%BE%8C%E3%82%92%E5%89%B5%E3%81%A3%E3%81%9F%E7%94%B7%E3%83%BB%E5%90%89%E7%94%B0%E8%8C%82%E3%80%9C

      以及《白洲次郎》《無毛之地》《官僚の夏》等,都是在優秀官僚下的故事
      不過,還是美國厲害
      日本人,自有其意識文化型態上的侷限
      至於中國人,戰略錯誤,加上戰略與戰術混淆不清,那就沒辦法救了

      台灣人,先搞清楚故事再說!

      刪除
    2. 台灣人,先確清具有主體性思考的二戰史觀再說!

      台灣人,先承認戰爭責任再說!

      想曖昧不明的躲在第三國人的身份後,或投機的自居戰勝國國民,是永遠走不出迷宮尋得出路的。(by CP)

      刪除
    3. 妖棋士:
      CP大 讓我想起孔慶東說的那句話!

      刪除
    4. 妖兄,你真的誤解了!

      容我說清楚,台灣問題的源頭由自太平洋戰爭,由自殖民母國的敗戰牽拖,才有後續的佔領與戰爭賠償問題。台灣,做為帝國日本的一部份,同樣承擔戰爭責任,即使她不過是不受帝國憲法完全保障的殖民外地,同理亦適用於朝鮮。朝鮮的分斷,沖繩的佔領等現狀同樣說明這一承擔,迄今仍舊存在。

      自居為戰勝國國民,是不明究理接納中國史觀(無論是正統還是流亡的那個)。接受 Discovery 等當道的二戰史觀,是繼續迴避主體的思考。試想一下,愛爾蘭人、芬蘭人如何看待二戰,埃及人、印度人、泰國人、伊朗人、印尼人等等又如何?台灣人允宜有建基於自己的歷史鸛建構。

      台灣的戰債承擔,可以表現在許多戰後未解的掠奪與不公平待遇,譬如說黨產問題或核電買賣。承認戰爭責任,才讓我們有具有現實意義的行動起點,足以去跟戰債索求方進行討價還價的 deal。台灣在這中間不是沒有道德的正當性足以倡言力爭,畢竟戰前的台灣,做為殖民母國的外地,並不享有國政的參與權,所以對於帝國所發動的戰爭是不該承擔如此沉重的戰爭責任。至於戰債承擔的型式,你不承認有其存在,就不可能有翻轉那些檯面下不公平對待的機會。(by CP)

      刪除
    5. CP大
      這點 , 還是要先從蒸發KMT 台灣人才˙能真正建構自己的歷史及未來的歷史觀
      台灣人才能在未來的人類歷史中繼續存在籍繁衍

      戰後國民黨跑來台灣 228 白色恐怖
      台灣人被迫洗腦成戰勝國國民

      日本時代出生的 當然知道自己是戰敗國國民
      1945年之後出生的
      一出生所受教育就是被洗腦
      國立編譯館的那些教科書 國民黨籍的那些老師

      台灣人要不自居為戰勝國國民
      真的很難

      一出生就在被洗腦的環境中

      所幸有越來越多人清醒
      像這邊的網友們

      所以CP兄所言也是實情
      台灣人要盡快釐清 戰敗之後 所要負的債
      債還一還

      台灣人才能重生!

      by妖棋士

      刪除
  4. 嗯,有趣。
    1. 老蔣、小蔣(?)跟宋美齡,有著基督徒的外表保護傘與人脈。
    -->軍事掌握"國民黨軍",民政掌握"警備總部"。
    統治者:國民黨。被統治者:沒有國民黨籍者。
    2. 換成李登輝先生。同樣是基督徒,雖未完全繼承人脈,但新增台灣長老教會的人脈。
    -->誘惑郝柏村交出軍權,李煥交出"民政"。這個劇本,美國不驚訝。
    --> 啟動台灣民主,總統由"委任直選"峰迴路轉變為"直接民選"(馬英九支持委任直選),引起中國飛彈試射,美國艦隊重現台灣海峽。這個劇本,尚在美國的掌握中。
    --> 卸任前拋出兩國論。等於未獲美國「授權」即啟動台灣地位明朗化。這部份要寄望李登輝先生甚麼時候能正式公開與美國的記錄,或是美國列為機密的檔案提早解密? (謎之音:到底阿輝伯是誤打誤撞找到密室入口,還是如雲程兄一般推理呢?)
    --> 國民黨本土化。在民政上模糊了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美國基於人權,被迫接受。但在軍隊,沒有(哈哈,我正在服役中)。
    3. 陳水扁當選。不是基督徒,初期雖有台灣長老教會的支持,但是第二任開始,漸行漸遠。
    -->所有民政的公投舉動,皆在挑戰無「美國授權」下的台灣實質國家化。美國提出警告,甚至公開說出Taiwan or ROC, is not a state.
    -->在軍隊,啟動軍隊「在地化」。進一步在軍事上模糊了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美國如何因應?(我不知) 尹清楓案,拉法葉案等等,無法水落石出。代表軍政,仍是被統治者不可碰的缺失拼圖。
    4. 2008/2012 美國全力支持代表國民黨的馬英九。
    --> 回復1945年的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隱形設定? 甚至2016仍是電腦設定全力支持國民黨候選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猜測,因為軍隊非國民黨化的改革,直選的總統也是握有軍隊的統帥(以前是參謀總長握實權),如果總統是非國民黨籍,再次由日本台灣籍後代擔任,美國是否擔心存在叛變美國掀開潘朵拉盒的可能? 譬如對美宣戰,然後在美軍抵達前投降?

      刪除
    2. 軍隊本土化是要把蔣軍的占領軍性質降為像日本自衛隊 其實九零年代開始的三軍指管通勤的資訊化現代化 都以現代科技控制了台灣軍隊的戰術戰鬥指揮 另外漢光演習的美國日本評鑑官(退役將官) 衡山指揮所的AIT人員"參觀" 都是一些線索 最後一些高級將領的雙面諜獲共諜案都是美國揪出來的 我想他還是牢牢的控制台灣軍隊 雖無形勢但有實質

      刪除

  5. 2016的大選,不管台派推誰出來,若要讓山姆不插手再支持KMT,唯一的可能就是台派必須抬出TGA,讓 "選TGA總統 vs. 選ROC總統" 。

    只有這樣,當選後才能一石兩鳥,既創造制定基本法的立場,又可以完全 Bypass ROC 體制。那時,山姆根本完全沒有立場發作,也只能吞下去,因為畢竟TGA是山姆根據他們自己的國內法 TRA所規定,,而且 TGA 是完全取代 ROC 的。

    若台派敢這樣玩,這好處太多了:
    一來,不動到ROC,
    二來,不碰觸獨立或統一,
    三來,不提領土地位,
    四來,完全在山姆所設定的框架內,
    五來,蒸發KMT的蒸籠打開了,
    六來,不用制憲,制定基本法即可

    從此ROC將逐漸進入歷史名詞,而TGA就是自治領的開始,就是合乎一般的認知台灣,再也沒有ROC的餘地了,也與國共內戰完全切割乾淨了。

    有國沒國根本無所謂,若能這樣維持個30年,那時要再掛個邦格進入UN,不難也!

    回覆刪除
  6. TGA總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概念,但選票上印的是中OO國大總統,選完還有立誓斬雞頭不是?A大,點解?願聞其詳!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都次要,要緊的是用 "選 TGA 總統" 為主軸而當選,這表示選民的認同,這最重要了。

      那些斬雞頭立誓等等形式,誰說一定要按照過去形式?說不定還須穿長袍馬褂咧。大可以用 Disco 音樂來就職,整個儀式可以完全換新,又有何妨?形式的問題容易解決,最主要的是台派要勇敢地嚐試新的路線。

      太陽花沒出現之前,誰敢說會造成這樣的轟動,也把DPP幾個千歲全部一口氣逼走了,誰能料得到?誰能料到30歲不到的年輕小伙子的思維確實比那些千歲爺更敏銳?把姑婆都逼到牆角了。

      再說,若不敢大膽嚐試,最壞也不會比那廝八年更慘了。反正台澎的命運也不在台派手中,取決於白宮與中南海之間的彎手把,所以台派要好好地掌握有利因素,大膽地玩。

      刪除
    2. 阿扁選總統,在部隊裡舖天蓋地說「國軍」不支持台獨。阿扁當選,為了「 新台幣」, 每個將軍還不是乖乖接受「事實」。
      TGA總統,搞不好已經開始圍堵了。先利用看似無害的活動,讓隱藏的真相被台灣人视為「騙局」或「joke 」而拒絕相信;然後再引導台灣人相信藏鏡人要台灣人相信的,如民主改革修憲朝內閣制。

      刪除
  7. youtube 上的影片,美國的一中政策與台灣地位。
    http://youtu.be/XsbsNtxupkc

    回覆刪除